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章 我们要做的是大事
    有了三营的宣传,认识摩步旅的其他单位的过程相当愉快。

    摩步旅旅长更是大手一挥,直接将沈耘等人的伙食也纳入了他们食堂的预算,这让沈耘忽然就有种被“包养”了的感觉。

    不过他们也并非只是在占便宜。

    在休息的时候,这些特战官兵也会跟摩步旅的官兵们亲热地坐在一起,讲一讲他们在特种部队的生活。

    包括有些无须保密的战术战法,也会当做故事一样讲给很多向往特战部队的人听。

    当然了,沈耘肯定是最受欢迎的那个。

    毕竟有看起来是队长的卢向阳极力吹捧,还有其他军官从旁佐证,崇拜强者的摩步旅官兵们发现一直坐在他们身边不停微笑的中校居然是这样一个人的时候,那种眼神,差不多快要把沈耘给吃了。

    繁重的训练终于等到了春节过后,一个半月的时间,足够军区对沈耘需要的人手和队伍进行调整和调派。

    而最终的驻地确定,也让沈耘彻底放下心来。

    合成营的驻地跟师部算得上有段距离,百公里的路途,当第一次被滕强带着到达自己的地盘的时候,沈耘也忍不住为这塞上的风光惊叹。

    金山县,与青省交界的地方。

    这里崇山叠嶂,偏偏又有非常广阔的一片草原。向北四十公里,有颇为广袤的戈壁滩,向东十公里,就是传承上千年现在已然废弃的军马场;向南二十公里,深入青省,山川更是繁复;向西三公里,便是两座民用的水库。

    这种地形地貌,依照沈耘的经验来判断,很多在东南军区难以实现的技战术构想,都可以在这里成为现实。

    一想到这些,沈耘身体就忍不住轻微颤抖起来。

    他心知肚明,这自己内心潜藏了好几年的好战求胜的个性,被这片广阔的天地激发了出来。

    “再过一个月,你们就可以进驻这里了。因为是冬天,不好挖地基,所以只是搭建了板房,你们生活会辛苦一些。不过放心,等初夏土壤彻底化开,到时候就可以给你们修建砖混结构的建筑了。”

    说真的,沈耘曾经在北方呆的那几年,并没有经历过基建的东西,所以对这一块也不是很了解。

    这会儿滕强说出原因,这才明白为什么说好的修建基地,好几个月过去却依然盖着板房的原因了。

    “师长您就放心吧,无论条件怎么样,该完成的任务,我一定会协同其他军政军官,努力超额完成。”

    滕强非常喜欢沈耘这个态度。

    “你做好准备,在合成营正式成立之前,军官会提前调过来,你需要给他们好好上上课。这件事情你应该能做好,听说来之前,你在东南军区的巡回宣讲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啊。”

    提及这件事情,沈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得亏师长您提前提醒,不然临场发挥,我也说不好的。回去之后,我请几天假,在计划书的基础上,好好整理一下,做个讲义出来。”

    “好,这假我准了,到时候我亲自去听课。”

    一番谈论就这样结束,在难得太阳热乎的天里,一位大校和一位中校,在金山县那海拔超过两千米的山头上,舒舒服服地晒了半天太阳。

    军区没有给沈耘太多的时间。

    仅仅五天之后,还在摩步旅训练的沈耘便接到了滕强从办公室里打来的电话。

    “赶紧换上常服过来,军部干部科通知,军区安排的合成营的军官们今天就坐高铁过来,你作为营长,总得带人去迎接他们吧?”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沈耘当然不能拖延。

    看着还在训练的卢向阳等人,沈耘点点头:“你们继续,我去车站接人。”

    “是嫂子吗?”

    完全不了解电话内容的特战分队,除了韩玉华根本也想不到别人——军营里,也就荣誉和爱情能够成为装点迷彩的鲜艳色彩,荣誉可遇不可求,但爱情却不一样的。

    “滚,人来了你们就知道了。”

    一番洗漱,换好了衣裳,算准时间,带着滕强特意招呼汽车班调度的大巴,沈耘陪着司机来到高铁站。

    沈耘接过很多次人,但唯独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是有一种特别激动的感觉。

    向站台工作人员出示证件之后,沈耘直接站在了月台上,比那些候车的乘客还要早一些。

    人们似乎并不因此赶到惊讶,只是来到月台上之后有些微的好奇。

    在极其激动的心情里,五分钟时间似乎也那么漫长。站在黄线外,沈耘一直看着远方,当那个子弹头一般的车头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当中的时候,他紧张到攥起了拳头。

    “各位旅客请注意,前往玉门关方向的g9513次列车已经到达本站……”

    顾不上这广播的声音有多么甜美,沈耘不停地搜寻着军装的影子。终于,在看到八号车厢的时候,一队背着背包,拉着皮箱的军官们鱼贯而出。

    在人群中间,沈耘匆匆迎上去,看着走在最前面那位资历相当高的中校敬礼:“你好,我是合成营营长沈耘,欢迎各位的到来。”

    说起来也是委屈,作为营长,这军区委派下来的各级军官他基本都不认识。

    当然了,这里边要排除一个他的老熟人。

    刘峰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从前那种风流的气质少了很多。看到沈耘的第一时间,刘峰并没有跳出来认亲,而是在沈耘向自己面前的中校敬礼之后,这才含笑冲沈耘点了点头。

    “好了,这里说话不方便,咱们上车再聊。滕师长可是等你们很久了,可别让他等急了。”

    沈耘还记得上次自己过来的时候,滕强干等一个晌午的事情。

    这次虽然不用那么搞,但能早点到终归是好的。

    直至上车,沈耘这才主动询问这些军官们的姓名和来历,大致做了一个了解之后,面对这些甘愿或者不甘愿来到这里的军官们,沈耘表情严肃地告诉他们:

    “同志们,不管在此之前你们有什么想法,但我要告诉你们的是,我们即将做的,在西北军区来说是一件大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