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四章 即使以演习为名
    放下电话,沈耘的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已经离开了东南军区,还有机会参与到这场举世瞩目的演习当中。

    虽然还没有等到红方主动联系自己,但沈耘已经等不及了。操起电话,沈耘首先将情况告知霍显民:

    “参谋长,刚刚接到通知,接下来我会以预备役的身份参加金陵争夺计划。这段时间内,家里的会议和训练你来主持。忙不过来的,扔一部分给刘峰。”

    霍显民傻傻地看着手里响起盲音的手机,而沈耘则四指迅速在键盘上敲击。

    一串又一串的代码,以及不断切换的软件,让沈耘整个都看起来异常疯狂。

    而在红方基地指挥部,作为此次红方的总司令,军区副参谋长晁亚信正带着红方主力部队的主官,与金陵市委市政府的主要官员坐在一起,对金陵城内各种公共设施进行详细的研究。

    谈论正酣的时候,指挥室里的一应电脑设备忽然出现了不正常的屏幕闪烁。

    晁亚信忍不住怒骂:“演习都还没有正式开始呢,蓝方这么不守规矩,动不动就来进行网络攻击。这一次我再也忍不了了,容我给司令员打个电话。”

    晁亚信知道,蓝军肯定挂念着自己的作战方案。但是演习还没开始就这么搞,是不是吃相太过难看了。

    都已经掏出手机的刹那,忽然他面前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画面。

    这是一间有些简单的办公室,看得出来,墙都还粉刷没多久呢。

    而在屏幕的正中央,是一张晁亚信非常熟悉的面孔。沈耘脸上带着笑意,目光的角度虽然有些问题,但可以看得出来,他就是在对着晁亚信笑。

    “副参谋长,好久不见。因为操作的原因,没法给您敬礼,请您原谅。”

    这么巨大的转折,让晁亚信好生适应了一阵子。随后用一种莫名的意味看着沈耘:

    “我还当时蓝军的那群兔崽子,合着是你这个小子。人家过来都是送礼,你小子过来送惊吓,你说吧,这事怎么算?”

    晁亚信曾经也在合成营调研过,是以跟沈耘熟悉的很。而且他的年龄又偏小,性格也很开朗,所以非常能跟沈耘这样的中级军官谈得来。

    被晁亚信这么一说,沈耘也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头。

    “副参谋长,您这可是难为我了。这演习还没有开始呢,我拿什么给您送礼。哦,对了,各位首长,各位领导好,我是西北猛虎营营长沈耘,奉命前来报道。”

    见其他人纷纷转过身来看着屏幕,沈耘急忙打声招呼,这才主动解释:

    “实在是心痒了,所以没等副参谋长召唤,我就主动来了。”

    晁亚信没好气地瞪了沈耘一眼,随即开口:“行了,别卖弄了。刘洵,过来,给他介绍介绍情况。”

    刘洵就是此次红军的参谋长,闻言正要上前,却被沈耘给拒绝了。

    “不用麻烦了,在打开视频之前,我已经调阅了你们电脑和摄像头以及耳麦里能够搜集的所有信息,基本的信息我已经了解了。”

    “作为副参谋长,我虽然不能通过技术窃取蓝方的行动计划,但是我可以将对咱们威胁最大的电子对抗团给解决掉。”

    沈耘这笃定的语气让在场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毕竟在刚刚过去的战斗中,他们被电子对抗团坑掉了预备役,坑掉了近乎所有的电子通讯手段,以至于所有战斗全都是靠提前布置和基层军官临时应变完成的。

    “那可是一个团,沈耘,你可别胡吹大气。”

    “副参谋长,这您就不知道了吧。有时候,在技术占据强势的时候,除非数量达到碾压的程度,不然根本不可能有赢的可能。”

    网络对抗可是沈耘的长项。

    当年华夏和米国黑客大战的时候,最被人称道的那场将华夏国旗插在米国白宫官网上的战斗,其实压根就是靠人海战术搞定的。

    华夏网民多,参与大战的人也多。

    在那场大战中,华夏网民用庞大的数据堵塞了米国黑客的数据通道,这才是胜利的根本原因。

    可是,就电子对抗团的那些人,沈耘只能说一个呵呵。当初在合成营他带着电子对抗团训练了那么久,除了网络对抗,其他的对抗技术都是有一定的范围的,知道门道,知道手段,想要破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有人可能要说设备的问题,可是,金陵这种大都市,比军用设备还要先进的信号传输设备,只怕有些连电子对抗团都不曾听说过。

    有沈耘这么确定的答案,晁亚信脸上好看了不少。

    而沈耘则接着说道:“首先我们要确定的一点是,咱们这次的反击是全民皆兵。除了咱们手头这些现役的军人,预备役,以及地方公安武警特警,还要将普通民众算进去。”

    “普通人?这不可能。”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金陵市长羊长栋。

    “根据国际公约,交战双方必须避免平民遭受伤害。只要普通民众不参与战争,就能够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就算这是演习,对于从未接受过军事训练的平民来说,依旧有巨大的危险。”

    羊长栋说的倒是没错。

    但沈耘想要听到的却不是这个。

    “首先,这不是演习,而是战争,即使它以演习为名。其次,金陵是金陵人民的金陵,不是红军的金陵。我们的职责是保卫这座城市的领土和人民不受侵犯,而金陵人民,同样有责任和义务守卫他们的城市。”

    “第三,此次军民联合,并不需要普通人参加正式的战斗,只是希望他们能够成为我们的耳朵,眼睛,鼻子。”

    前两点原因,让这位市长脸色变得不是很好看。听到第三点的时候,虽然对沈耘这种强硬的口气不爽,但这位市长到底还是点了点头:

    “只要能够保证民众安全,我可以同意你们的方案。不过,还是要说好,不能强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