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九十六章 军区对话
    ,精彩无弹窗免费!

    滕强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笑了笑,随即点点头。

    “新兵训练也就是这几天了,我今天会赶着把这份训练计划看完,明天我就带着东西去军区,到时候无论什么结果,我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

    给了沈耘这样一个准确的答案,滕强便让沈耘自行离开,而他则重新开始翻阅手头那本厚厚的训练计划。

    当初连韩尚清看到比这个还要简单一些的计划书都深感振奋,更何况滕强只是一个装甲师师长,无论阅历还是城府,比之韩尚清都差了一大截。

    如果沈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被滕强那喋喋不休的赞叹弄到面红耳赤。

    迷迷糊糊中告知妻子不回家吃饭,然后饿着肚子看到了下午。

    终于在晚饭时分,滕强还是被肚子强烈的造反信号给惊醒了。摸了摸干瘪的肚子,滕强嘿嘿一笑。

    将计划书珍重地放在自己的抽屉里,滕强拿起衣服,顺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喂,政委,今天晚上你先休息,我跟你换班。”

    “对,有份非常重要的文件,今天晚上必须看完,明天我要直接去军区,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电话那头显然被滕强这么紧凑的时间安排惊呆了。

    “师长,不是我说,安排的这么紧,你身体受得了么?”

    “没事,路上可以休息四个小时,足够了。是关于合成营的事情,太重要,一刻也耽误不得。等我回来,咱们再开个会,具体研究一下这些问题。”

    听着滕强这样的安排,作为政委,秦楚剑只能点头答应。

    心里一直挂念着计划书的内容,滕强这一段晚饭都吃的匆忙。放下饭碗,跟妻子打声招呼,便匆匆回到办公楼,坐到椅子上重新取出计划书,沿着之前看到的地方继续。

    翌日清晨,当办公楼内所有的工作人员正常上班之后,一脸疲惫的滕强拎着公文包匆匆走出办公楼,一脚踏上等候多时的车辆,向驾驶员说道:

    “去军区。”

    虽然尽显疲态,但滕强却依旧难掩兴奋。

    若非待会儿还要见首长,估计他还想将计划书掏出来好好看一会儿。

    紧紧抱着包,合上眼睛的滕强回想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计划书内容,这才发出浓重的鼾声。

    车行五个半小时,在军区附近随便吃了点东西,滕强便上车一直等到下午上班。

    军区司令员符远帆听到门卫的通报,坐在椅子上,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一周时间了,他一直在等,等沈耘上报名单。可是沈耘迟迟不见动静,以至于他都有些怀疑上边空降下来的这个青年军官到底是不是徒有虚名。

    而现在,终于可以见分晓了。

    听到滕强的敲门声,符远帆点点头答应:“进来。”

    看着脸上残存着疲惫的滕强,这位老将军示意他自己倒茶水然后坐下:“怎么,合成营需要的人员名单出来了?”

    提及这个,滕强顿时兴奋起来,脸上焕发出容光,顿时将疲惫都掩盖了过去:

    “司令员,不仅是名单,还有整个合成营组建和训练的初期及中期计划。”

    “这合成营啊,还真是有点名堂。”

    听到滕强如此的称道,符远帆略带惊讶地“哦”了一声,而后接过滕强从公文包里拿出来的资料。

    看着厚厚一沓的东西,符远帆还真是有些惊讶了:“这都是沈耘一个人这段时间做出来的?”

    得到肯定的答案,符远帆心里也充满了期待。

    “司令员,眼下有两件事情,需要您尽快点头。第一个,是沈耘要求装甲部队统一采用新兵,而新兵眼看要下连了,所以人手调派得抓紧。”

    “第二个,就是他要夜老虎的人,又怕克阳不给他好的,所以请求亲自去夜老虎挑人。”

    符远帆眉头挑了挑。

    “胃口很大啊。新兵的事情涉及到方方面面,所以需要开会讨论,但是我可以暂时让新训部队暂缓分配。至于夜老虎,我今天就批个条子,同时通知克阳。我倒是要看看,他沈耘的眼光怎么样。”

    符远帆只是单纯觉得这件事情挺有意思,却不知道,放沈耘进夜老虎,会闹出什么样的风云。

    跟滕强寒暄一阵,接收了计划书和名单,符远帆便让滕强回去等通知,而他,自然也需要将计划书交到参谋部的手里好生研讨。

    已经得到了一部分确定答案的滕强,开心地回到了十二师。

    舒舒服服休息了一晚,次日便将沈耘叫到了办公室。

    “喏,这东西你带着,就最近吧,直接去夜老虎。司令员已经打过招呼了,只要你看上的人,可以直接带走,不用考虑其他的问题。”

    滕强说的倒是爽快,沈耘可没觉得这么轻松。

    虽然没有亲自跟克阳打过交道,但是在特种兵这个圈子里头,克阳绝对是一号人物。

    他的护犊子,小气,还有奸诈狡猾都是出了名的。

    沈耘可不觉得随便把夜老虎的精锐带走,克阳能够让他那么舒服地离开铂金峡。

    更何况特战部队是什么情况,沈耘也非常清楚。

    上千人里头,也就那么几支小队是行动小组,其他的全都是后备人员。

    沈耘肯定是不敢把某支小队直接掏空班底,充其量就是在这几支小分队里挑那么一两个可以带人的,然后在后备队员中选拔出其他人员。

    只是这样,或许克阳还能够阴着脸让他带人走。

    “师长,那我明天就去铂金峡好了,趁着命令还是滚烫的时候。克大队长的名声我是了解的,我怕去晚了他不认账。”

    沈耘这玩笑式的请示,让滕强好一阵乐。

    乐过之后,这才点点头:“好,那就明天去。沈耘啊,合成营事关重大,现在上边还没有委派教导员和参谋长,所以初期组建就要你一肩挑了。”

    “有什么困难,尽管跟师部反应,我们会在权限之内,尽可能帮你。”

    从一开始的那种单纯为多了人而喜悦,到现在真心实意开始重视,滕强的态度变化,恰好说明沈耘那份计划书的杀伤力。

    而且,不仅是滕强,就连军区,此时也被其影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