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7章 诡异
    听到李成玉的话,刘庄风和孙羊华却是有苦说不出,对方消耗大,他们的消耗也不小啊。

    关键是对方可以在压制他们的同时继续出手,这样一来,人数的优势便完全没了。

    银光一闪,张幕又出手了,闪电般来到几人前,围绕着金色墙壁不断攻击。

    每一次攻击,金色古符的光芒就会暗淡一分,里面的三人脸色也就沉了一分。

    “李师弟,退了吧,这人太难缠了。”

    刘庄风刀势一变,转攻为手,便于随时撤退。

    “我让你们走了吗?”张幕冷笑,他跟这几个家伙浪费这么多时间,只是不想轻易暴露实力罢了。

    现在差不多摸清几人的地,他的杀意也不再掩饰,变得**裸的。

    本来,他仅仅是准备教训李成玉一顿,可随后见识到其睚眦必报的模样,便换了打算,这种人不能留着。

    至于其后面有人,他不在乎,完全用另外一个身份动手即可。

    “你什么意思?要跟我们鱼死网破吗?”李成玉羞恼无比,一直来他都是高高在上,什么时候这么憋屈过?

    “鱼死网破?你也配?”张幕冷笑,叶不再有所保留,周身火焰跳出,整个人顿时暴虐起来。

    张幕将异火对着金色墙壁一弹,落在其上时,虽然没立马破开,但却能看到符箓肉眼可见的暗淡,结果很快化为一片飞灰。

    “你……你……”李成玉脸色苍白地看着张幕身上火,竟然有东西这么快破掉他的保命灵符!

    “死吧!”

    张幕冷漠道,火焰化为长蛇,迅速对着李成玉卷去。

    后者急忙一剑斩出,但异火恐怖威力无比,强大的剑气都直接焚为虚无,根本没受到多少影响。

    危机关头,一圈白光从其身上涌出,竟将异火的力量给挡住。

    “还有保命手段,到是挺有钱的嘛。”

    张幕有点意外道,随手一挥,身上的异火涌出,一部分射向刘庄风两人。

    “这火古怪,我们挡不住,快退!”

    刘庄风当机立断,来不及多管李成玉,收刀便极退,不愿被异火缠上。

    可两人刚撤退,虚空突然一紧,两人顿时感受到巨大的阻力,一时慢得像是龟爬。

    呼!

    异火卷了上来,直接将两人吞噬,又是一圈强大白光将火焰给挡住。

    堂堂三人联手没有教训到张幕不说,竟都被逼迫出保命手段,简直是又气又羞。

    “阁下不是超凡七阶!”

    刘庄风反应过来,脸色变得苍白,自己三人竟然想拿下一个王者?

    这不是找死吗?

    他惶恐道:“阁下得饶人处且饶人,我们也没有太多得罪的地方,何必赶尽杀绝。”

    “现在怕了?刚才是谁想教训我?若是我没实力落在你们手中,怕是会生不如死吧?”

    张幕的他让三人浑身发冷,没有任何由于,转身就想跑。

    将念力直接作用在三人身上,异火再将退路一堵,三人神色立马绝望起来。

    “你不能杀我!不然被我的长辈发现,你会死的!”李成异哆嗦道,此刻只能把自己的长辈搬出来。

    张幕直接无视,反而问道:“我只对一件事比较好奇,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还每人一个宝库。”

    “我们只是抓了个女的来享受一下,绝对没有打扰你的意思。”刘庄风急忙道,心中却是无比后悔,自己怎么就色迷心窍,被李成玉坑到这里。

    “女的?”张幕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有点无语地看着三人。

    “我们被困在这快两个月,有些受不了,所以才爪了三个女的过来准备享受一下,哪知会遇到你。”

    刘庄风苦笑道,“阁下当了我们吧,我们手中的女人都可以给你,绝对是上好的炉鼎。”

    他露出一丝期盼,按理说只要是男人,都会有这方面的需求,毕竟没谁轻易做到无欲无求。

    “你们哪儿来的女人?”张幕皱眉,异火的焚烧却是停了下来。

    “落单的,被我们给抓到了。”刘庄风松了一口气,才发现保命的护罩竟只剩下一点。

    他那里敢迟疑,直接将腰间一个袋子取出,对着张幕递过来。

    孙羊华和李成异虽是不情愿,但现在却没有多少选择,只能憋屈又不舍地将人交出。

    暼了袋子一眼,能装活人的,想来是所谓的灵兽袋,里面的空间足够人生存。

    “把她们放出来看看。”

    张幕冷哼道,他看看有没有熟人,没的话就直接动手了。

    三人只能将灵兽袋打开,将里面已昏迷的女人取出。

    还真是女人,都长得很漂亮,特别是李成玉灵兽袋中的女人,让张幕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确实是倾国倾城之貌。

    好在三人他都不认识,便没有多在意,异火一涨,将三人的保命手段破掉,然后在一句句咒骂声中,直接将三人烧成飞灰。

    对于耳边还回响着的惨叫,张幕根本没一点怜悯,这里本就是厮杀场,没什么可留情的。

    将储物戒指和灵兵捡走,张幕看着地上三个女人,懒得多管,他可不想在这待着让别人说自己救的。

    他准备转身,突然脸色一寒,盯着最美的女人,“你醒了?听到了什么?”

    “被你发现了,可惜。”

    女人睁开眼睛,遗憾地说了一句,灵活地从地上跳起来,她似乎被李成玉几人施展手段,暂时无法动用修为。

    “我也觉得可惜,你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张幕脸色一寒,他拥有异火的这具身份暂时不能暴露,最好的办法就是杀掉这女人。

    他手一弹,一团九色异火跳出,对着女人飞去,只要接触到,若没有抵御手段,其肉身立马就会化为飞灰。

    张幕以为能随意料理一个修为被封的人,但在下一刻,就是他都瞪大了眼睛。

    女人身上竟然冒出金色火焰,一口就将异火给吞掉,随后整个人又再次平凡,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你是什么人?”

    张幕忌惮道,连他的异火都能吞噬,这人绝对不简单,怎么可能被李成玉抓住当作发泄的工具?

    “我是什么人?”女人愣了一下,眼中露出茫然,愣了片刻:“我也快忘记了,现在我叫做阿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