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6章 天刀宗
    这一脚还未落下,强大的力量就让地板裂开,白袍青年神色大变,手中出现一张古符,直接激发。

    金光一闪,在千钧一发之际,变化为一道金墙横在身前。

    咚!

    踩在金墙之上,一圈波纹扭动,沉闷的声音传开,金墙变得璀璨无比。

    “什么东西!”

    张幕色变,被一股反震之力推得向后抛去。

    白袍青年抓住机会,捏着古符后退,另外两个人也跑了出来,看到青年狼狈模样,皆是吃了一惊:“李师弟,怎么回事?”

    其中体型壮硕不少,身穿武士服,腰挂长刀的青年神色惊疑不定,什么人竟将李成玉的保命灵符都逼出来了。

    “刘师兄,一个狠茬。”李成玉吞下一颗疗伤灵丹,犹有惧意地看着废弃宝库。

    刘庄风看到李成玉吃下的丹药,嘴角抽了抽,心中又羡慕又嫉妒。

    “他出来了!”旁边的孙羊华提醒道,一堆金鱼眼紧紧盯着张幕。

    见到三人集合,张幕神色依旧平静,缓缓走出,“你们哪个宗门的?”

    从几人的对话和穿着他就能猜出是来自于宗门的人,联邦的人不会有师兄师弟这个称呼。

    刘庄风感到一股压力,对李成玉示了一个眼神,抱拳道:“阁下,我们是天刀宗传人,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哦,原来是刀道第一宗。”张幕神色不变,心中还是比较吃惊的。

    这个世界,不管是宗门还是什么团体,所有势力分为不入流、三流、二流、一流、顶尖、超凡和圣地七个层次。

    他之前遇到过的冷月宫和合欢宗都是顶级势力,而圣火教和这天刀宗便是超凡势力!

    天刀宗更是有刀道第一宗的地位,和皓月基地是一个层次的存在,比他们星辰基地强得多。

    不过,星辰、皓月都是武圣宫下的分支,论到背景,他也没什么好怕的。

    张幕的态度让他们明白,不可能凭借天刀宗的名头吓到对方,只能硬着头皮道:“既然这里是阁下的地盘,那我们不打扰阁下了。”

    说完,他对李成玉摇头,他不想和这人对上。

    “怕什么,我们三人还拿不下他吗?”

    李成玉冷哼,“若是就这么灰溜溜走了,我的脸往哪儿放,我们天刀宗的面子往哪儿放?”

    吃了疗伤丹药的他脸色好了不少,怨毒地看着张幕:“你很有能耐是吧,看你能打几个!”

    “刘师兄、孙师兄,协助我拿下他,等会儿在家祖面前定为你们邀功。”

    李成玉傲然道,浑然不知张幕心中的冷意变为杀意。

    刘庄风和孙羊华对视一眼,都有几分憋屈,想到李成玉的家世,两人不得不拔刀。

    锵!

    瞬间,惊人的锋芒冲天,两人的气势大变,就像两柄出鞘的宝刀,散发斩破眼前一切的霸道。

    张幕眼睛一眯,嘴角浮现笑容,“有意思,你们修的是刀道,我修的是剑道,那就看看谁强一些。”

    他对着地下一踏,背后太极图变化为出,铮铮声,一柄柄太极剑元出现。

    “什么!你修的是剑道!而且达到了气剑之道!”刘庄风惊呼,比看到李成玉用掉保命灵符还有吃惊。

    十八般武器,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刀乃百兵之胆,剑乃百兵之君,都是寻常武者喜欢的兵器。

    兵器代表着攻伐之道,而专门修炼兵器之道的,都分三个层次,御、气、意。

    御指御使兵器,是最低层次的,最多发挥兵器本身的威力,而气指化气为兵,不再借助兵器,因为本身就是兵器。

    而最高深的意之道,更是恐怖神秘,一念便是攻伐,无迹可寻,难以阻挡。

    他们修炼到现在,依旧得依靠灵兵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战力,这人光凭真元便达到了他们的地步,其差距,一下就区别出来。

    李成玉也呆了呆,随即无比嫉妒地看着张幕,他抛弃门内的传承追求剑道,却一直在御剑之道上徘徊,而这个仅凭肉身就逼得他用出保命手段的家伙,竟然在最自傲之处碾压了自己。

    “上吧,让我看看你们的刀道。”

    张幕话落时,剑元便射了出去,太极剑元的锋芒之意,比对面两人强了何止一倍。

    “喝!”

    刘庄风两人一刀斩下,刀气长达百米,对着张幕夹击而来,霸道的力量直接将剑元震碎,继续落下。

    张幕手一抬,一柄同样巨大的剑元凝聚而出,横着挡在两刀前。

    轰!

    刀剑碰撞,各自凌厉的力量互相侵蚀,刀气有灵兵增持,剑元的力量则来自张幕,都各有优缺点,一时僵持着,狂风激荡,不相上下。

    但这结果却是让对方难受,两人联手对付一人,结果居然是平手!

    李成玉脸色冷冽,突然凌空而起,真元全部注入手中灵兵,化为一柄百米剑影对着张幕攻去。

    然而,一个银色拳头直接挡住剑气,随后银光大亮,剑气传出喀嚓一声脆响,竟然又被打得崩断。

    “吃我一拳吧!”

    张幕嗖一声越过家僵持的刀剑,对着刘庄风三人,一拳砸下。

    他的拳头瞬间变大,银色光芒组合为一个超过十丈的巨拳,将三人全部笼罩。

    刘庄风想收刀,却发现一旦退走,剑元就会落下,只能急忙道:“李师弟,帮我们挡一下。”

    李成玉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再次凝聚剑气对拳头斩去,结果依旧是刚接触便崩溃。

    他的修为并不差,但张幕的真元吸收了数枚太罡之气,锋芒之力强得可怕,寻常的真元又如何能抵挡?

    最后一刻,李成玉还是不得不激活保命灵符,生出一道金墙挡住张幕的拳头。

    闷响中,张幕忍不住后退,这金墙坚固得可怕,就是他全力之下依旧打不穿。

    但在一拳下,张幕暼见李成玉手中金符的光芒暗淡不少,不用想就知这古符并不能无限使用。

    “他怎么能一心二用,维持剑元的同时还能打出这么强的攻击!”李成玉看到依旧锋芒的庞大剑元,心中简直难以相信。

    “就算这样又如何,我不信你的真元能一直如此消耗!”

    他咬咬牙,狠厉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