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敌人已成蝼蚁
    看到几人眼中流露的真情,张幕有些感叹,欧阳明确实是个好老师,是他今生遇到的最好一个,没有之一。

    或许现在的实力他比对方强,但老师那种宠辱不惊的生活态度,甘愿付出的品德却是他现在比不上的。

    他从没想到欧阳明会是一个背负血海深仇的人,对方的人生态度,很值得学习。

    “好了,这事放在心底就行。”张幕阻止了几人再谈论此事,对于他们来说,皇者真的很难,从人族的皇者数量就能看出。

    说得太多,把这事当成负担,有害无益。

    “哦,幕哥,说到小虚界,最近还要一个事,我们学校来了一队小虚界的年轻一辈,可嚣张了。”傅康有些气愤道。

    “怎么了?”

    “他们把我们所有人都挑了,关键是,我们几人都不是对手。”黎松有些羞愧道。

    “那是他们的兵器太好,不然没那么大优势!”傅康不甘道。

    “一群废物,还真会给自己找理由,不是对手就不是对手,输还输不起了?”

    天上响起一个讥笑,随后便是一连串嘲笑声。

    黎松几人有些尴尬抬头,天上正悬浮着一队人,身穿古色长袍,都是统一的黑色,胸口绣着一柄银剑,背上各自背着灵剑,长发披肩,完全古人打扮。

    说话的是带头的一个青年,唇薄冷眼,带着不屑之色。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薄唇青年得意道,很喜欢看这些人吃瘪。

    “吃个饭,哪儿来那么多苍蝇?”

    张幕不耐烦地挥挥手,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作用在几人身上,接着便惨叫着飞出去,根本没反应过来,摔在百米外的垃圾堆,个个都粘满恶臭。

    “哈哈,幕哥,厉害,解气。”

    黎松几人忍不住笑道,简直心花乐放。

    “你们现在笑,不怕被记恨啊,我可不是一直在学校哦。”

    几人神情一滞,又笑不出来了,张幕说得没错,还是得靠自己,他们不可一直都在张幕身边。

    “不过,现在笑没事,不用憋着。”

    张幕故意道,弄得几人脸色发苦。

    “这是哪个宗门?”

    “明剑门的,一个顶级宗门,其实在小虚界中都不算什么。”

    “所以他也是明剑门的?”

    张幕指了一下街道尽头,普通人几乎看不清的一个人,这人正从一家酒店出来,怀中抱着一个搔首弄姿的女人。

    “是的,他胸口没有银剑,应该是跟着散开看热闹的,内门弟子,并不是真传。”黎松不屑道。

    “那他死掉,会不会有麻烦?”

    张眸光有些冷,没想到出来吃烧烤也能遇到敌人,这家伙不正是两年多前,在森林中想劫杀他和若水柔的黑衣人吗?

    “幕哥和他有仇?”傅康愣了一下。

    “你这不是废话吗?”黎松白了一眼,看着消失在街头的黑衣人,“幕哥,暗中下手应该没什么,只是要是死人,学校可能会有些被动。”

    “那他们什么时候走?”

    “估计一周后吧,这种跑来交流的,最多待一周,毕竟他们的传人可没有用学校的学生多。”黎松解释道。

    “恩,清楚了。”

    张幕没有去关注那个黑衣人,两年多时间,对方提升一阶,而他提升超过三阶,当初看似很强的敌人,此刻在他眼中就是个蝼蚁。

    不过蝼蚁也得解决,这是原则,况且那个家伙当初可以说是差点让他们全军覆没,这个仇必须得报。

    暗中用念力将林铘标记,张幕跟几人继续吃喝,那群明剑门的人被他收拾,知道完全不是张幕的对手,全部灰溜溜跑了,话都不敢多说一句。

    直到半夜,几人才结束,张幕回到自己的房间,萧怜溪不在,估计还在实验室忙碌。

    见战术手表也联系不上,他便转而向药剂师大楼走去,来到高玫的实验室,进去后却没看到萧怜溪。

    “我老婆呢?”

    张幕奇怪道,他和萧怜溪就缺个形式,本质上已算夫妻了。

    “她这两天没来啊,我以为她跟你在一起呢。”高玫目光从满是数据的屏幕上抬起,也有些不解。

    “两天?”张幕心中咯噔一下,“我今天才回来啊,她会去哪儿了,是不是有其他任务?”

    “可能吧,我帮你问一下她们班的老师。”

    高玫点点头,很快联系上一个人,结果还是两天都没看到人。

    她细长的眉毛皱起来:“会去哪儿呢,怜溪妹妹没跟你说?”

    张幕心中突然有些慌乱,冥冥中有个不好的预感,立马联系上暗中保护萧怜溪的人。

    “头领,有何事吩咐?”

    战术手表中,一个人影恭敬道。

    “我让你们保护的人去哪儿了?”张幕的声音有些冷。

    人影有些不解,“夫人就在城中啊,我们一直跟着她。”

    张幕又愣了一下,“她在哪儿?”

    “在商场。”人影说到这儿,嘴角抽了抽道:“夫人最近逛了好多地方,都快把华夏城都逛完了。”

    张幕再一愣:“她怎么突然喜欢逛街了……”

    “我就是没事吧,真是的,老婆出去逛街都不知道,以为我们女药剂师都会一直待在实验室啊?”

    高玫白了一眼,直接赶人道:“快去找你老婆,别耽搁我的时间,最近正忙着呢。”

    张幕松了一口气,离开药剂师大楼,直接向萧怜溪的位置飞去。

    华夏城最大的商场,二十四小时开启,即便是半夜,依旧有不少人。

    其中,一个绝色女人正在尝试不同的衣服,换得不亦乐乎。

    一个人影出现在她深厚,张幕无奈道:“溪,怎么不开战术手表,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萧怜溪娇躯抖了一下,似乎被吓了一跳,转身道:“我忘记啦,逛得太开心了。”

    看着眼前的穿得很暴露,露出大片的雪白,张幕怪笑道:“你在哪儿学的,都会买情趣装了。”

    萧怜溪脸色一红,低头道:“我只是试一试。”

    “要试回家试吧,你这样被别人看到,我可是会吃醋的。”

    张幕一把揽住伊人的细腰,忍不住在霞光弥漫的脸上亲了一口。

    说完,他便带着萧怜溪离开,来到天空上,向华夏大学中的家飞去。

    见天上的月亮很美,张幕减缓速度,手一挥,凝聚出一团白云,抱着伊人坐在云朵上赏月。

    “你知道吗,刚才突然发现联系不到你,我有些慌。”张幕温柔道,“下次可别乱跑了,我怕你遇到危险。”

    萧怜溪小脑袋靠在张幕的胸口,像只乖巧的小猫咪,嘤咛道:“嗯。”

    她看着天上皎洁的圆月,只觉得美得醉人,一时连最近的烦恼都忘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