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武圣残魂
    “这鹰皇……”

    张幕有点无语,之前鹰皇可是落在最后的皇者,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在最后两个阶梯轻易就冲了过去。

    “估计是某种宝贝。”

    暗暗想着,除去宝贝,张幕猜不出什么原因,这里的紫火是针对命魂的,只要没有完全脱离,就要一直承受紫火的灼烧。

    他估计,在最后的区域,几个皇者能勉强维持命魂不被紫火烧得崩溃就不错,很难进行快速的动作。

    看着深入火红圣宫不见的鹰皇,张幕不由感叹,不到最后一刻,永远不知道会有什么意外发生。

    差了一点,几个皇只能脸色发黑地冲出紫火区域,发现原本的红色圣宫升起了一圈光罩,脸色不由更加难看。

    攻击了一下,就算是皇者也无法轻易破开,这让几个皇者忍不住露出杀意。

    “还真是这样,第一个上去就能去获得这天火圣宫的最高传承,是原本的主人设定好的吗?”

    张幕若有所思,这次没有完全沉入修炼,而是分出部分心神关注着火红圣宫的情况。

    平静持续了三天,这中间,几个皇者联手攻击都没能破掉圣宫外的护罩。

    在平静结束时,圣宫传出一阵强大的波动,光是远远感受到,在场所有存在都心生畏惧。

    “天兵……还是更强大的圣兵?”

    张幕眼睛发光,自从主修剑道之后,他便很少使用兵器,但这不代表他不想用。

    一柄厉害的兵器,能发挥出使用者更强的战斗力,寻常的元兵对他基本无用,因为光是剑元就能斩断低级灵兵。

    高级灵兵他有,却很少使用,玄火鉴、**镜都不太承受,杀天刀宗几个家伙得到的灵兵到是不错,但也就和他剑元相当。

    对于他来说,只有顶级灵兵才有使用价值,而更高级的天兵,他自然是希望能得到一柄。毕竟,那可是皇者的兵器,随意就能劈山断河,携带天地之威。

    至于传说中的圣兵,那种禁忌武器,听说威力堪比核弹,几乎没怎么出现过。

    他满怀期地看着,不知道这鹰皇会取得什么东西。

    这个角度,他只能看到圣宫的一角,而在离皇等人面前,百丈高的圣宫,正被各色宝光笼罩。

    似乎在里面,发生着一些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情。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圣宫之上,九道光芒冲天而起,落在虚空之中,形成一个圆环,虚空扭动,在阶梯之外的虚空形成一个空间出口。

    可以离开了!

    察觉到空间中穿出的一些气息,张幕神色一震,现在终于有机会出去了。

    随着九色光芒洞穿空间,阶梯上的九色火焰开始减少,就像缩水一样,不断地被吸入台阶中。

    张幕只能遗憾地看着这变化,真希望天天都有这里的火焰用来提升自己。

    几个呼吸后,所有的火焰消失,张幕的身体一轻,连原本的压力都消失不见。

    一部分王者欢呼雀跃向空间门户飞去,这些都是没有皇者的种族,现在只希望早点离开。

    而六大皇者对应的种族没有急,准备看情况再说。

    就在这时,圣宫中一圈红光扩散,接着一道影子出现在虚空中,化为一头巨鹰,原本的黑色翅膀变为了火红色,源头是翅膀上闹着红火的羽毛。

    鹰皇的眼中似乎很是不甘,恨恨看了圣宫一眼,冷哼道:“鹰族的,跟本皇离开。”

    说完,火光散去,鹰皇鬼魅地出现在数千丈外的空间门户前,速度之快,宛若瞬移。

    “它翅膀上的火红色羽毛让他更快了!”

    张幕看出问题来,张开那羽毛就是鹰皇在这圣宫中得到的宝贝,而且,它应该没有成功。

    这时,他发现圣宫的射出的九色光芒在减弱,空间门户也在一点点缩小。

    “要关了吗?”

    张幕露出踌躇,他是倾向于离开的,但人类皇者不走,他也不好走,因为外面多半被海族围着,他一个人很难冲出去。

    “咦,离皇不见了!”就在他转头时,发现离皇消失了,他眼睛一动,发现紫皇也不见踪影。

    随后,他发现圣宫射出一道道红光,明皇、猴皇、虎皇也相继消失。

    “去哪儿了,难道是在这圣宫的里面?”

    就在他猜测时,一道光芒也落在他的身上,随即空间变换,他来到了一片虚无中。

    “这是怎么回事?”

    张幕左右看去,入眼只是一片虚无。

    他有点慌了,好在发现可以动用修为,这才将念力瞬间释放出去,警惕地探查周围。

    忽然,他察觉到某个方向有力量波动,便急忙飞过去,不久看到了一片湖泊。

    这个湖泊很大,圆形的,直径有千丈,诡异的是,这湖泊的湖水一边是熊熊火焰,一边是水流。

    此刻,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静静共存着,散发着浩瀚神秘的气息。

    “这是什么?”

    张幕嘀咕道,有点看不名词。

    “这是吾的丹田。”

    一个突兀的声音吓了张幕一跳,他警惕无比道:“谁!”

    “吾是谁?这么多年,谁还能记得呢?”

    幽幽的叹息在张幕耳边响起,他顿时跟炸毛一样,往前倒射了出去。

    “呵呵,挺警惕的。”

    张幕的身后出现一个影子,看起来像人,但身材魁梧,面容有些奇特,身穿着红蓝相间的长袍。

    见这怪人没动手,张幕松了一口气,但看不透这人让他很担忧,一时间冷汗都冒出来。

    “你不用怕,吾仅仅是一丝残魂,随时都可能消散,还威胁不到你一个凝聚命魂的存在。”

    怪人摇头道,红蓝的目光带着丝丝欣赏之色。

    张幕看到和湖泊气息相近眼睛,想起这人说的话,顿时一惊:“你难道是……”

    “没错,你想到那个就是吾,或者说是吾的本体。”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出现?”张幕有些骇然,这人竟是武圣,这个遗迹的主人。

    “吾确实是死了,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在阵法维持下没消散的残魂罢了,而你看到的湖泊,则是吾留下来维持阵法的丹田,而你在吾开辟的空间最深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