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3章 夺舍
    这次,张幕没有明目张胆飞过去,而是在靠近神族地盘时,遁入了地下,这样虽说不是百分百完全,却能避开大部分潜在的麻烦。

    他选择的第一个目的地还是相对熟悉,上次去过的外城,这里有不少神族,可以作为他下手对象。

    很快,他来到最近的神族外城,暗中开始寻找目标。

    ……

    人分三六九等,神族中的阶层更多,而且是根据血脉浓度来定,更为冷酷无情。

    经过上千年的繁衍,从丧尸进化为神族的比例越来越少,大部分神族大多都是前十代神族的后代。

    而不是进化来的神族,由于各种原因,基因会或多或少退化,这便形成了血脉浓度的差异,越是强大神族的后代,继承父母辈的优秀基因就越多,而一些弱小者的后代,则会出现退化的状况。

    只有拥有完整血脉的才能称为纯正神族,这部分便是八大脉的核心,而退化了的,根据血脉稀薄程度,便又分为上、中、下三等族人。

    上等的乃是神族的中坚力量,中等的地位低一些,但依旧有一定优势,而下等的则最可怜,也就比所谓的杂种和奴隶待遇好一些,是神族中最平民的阶层。

    这便是整个神族的体系,血脉和实力挂钩,血脉越浓郁的,往往实力更强,能拥有更多资源,决定着每个神族的地位和权利。

    通过观察,张幕发现在这外城的大多都是下等的神族,也就是平民,实力在3,4阶左右。

    这又太差了一些,张幕不得不将目光放在有些地位的神族身上,最终觉得天行商行的一个小掌柜不错。

    通过其他人的议论,他知道了这家伙来自于一个上等家族,可惜不是嫡出,血脉也过于稀薄,便被打发到这里混吃等死。

    这种存在,关注的人少,也有一点背景,正适合他下手。

    “超凡五阶,实力低了一些,不过不是问题。”

    地下的张幕想了想,果断向对方的住所潜去。

    在他看来,实力可以提升,但有些东西却是短时间内弄不到的。

    地上,一个颇为优美的庄园中,一个俊美青年悠悠醒来,他怔了半晌,长长叹了一口气。

    “又是一天过去,我这么活着有什么意思,只能一辈子待在这个地方。”

    他脸上浮现痛苦之色,自己不过是中等血脉,在上等家族之中就是个废物,没有一点培养价值,同龄人大多都突破到6阶,自己却卡在5阶寸步不动。

    “唉,谁让我母亲只是个血脉低贱的侍女呢……”

    他眼中浮现怨恨之色,他怪生下他的女人,如果不是那个死去的女人,他的血脉怎么会如此稀薄。

    就在他念念叨叨时,地上一道蓝色光球跳了出来,在他没反应过来时,倏然钻进他的眉心。

    “你既然觉得活着没意思,就把身体交给我吧!”

    张幕怪笑一声,强行侵入其识海,将其灵魂一把揪出。

    “你……你是谁?”

    青年惊恐万状,灵魂只是一团散乱的紫色光球,在张幕命魂下颤抖。

    “死人不必知道这么多。”

    张幕冷笑一声,手一握下,青年的灵魂惨叫,被强行捏碎,化为缕缕烟雾被毁灭。

    噗通!

    外面的身体倒在地上,脸上还残留着恐惧之色,但双眸在此刻浮现刺目的蓝芒,片刻过后,蓝芒散去,青年突然坐了起来。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雪白、很纤细,就跟女人的一样,一股奇怪的感觉涌入命魂。

    “夺舍到挺容易,不过感觉这身体就像生锈一样,柔弱得可怜。”

    青年低头嘀咕道,起身走到院中的湖水边,看着里面的倒影,一身淡黄色的绫罗绸缎,身材颀长,面容俊秀,长发散落,跟其他神族一样,显得跟俊美。

    “还好,看起来不是娘娘腔。”青年自言自语道,身体动了动,再次适应了一下,依旧觉得有些怪异。

    “终究不是原本的身体。”

    想到原因,张幕也不再多管,等磨合一段时间,应该没什么问题。

    “天行沙,以后我就该这么称呼了。”

    眼中蓝色光芒一亮,将天行沙的记忆尽数吸收后,他的神情、说话语气,很快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现在,如果不是非常熟悉原本天行沙的人,很难发现他有什么问题。

    内视感受了一下,这具身体的资质其实不错,但相对于其他神族来说就差了不少。

    “资质好解决,吃颗皎月灵丹,立马就能拥有皎月灵体。”

    “天行沙”笑了笑,在附近走动起来,这个院落遍布阵法,若想让本体遮住吸收皎月灵丹的力量,得处理一下才行。

    手指不时弹出灵光,落在地上,很快院落的防护阵法被他偷偷改变,地上黄光一闪,本体跳了出来。

    “先进屋子,你不是有侍女吗,别被她们看到。”

    本体说道,就像是在自言自语。

    两人走进房间,在本体的协助下,即便这具身体修为差了许多,依旧很顺利将皎月灵丹的力量吸收一部分,剩下的封印在体内,会在接下来一个月中一点点吸收掉。

    “先老实半个月,再考虑其他事。”

    天行沙说道,看着本体,“你等两天回去参加统一训练,也不知道会不会和我断开联系。”

    “如果太远的话,应该会,你自己小心,不被发现就没事。”

    “我会小心的,我可不想让命魂残缺一部分。”

    天行沙点头,他现在和本体是同魂不同思维,彼此联系却又互相独立。

    本体没有多停留,潜入地下继续呆着,本体刚走,天行沙的侍女就走了过来,敲门道:“沙少爷,月儿洗了新鲜葡萄。”

    “进来吧。”

    分身神色平静道,按照天行沙的习惯,慵懒地躺在椅子上。

    门被推开,一名容貌妩媚,身材饱满,穿得很少的月儿走了进来,她的手中端着一盘紫色葡萄,这葡萄泛着点点灵光,不是凡品。

    月儿眼波流转,就像秋水一样,走到分身旁边,很自然地靠在分体身上,手臂挽上分身的脖子,一边剥开葡萄,一边用饱满的胸口按在分身的身上,雪白的长腿也不老实,缠上了分身的大腿。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