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房中术
    穿上衣服,分身走出房间,由于地位提升,他从原本的小院落搬到这个大院落,一时风头无两。

    一出来,护卫侍女都恭敬行礼,一辆华贵马车已停在外面,这是神族结合人类科技和古阵法弄的东西,速度比不上战机,但舒适度和特色比较明显。

    这玩意儿就是表明身份的东西,不坐还不行。

    “少爷。”

    刚才的贴身侍女和之前的侍女月儿同时走过来行了一礼。

    “走!”

    分身左怀右抱,走上了马车。

    拉车的马是一种五阶异兽灵角马,可凌空飞行,速度可破音速,一般神族根本用不起。

    他住的是一个独立院落,也不必跟谁说,马夫一鞭扬下,啪的一声,车马同时冒出紫色光芒,如一道流星冲天而起,对着城外飞去。

    分身行动时,本体这边降落在华夏城,和若水柔暂时分开,张幕没有回华夏大学,而是来到组织夜幕在华夏城的驻地,这里目前由郑白风在负责。

    “老大,好久不见,想死你了!”

    进入院落中,就听到郑白风兴奋的声音,这家伙冲过来就想抱一个。

    “滚远点,谁想跟你抱啊。”张幕侧身躲开,没好气道。

    “老大。”钱娜走过来,脸上带着笑容。

    “你现在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谷长斐恢复成一个精悍的壮汉,看到张幕后,眼中带着感叹道。

    他自从被张幕治好后,便离开了华夏大学,成为了夜幕的底牌之一,实力几乎快要突破到超凡七阶,凭借银孚身,战斗力堪比超凡七阶。

    可惜这些在张幕面前都黯然失色,张幕能去星辰基地,实力比他强得多。

    “最近辛苦你们了,进去说话。”

    张幕点点头,没有多说,诸葛旭出事后,夜幕都是郑白风和谷长斐几人维持着,虽说没扩张多少,但本身实力还是保住了,在华夏城算是个不小的势力。

    老实说,郑白风几个高层在他培养下,都达到了超凡五阶,夜幕下面的人手也有数百人,成长得很快,还有谷长斐这种高手,但在他现在的眼光看来,还是差不少。

    救诸葛旭的事,夜幕插不了手,他也不准备让其插手,保护好萧怜溪就行了。

    夜幕众高层坐在会议室中,都看着张幕,对他们来说,张幕就是奇迹。

    “我希望你们在一年内,能成为赤雷那个层次的势力,资源我会加大投入,你们的任务会更重了。”

    他开口道,一个赤雷级的势力才能在整个地球上有点用,这是最低的要求。

    “啊!老大,这也太难了吧,我们才刚突破不久呢,要想达到赤雷那个层,至少得几个超凡六阶吧。”郑白风怪叫道。

    “放心,我有手段,这是我这次出去得到的一些古丹药,可以快速提升你们的修为,一年内绝对可以做到。”

    张幕肯定道,看向古长斐,“老古,看你也临近突破了,这个拿去吃,包你顺利突破。”

    甩出一个装灵丹的小盒子,张幕又取出几个**子,每个人都有份。

    “另外,给我一个封闭的房间,没事不要打扰我。”

    ……

    安静的房间中,张幕手对着干净的地板一挥,一个沉睡的女人出现,曼妙的身体蜷缩着,六只手臂抱着自己,正是原珂儿。

    “继续沉睡吧,若我能破掉这个麻烦,可以不杀你。”

    张幕静静道,这女人也算倒霉,都被他带到地球来了。

    盘膝坐在地上,张幕闭上眼睛,意识瞬间和分身联系上,另外一边发生的一切都是在亲身经历。

    “本体需要大量元石来缩短试炼时间……那杀手组织的钱都还没给完,真的缺钱啊。”

    分身眼中露出苦涩之意,现在掌控泰城的商行后,每个月他都能得到那老家伙上的贡品,但也就万元币,换算着元石来看,连十万块都没有。

    还是得开源节流,家族的生意最好没插上一手,想来天行一脉的钱不少。

    分身暗想着,家族有天星商行这个赚钱工具,估计资产随便都是上亿元币,看来好几千万元石,他若能搞到一分,便可解决大部分麻烦。

    “少爷,在想什么呢?”

    眼前一片红唇压上来,月儿妩媚问道,小手在分身胸口轻轻抚动。

    “我在想怎么多赚点钱,好多买些修炼资源。”

    分身大手放在柔软上,熟练地揉捏,让月儿的呼吸粗了起来。

    另外一个美貌侍女正在揉腿,听到这话,眼波流转,抢着道:“少爷可以参加家族每个月的比试,第一可是有十万元币呢。”

    月儿也不甘示弱,靠在分身胸膛上,轻轻摩挲着道:“少爷拿族中第一多简单,要争就争我们神族的天才榜,只要上榜,最低每个月都是三十万元币。”

    “两位美人儿建议都不错,有赏。”

    分身邪笑一声,动作更快了起来,没多久两女便瘫软在他身边,浑身发红,媚眼如丝。

    车夫对里面的动静充耳不闻,静静驾车前行,两个小时后,前面出现一座辉煌无比的巨城。

    紫罗城,神族紫脉的主城,其内生活着各大高级血脉家族,其中就有紫川家族。

    “少爷,到了。”

    车马落在一片白玉广场上,车夫恭敬道。

    “你们既然走不动路,就先待在车上,本少去逛逛再说。”

    留下两团烂泥一样的女人,分身神色如常地走进紫罗城,随意闲逛起来。

    车中,两个女人半遮半掩躺着,对视一眼,原本的争斗之意散去不少。

    “雅儿,少爷实力越来越强,我们两人都满足不了,没必要再争了,以少爷的个性和家族的习惯,肯定又更优秀的女人进来。”月儿幽幽道,她只是低级血脉,除去长得比大多神族女人漂亮外,没多少优势。

    “月儿姐姐说的是,我们终究是侍女,以后少爷念旧情,让我们成为妾就不错了。”

    雅儿点点头,羡慕道:“月儿姐姐陪伴少爷最久,以后想来依旧会很受宠的。”

    “受宠又能怎么样,现在我们实力太低,让少爷泄出元精都做不到,若没有子嗣,以后还是没地位的。”

    月儿有些伤感道,以前天行沙泄元精,她没有重视,现在有些后悔了。

    “我听一个姐姐说,有专门的房事之术,或许可以帮助我们。”

    “真的?”月儿眼睛一亮,胸口剧烈跳了跳,就像两只活泼的兔子。

    “当然有,妹妹回去就请教那位姐姐,听那位姐姐说,用了那种手法,我们能承受的时间会大大增加,我们两人合力,就算是王者也会忍不住的。”雅儿眼底浮现一抹笑意,月儿并没有注意到。

    “看来定是很高明的房中术。”月儿惊喜无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