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一章 一声枪响
    ,精彩无弹窗免费!

    西北的冬天,傍晚来临都特别早。

    这一个半小时过去,太阳已经靠近西山。晚风吹动了沉寂一整天的空气,让温度瞬间骤降了好多。零下二十多度的气温,就算是穿着厚厚的衣服,一样因为剧烈运动后渗出的汗水,让沈耘的身体轻微地颤抖着。

    若非他有先见之明,早早在村庄各处利用断壁残垣下干燥的建筑木板放火,只怕这会儿就因为这气温,就要流失大量的热量。

    一打十想要玩速推是不可能了,持久战在所难免。

    在这种天气下,打持久战的唯一条件,就是保持充足的体力。

    身边不远处散发着浓烟的火堆,为沈耘带来了些微的温度。

    不敢靠的太近,怕过高的温度使得脚下的雪化开,雪水粘在脚底凝结成冰,对接下来的行动造成障碍。

    就这样不远不近地站着,沈耘仔细观察着猎狐小队的情况。

    断定沈耘就在这荒村里,匆匆赶来的卢向阳大脑中急速思考着对策。

    燃放烟火的作用卢向阳非常清楚,沈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也清楚。可是这场游戏如果作为猎人方不能主动出击,一旦沈耘做好准备,只怕他们想要再次追上沈耘,又要花不少功夫。

    “狙击手,去占领制高点。”

    “火力手,寻找有利位置,跟狙击手呼应。”

    “其他人,一老一新,两人一组,分头搜索。”

    “对手是什么人,想必老队员都清楚。这次行动,只求发现他的踪迹,不要过分追击。寻到有利线索,迅速发信号集合。”

    卢向阳的表情极为凝重,让未曾经历过沈耘厉害的新队员们也强自按下内心的疑窦,多加一个小心,跟老队员一起迅速踏入这破败的村庄。

    荒村不小。

    跟南方某些地方隔一段距离才有一栋房子的布局不同,西北普遍是紧凑聚居的。荒村足足一平方公里左右的面积,以村中心正向划十字,将荒村分成了四块。

    这四块,又各自拥有两条街道。

    虽然不是严格地按照几何图形分割,但是在卫星地图上,这片村庄大致上跟佛家的卍有些相似。

    沈耘之所以将第一次交手的地点放在这里,就是希望利用这种地形上的优势,能够达到尽可能大的歼灭效果。

    八个人放到这座村庄里,就像沙子扔进了大海。

    “狼毒花,这里有脚印,咱们可以顺着脚印走。”

    低声说话的是去年才加入猎狐的队员骆驼刺,虽然在战斗经验上已经算是丰富了,可说出这样一番话,还是说明他距离顶尖的特种兵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狼毒花是个精壮的汉子。

    在猎狐小队中,他一直担任爆破手,也是一名老队员了。

    听到骆驼刺的话,狼毒花摇了摇头:“你当咱们的对手是吃素的啊,就这脚印,只能证明他曾来过这里,并不能作为判断他位置的依据。”

    狼毒花很清楚,时间充足的情况下,沈耘完全能够以比常人走路更快的速度倒着走还不留破绽,这是顶尖特种兵的基本素养。

    听到狼毒花的话,骆驼刺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他完全想象不到,作为最明显的脚印,难道还不能作为寻找沈耘蛛丝马迹的依据吗?

    而此时狼毒花已经打开通讯系统,向卢向阳汇报情况:“向日葵,我是狼毒花,这边发现了汉魂的脚印,你们有什么发现?”

    “各组都发现了脚印,不过我的建议是,不要理会,直接靠近最近的发烟点。”

    狼毒花点了点头。

    卢向阳的判断是有依据的,只要是老队员,就应该能够明白是为什么。

    当年沈耘作为他们的总教官教授他们特种作战战术的时候,曾经多次强调,一定要让自己时刻保持有利状态。

    这种有利,并非是某一个时间节点上作战时的有利。而要能够在一场战斗结束之前,为任意时刻的作战做准备。

    队员们这些年时刻牢记这句话,正因为这样的谨慎,曾经数次避开了敌人临死前的反击。

    沈耘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自己肯定也是这样做的。

    而现在对他来说最为有利的环境是什么?

    当然,就是能够减少热量消耗的火堆了。

    狼毒花谨慎地向四周观察了一番,而后看了看小心戒备的骆驼刺,抬手向位于他们西北方最近的浓烟散发处做出一个靠近的手势。

    虽然依旧一脸不解,但骆驼刺还是服从指挥,与狼毒花配合着迅速向目标区域靠近。

    越是靠近发烟点,两人的动作越轻,对于周围环境的侦测也越仔细。

    小心地避开被雪覆盖却有明显痕迹的瓦砾,随着天色越来越昏暗,两人索性直接戴上夜视仪,希望凭借高科技的力量,让自己处于一种安全的境况。

    距离发烟点越来越近了,刺鼻的气息使得两人之前还悠长的气息稍微有些急促起来。

    而心脏此时也跳动的越发厉害,两人非常清楚,如果沈耘就在这处发烟点的话,那么他俩再越过面前这堵土坯墙,便要正式跟沈耘遭遇。

    狼毒花冲身后的骆驼刺做出一个分头行动的手势。

    面前这堵土坯墙,是一处院子的外墙。

    向左走十二米左右,就是院子的正门,而绕过这堵墙,向前走六米,另一侧的墙壁坍塌了一部分。

    可以观察到的是,正门和那个豁口的地方,并没有沈耘的脚印。那么沈耘极有可能是从对面进去的。如果沈耘在,也一定会以这堵墙作为掩蔽物阻挡来自后方的攻击。

    而他们两人分头行动,沈耘不可能同时向两个方向攻击。

    两人事先就已经商定了,进入之后发现沈耘的踪迹,只要拖住沈耘片刻等队友们赶来,不必死磕。

    这样以来,也不虞危险发生的可能。

    屏住了呼吸,两人蹑手蹑脚走进院子,就在此时,狼毒花忽然听到一声枪响。霎时间,狼毒花就地一个翻滚,找到一段矮墙作为遮蔽物,这才向枪声的方向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