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章 请记住,这是战争
    当沈耘从电视上获得消息的时候,金陵的对抗已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

    夏锐的毒计直接让拱卫金陵的一个半师在短短一天内就被导演部判定之前作为后备力量的预备役彻底退出演习,换来的结果就是金陵城重归平静。

    但是占据着装备,兵力,以及电磁优势的进攻方,并没有急于发动大规模进攻,而是通过逐步消耗防守方的兵力,在兵力彻底悬殊的时候,大举进攻。

    金陵城是在演戏的最后一天被攻破的,蓝军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半个团的飞机,以及两个装甲营,一个步兵团。

    这场被军报成为世纪之战的演习,破天荒地在新闻联播之后进行了专题报道。

    一时间网上议论纷纷,很多人都开始讨论国家养这么多部队,到底能不能在战争来临的时候,起到保家卫国的作用。

    “金陵这样的大城市都能够在十五天之内,以轻微的代价攻破,那还有什么地方是安全的?”

    从金陵一地的恐慌,变成了全国的大恐慌,不得不说,如果不能很好地处理这件事情带来的影响,军队的形象将会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与此同时,进行这一场演习的所有人,只怕都不会得到好的结果。

    放下手中的遥控器,沈耘转身,看着在场的军官们,表情严肃地说道:“明天和后天,停止训练,专门就这场演习,进行专题研讨。全营每个人都要汇报自己的想法,不用有任何避讳和遮掩。”

    说完这句话,沈耘表情凝重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电脑。

    他首先打开的网站是军队内网的论坛,此时论坛内已经炸开了锅,各种各样的议论铺天盖地,稍微刷新一下,没有一两分钟都加载不出东西。

    被管理员置顶的帖子,正是已经认证过粤方军区的一位大校。

    沈耘打开他的帖子,内容不外乎就是说这次演习双方的实力对比,进而证明这兵力悬殊的情况下,这场对抗防守方失败是注定的事情。

    虽然在一定意义上能够起到稳定军心的作用,但是只要是内行,就能够清楚这帖子的理论价值和实用价值相差甚远。

    当然,也有不少人在发布请战的帖子,大致意思就是如果他们替代防守的部队,肯定能够取得胜利。

    这样无用的论调,也不是沈耘需要的东西。

    他知道,这会儿是真的人心乱了。对于内部人士,沈耘想了想,还是决定写出自己的想法。

    “纵观金陵保卫战全过程,进攻方使用的手段不外乎利用自己的各种优势,逐步蚕食防守方的领土和兵力,将防守方削弱到最大的程度后瞬间出击。”

    “个人认为,防守方胜利的唯一要素,是利用特战旅在侦查和特种作战上的优势,获取电子对抗团位置,牵制蓝军空中支援,然后由己方对电子对抗团进行犁扫式轰炸,在电磁权上取得均势。”

    “电子对抗团被歼灭之后,预备役的力量得到解放,同时启用战争规则,善加利用预备役和民间力量,从而获取电磁权的掌控力。”

    “此次作战指挥核心并非第一集团军军长郎天平,而是东南军区合成营参谋长夏锐。夏锐的指挥风格,是极其细腻的。所以在大局的把握上,就欠缺火候。”

    “适当地牺牲一部分兵力和领地,让蓝军尝到甜头,那么夏锐肯定会急于扩大战果。”

    “防守方在此时派出飞行团对天线厂进行轰炸,彻底切断蓝军的频谱信号传输,于此同时,利用电磁权对卫星信号进行阻断,蓝军势必要各自为政。”

    “此时只需要利用特战旅和飞行大队,对蓝军的工兵团进行围剿,那么防守方绝对可以撑过一个月。”

    “如果想要扩大战果,那么每天利用特战旅和飞行团搞点事情,蓝军首尾不顾,加上时间太久,跨地域作战物资运输困难,只能不战而退。”

    沈耘的帖子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这份反击攻略当中,沈耘抛出了三个非常震撼的内容。

    首先是蓝军的指挥人选,居然只是一个合成营的参谋长。

    其次是引入民间力量,沈耘根本没有在意保密条例这些东西。

    至于第三,则是最后为了获取电磁权的完全掌控,直接轰炸天线厂。

    要知道,这么重要的军事设施,建造相当不易。一旦轰炸了,想要重建需要花费重大的代价。

    当帖子发布的第一时间,就有许多人对这异想天开的方案提出了质疑。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讨论的行列,这管理员都没有使用权限的帖子,居然被人工置顶了。

    “这简直是拼命三郎的打法啊,这么搞的话,感觉跟建国之前没什么两样了。”

    “是啊,咱们军队现代化了这么多年,照这份方案来了,岂不是跟解放前一样了,根本就没什么进步嘛。”

    “话说,这发帖的是谁啊,不会又是哪个刚进部队的国防生想要显摆一下自己的存在吧?”

    随着讨论的深入,更多的人将这提案当成了一个笑话,而注意力则转移到了对沈耘身份的猜测上。

    沈耘发布了帖子之后,左想右想,心里老是有那么一些话不吐不快。思来想去,一时间似乎也只有自己的家人这会儿可能有时间陪自己聊这些东西。

    当他跟自家老爷子讨论过自己方案的可行性之后,回头再次刷新论坛,帖子里就出现了以上这些内容。

    看到这些人前怕狼后怕虎的态度,沈耘摇头叹了口气。

    “本人沈耘,现西北猛虎营营长。嗯,确实是国防生,不过本意没有找存在感,只是想说明一种可能性。”

    “有些军事思想,是亘古不变的。比如人民战争,比如存人失地,比如背水一战。有些可以量化的数据,在战争不一定能够起到关键的制胜作用。比如人数,装备。”

    “金陵保卫战的初衷,是让很多人明白一个道理,和平了太久,真正打仗的时候我们还能不能放开手脚。但以现在的情况看,不仅普通群众不能放开手脚,我们的军官也是一副畏首畏尾的样子。”

    “比起金陵城破,万骨枯寒,你们张口闭口的三条违规算得了什么。”

    “请记住,这是战争。”

    ps:差点忘了汉唐大佬的章推,再来吆喝一声《抗战之还我河山》,两百万字上了全渠道的精品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