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看到变化才是大能耐
    安黎回到自己的房间,就拨通了自己老首长——军区政治部主任温玉博的办公室电话。

    政治部工作并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清闲,安黎的电话很快接被接驳到了温玉博那里,温玉博敦厚的声音在半分钟后,从电话那头传来:

    “安黎啊,怎么样,合成营有没有让你感觉到无限的希望?”

    除了思想觉悟高,安黎似乎确实有些远大的抱负。不过这种非常矛盾的思想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显然也是他四十岁才中校的重要原因。

    这次若非他主动请缨,温玉博也比较看好他工作踏实的性格,估计还真就悬了。

    安黎想了想,如实地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想,以及沈耘的回复全数告知温玉博。

    那种情形,就像是小学生告家长一样。

    “他真这么说?”温玉博听完安黎的话之后,沉吟了一会儿,就在安黎心急如焚的时候,忽然问道。

    “没错,他非但这么说,口气还相当强硬。老首长,我是真不知道,遇上这样一个唯武力论的军事主官,我接下来的工作该如何展开。”

    安黎是真的有些心急了。

    他来到合成营,自觉军区政治部就是他最大的靠山。背靠这座大树,加上自己优秀的理论水平,一定能够让合成营的政治工作成为十二师乃至二十一军的典型。

    可现实却狠狠地给了他一巴掌。

    沈耘压缩了专门用于思想理论学习的时间,还美其名将学习放在训练中。

    这摆明了就是不重视思想工作好吗?

    温玉博忽然叹了一口气。

    “安黎啊,你理论水平高,这是大家公认的。但是你起点太高,从一开始就在机关工作,职务晋升也全靠理论,完全没有基层工作的经验,所以啊,这一趟你主动请缨,我向司令员他们力荐,就是出于对于你前程的考虑。”

    “沈耘他说的没错,基层政治工作啊,确实需要灵活应用。一味死板地遵照规条,不仅吃力不讨好,甚至还会错失很多重要的东西。”

    或许是感觉安黎不太理解,温玉博缓缓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故事大抵就是新华夏尚未建立之前,我军的一次渡江作战过程中,某部一个营长为了尽快赶上大部队进行作战,要求看守搭桥的另一支部队放他们通行。

    但按照作战计划,当时不允许队伍过江。

    这营长急了,掏枪顶在对面部队旅长的脑门上,强行要求放行。

    情势危急的时候,看守部队的一个连指导员挺身而出,放这个营过桥。

    戏剧性的事情发生了,就在这个营长精神松懈的时候,看守部队的一名警卫员忽然出手,一脚踢开这名营长的枪,随即直接用擒拿招式将其制服五花大绑。

    这个故事中充满了各种不合规矩的事情,但最终只有这个营长被当时战役的司令员叫去狠狠臭骂了一顿,然后挨了警告处分。

    当新华夏建立的时候,故事中四个主人公,其中三个都成了将军,就连那个警卫员,也因战功荣升大校。

    如果那个时候上级处理恪守规条,那么很有可能这个旅长会被降职,这个连指导员被会解职,掏枪的营长会被执行战场纪律,而出手的这名警卫员,也只能当一个普通的战士。

    讲完这个故事,温玉博温和地笑着:“怎样,这个故事什么意思,听明白了吗?”

    安黎默默地放下了电话。

    温玉博话中的意思他完全听得清楚。

    只是这种观念,跟他恪守了多年的原则似乎有那么一些相悖。

    到底怎么选择,安黎陷入了沉思当中。

    沈耘不是那种喜欢告刁状的人,而且既然他主动将军官的选择权归还给军区,自然也相信军区的选择。

    安黎恪守原则,对于合成营可能会造成一些阻碍,但是沈耘有理由相信,只要他能够坚持到合成营第一阶段的训练完成,那么安黎绝对会改变现在的看法。

    所以次日面对有些心不在焉的安黎,沈耘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严格按照讲义上边的内容,详细地为在场所有人进行讲解。

    时间,也随着这样的讲授一天天过去,直至滕强所说的一个月过去。

    临近各单位到达甘州的时间,会议也越来越频繁。

    从合成营内部的组织工作会议,到师部的党支部会议,乃至筹备会议,等等等等。

    反正沈耘感觉过去一年参加的会议都没有这几天这么多。

    不过当他看到其他军官们精神抖擞地握着笔记本,不断记录接下来工作的种种要点,沈耘心里也忽然又一种既兴奋又紧张的感觉。

    运送部队的专列分好几个晚上进行。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披星戴月的官兵们晚上将人员和装备带到简陋的营地,白天还要展开各种会议,当所有兵种和装备都运送到金山县驻地内的时候,官兵们早已疲惫不堪。

    “营长,距离合成营正式成立的大会还有四天时间,除了布置场地,还要做点什么?”

    沈耘得感谢刘峰。

    说真的,整个合成营,能把这些琐事管理的这么井然有序的,除了那个有些胖乎乎的司务长,也就刘峰了。

    听到刘峰的询问,沈耘略作思索便给出了答案:“今明两天,全体休息。除了不能外出之外,一切按照放假时间执行。后天开始布置场地,大后天演练。”

    听到大会这么重要的事情,沈耘只是给了一天演练时间,刘峰有些哭笑不得。

    “我的沈大营长,你当这是过家家啊。好歹咱们营成立也是全军区的大事。上次你不是说,东南军区的时候有很多首长过去么,咱们这个肯定也不差的。”

    “一天时间,你觉得能成?”

    沈耘嘿嘿一笑:“步调一致步伐整齐就行了,要求那么多干嘛?你可别忘了,装甲部队我要了一个营的新兵,无论怎么演练,都不可能达到跟其他兵种一个程度。”

    “成立的时候孬就孬点,精神好就行了。等咱们训练过一段时间,你能让军区首长看到巨大的变化,这才是合成营的能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