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以短攻长
    “我请你,随意。”

    张幕对郭燕示意,然后将几个漂亮的糖人收起来,准备带回去给萧怜溪。

    “谢谢啦。”郭燕展颜一笑,刚才自己给元币确实有些不妥,那不是普通人该拥有的东西,若是被修炼者发现,可能会害了老汉。

    “不必,我也对这糖人很感兴趣。”

    张幕摇头,看着手中的糖人,露出一丝回忆,在一千年前的时代,小时候的他每年都会跑去庙会买糖人吃,可惜后来长大,那个卖糖人的老人去世,再也吃不上,没想到会在这里圆了一个遗憾。

    “张兄,原来你喜欢这个啊。”胖子跑过来,挤眉弄眼,一语双关道。

    “上官居,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岂料张幕没说话,郭燕却是横了胖子一眼,拿起两个最喜欢的糖人,气冲冲地走了。

    胖子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嘀咕道:“靠,这娘们儿莫名其妙吧,又没有跟她说话。”

    “这还看不明白,他喜欢你啊。”张幕咬了一口糖人,甜甜的,满口都是回忆。

    “真的!”胖子有些不相信,指着自己:“她会喜欢我?不可能吧?”

    “谁知道呢?”张幕懒得再说,走到一个手饰摊位前,挑了几个精致饰品。

    “张兄,借点银子或者金子?”胖子跟上来,谄媚道。

    “感情你也是个不看提示的家伙,连一点货币都不准备。”张幕无语,似乎这群人中就郭燕和上官居没做准备。

    “忘了,忘了,我记性差,本来要准备的。”

    “骗谁呢,你这个境界还记性差?”张幕撇撇嘴,把一大坨银子甩给胖子:“就这些,我也没准备多少,用完自己去赚。”

    “够了,这应该能在这买不少东西。”胖子笑道,在摊位上挑选了个银色的镯子,屁颠屁颠跑去找郭燕。

    很快传来郭燕的骂声,镯子太大了,根本没法戴。

    胖子垂头丧气回来,埋怨道:“老大,她还是讨厌我啊,怎么会喜欢我?”

    “我也奇怪,她为什么比较在乎你,以前你是不是对她做过什么?”

    “没什么啊,就小时候经常偷懒她洗澡,被打了好多次呢。”胖子一脸的不解。

    “嗯,你确实该打。”张幕掩面,这家伙真的欠揍啊,做这种事还能让别人挂念上,还收下他的镯子,不摆明对他有意思吗?

    突然,前面响起争吵声,一个学生和一群人起了冲突,一副要动手的模样。

    见老师都躲在其他地方看戏,张幕自然也懒得去管,走到旁边的酒楼,要了一座酒菜。

    尝了一口酒,蕴含淡淡的灵气,对普通人来说不错,可惜对他无用,还在有独特的味道,值得品尝。

    轰隆!

    一声巨响传开,随后人群慌乱逃跑,夹杂着惨叫、尖叫,男女都有。

    “还是忍不住吗,看这里的水平,应该不会有太强的修炼者,老师是什么意思呢?”

    酒杯放下,张幕嘀咕着,看着楼下不远处,那个学生一掌就连人带马车拍碎,数丈内的青石地面凹陷,血液横流。

    见自己一掌就把刚才嚣张的家伙拍死,叫做楼潐的青年不由畅快无比,哈哈大笑起来。

    大街上的人都跑得差不多,附近商铺酒楼中的人则远远看着,议论着楼潐和被他拍死的人。

    胖子走到张幕旁边坐下,不屑道:“楼潐明明泄露一丝气息就能把人吓跑,偏偏要杀人,也不嫌麻烦。”

    “那是他想杀人,在外面,他可没法这么无所顾忌。”

    张幕意有所指道,他大致猜出几个老师的意思,似乎想让他们放飞自我,随心所欲?

    故意来此城,而不直接去第一个交流的宗门,就是给大家机会捣乱,从而达到某种心境上的考验。

    张幕的念头散开,果然大部分都放开了,变得肆无忌惮,因为刀疤老师曾经说过,以七阶的实力,在这里杀掉成百上千人都没事。

    在这个没多少强者的城市,若遇到一些嚣张的主,总有人会忍不住心中的暴虐下杀手,从而经历一番特殊的状态。

    很有意思的一场交流,时刻都在教我们啊。

    张幕暗叹,这次的教学有些血腥,外面那变成肉泥的倒霉鬼就是代表。

    “胖子,你不是想去逛青楼吗,快去吧。”

    张幕瞥了一眼趴在桌上狂吃的上官居,不想这家伙跟着,他只想安安静静。

    “张兄你真不去?”胖子求人的时候叫老大,没事就叫张兄,脸皮确实比较厚。

    “你走吧,我们只停留三天,你记得好好发挥,争取把城里的楼逛完。”..

    “就是呢,我先去了。”上官居满脸发光,也不吃东西了,灵活地冲出去。

    十公里的范围,足以囊括这座城,很快众人就散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没有一点约束。

    张幕则把城中的酒楼吃了个遍,买了不少东西,作为礼物带回去。

    两天时间过去,张幕便没什么可逛的了,其他人则把这城闹得天翻地覆,不少城中的权贵都倒了一场大霉。

    “有点无聊,还是赶紧凑够能量去试炼才好。”

    张幕目光从窗户外收回,两天来,新奇的东西都看的差不多,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也算了解,暂时没什么可干的。

    “还差五十万元石,相当于五百万元币,还得找个机会卖点丹药。”

    张幕有些无奈,这次冷却所需能量太多了,下一次估计又是十倍地提升,自己怕会越来越穷。

    最后一天过去,众人再次集合,大多人都红光满面,想来在自己喜欢的领悟尽情放纵过。

    上官居脸色有些不同,灰头土脸的,就像被谁打过。

    看了一眼美眸依旧残留着怒火的郭燕,张幕顿时觉得很有趣。

    “马上就是一流宗门神枪门,你们要做的不是在实力上战胜他们,而是在枪法上胜过他们,所以在比试时,你们必须压制修为,明白?”

    刀疤老师说出一个让众人脸色一变的要求,心中的轻松尽去,他们中没一个擅长枪法,这是很大的劣势。

    以短攻长,就算他们境界高也没有多少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