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七章 有本事,你们去捶他
    夜老虎,西北军区特战部队的门面。

    即便下属的副大军区还有特种大队,但依旧无法掩盖夜老虎的威名。尤其是其中某几个连队,更是在全军都是顶尖的战斗分队。

    就算当初隐锋小组成为冉冉升起的新星,可是面对夜老虎的天狼突击队,也依旧要叫一声老大哥。

    此番前往夜老虎,沈耘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

    尤其是站在其驻地门口,掏出证件让值勤的战士验证的时候,更是如此。

    “三点钟方向灌木丛里那个,还有十点钟方向山坡石头边那个,嗯,还有三个人,我就不一一点名了,他们观察的时候,能不能不要用枪口指着我。”

    沈耘对面前这名脸上涂抹着油彩的值勤战士小声的嘟囔,让他瞬间神经紧绷了起来。

    本来还想说稍微放松一下的,结果因为这小子一紧张,得,先前一把突击步一把大狙盯着自己,现在直接五杆枪全招呼上了。

    得,好心没好报,沈耘只能静静等候这位一级士官验证身份。

    夜老虎跟之前的合成营是一个尿性,验证是非常繁琐的。

    当一名少校匆匆赶来的时候,沈耘身上的汗毛都竖起半天了。

    少校点点头,示意沈耘的身份没有问题,沈耘这才感觉到指向自己重要部位的枪口终于放了下来。

    长舒一口气,看着气息在寒冷的天气中化作雾气,沈耘这才向少校回礼之后,发出一声感叹:

    “这都是后备的生瓜蛋子吧,这枪口指的,真让人难受。”

    少校诧异地看了沈耘一眼,随即带上一点笑容:“首长见谅,咱们铂金峡平常也不太来外人,所以一时紧张也再说难免。”

    “行了,你也别找借口。也就这些蛋子,喜欢关保险瞄人。这事儿我见多了,看样子应该是进来没几个月。”

    少校更加惊奇了。

    要知道,生瓜蛋子,这种藐视的口气只有在特种部队才会出现。

    其他的就算是新训部队,口吻也跟沈耘说的不一样。更不用说沈云还是用一种他极为熟悉的强调说出来的。

    “那什么,卢向阳,赶紧的,带我去见你们克大队。”

    卢向阳还没有自我介绍呢,可是对面这位怎么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从军官证上看,这仅仅是一个装甲部队的营长啊。

    看着一脸错愕的少校,沈耘笑了笑。

    “向日葵,你小子是不是皮痒了。当了少校就不用带客人进门了吗?欠收拾。”

    一句看似平常的话,瞬间让少校嘴唇都抖动了起来。本来还好好一个人,忽然间脸上就表现出了惊惧的神色,而后结结巴巴地说道:

    “总,总教官。”

    卢向阳紧张的时候,沈耘感觉自己又被瞄准了。

    无奈地摇摇头,看着少校点头:“赶紧走,被生瓜蛋子瞄着可真不爽。你小子再磨叽,拼着搞点事情,我也要在这里收拾你。”

    瞬间反应过来的卢向阳慌忙晃动手势,示意暗哨们放下枪,这才一脸恭敬地看着沈耘:

    “总教官,您怎么到地方部队了。快,快请进。”

    一路上卢向阳极尽关心地嘘寒问暖,让沈耘感觉自己就像是年前被地方群众慰问一般。

    而卢向阳这样的表现自然也被其他路过的特战队员们看在眼里。

    “葵花怎么今天一副狗腿子的样子,这小子平时不是很嘚瑟么?”

    “谁知道啊,对方只是个中校,犯不着这么巴结吧。我感觉他面对克大队都没有面对这人这么谄媚。”

    “是啊,今儿这厮是撞邪了怎么着。唉,我说,要不等这小子出来,咱们好好问问?”

    来往的军官们纷纷驻足,静静等待卢向阳的身影。

    五分钟后,满脸轻松的卢向阳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一早就埋伏好的军官们出拳的出拳,扫腿的扫腿,本来以为以卢向阳的身手完全要几人配合缠斗好长时间,谁知道这次卢向阳居然马失前蹄了。

    一拳,卢向阳的左臂被打中。

    一腿,卢向阳的身体开始倾斜。

    反应灵敏的几人在错愕中,赶在卢向阳与大地亲密接触之前扶住他,而后直接将其拉到了办公楼后边。

    “我说葵花,你小子平时那个机灵劲呢?”

    都是出生入死的战友,对于卢向阳今天的表现,他们格外紧张。以至于本来准备好好盘问卢向阳方才为什么那么谄媚,现在却变成了关心。

    当少校的额头被摸了好几下,这才将继续伸向他的手给拨开。

    “别闹,老子今天正常着呢。”

    “那你还对那个中校一副跪舔的样子。”

    “那你刚才还毫无防备被我们偷袭。”

    “那你还神思不属。”

    ……接二连三的质问,使得卢向阳顿时大笑起来。

    “那是老子在想事好不好,谁还没有个能把自己吓尿的人存在了。老子好不容易摆脱那个屠夫,老子高兴不行么?”

    连篇的脏话充分证明,这会儿的卢向阳终于恢复正常了。

    不过他这话里透露出的信息,却让围在他身边的军官们瞬间笑了起来:

    “葵花,你小子真是没出息。都多大人了,还能被人给吓尿。再说了,对方只是个中校啊,犯得着么?”

    “老子怕他,老子光荣,你管得着。”

    卢向阳毫不掩饰自己的心虚,还一副骄傲的嘴脸,让军官们再度笑了起来:“我还说我怕老婆呢,有本事你也别笑啊。”

    “切,别拿爱情当怕老婆的借口。老子怕他,那是有原因的。有本事你们回炉重造的时候,也碰到那群魔鬼而且还能撑下来啊,老子就撑过去了,所以现在老子是仅次于天狼的作战分队队长。”

    “再嘚瑟,行不行哥几个捶你。”

    谁没有点自尊心呢。

    虽然卢向阳说的是事实,但也不能这么直白啊。也就这几位都心大,还能坦然地说出自己的不爽。

    而卢向阳则以一种大无畏的精神,梗着脖子面对自己的战友:“我宁愿你们捶我,也不想那屠夫收拾我。有本事,你们去捶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