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刚才这么说多好
    这让他变得警惕起来,他吞噬过异火,通过融合异火的悸动,大致能猜出藏丹阁中的也是一种强大的火焰,而且比他的融合异火强大得多。

    他能感受到对方,反过来对方肯定也能感受到他,虽然不确定那火焰什么情况,但多半是有灵智的火焰,很可能会来吞噬他的异火。

    “它似乎出来了,那群王者这么快吗?”

    张幕嘀咕着,感觉在这待不下去了,得赶紧离开这里。

    他刚站起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如何出去。

    他进来时,是被空间传送过来的,离开是不是也要等阵法将自己传送出去?

    “麻烦,到现在都对这圣殿一知半解,短时间内根本找不到办法离开。”

    张幕脸色有些难看得再次坐下,按耐住担忧,继续修炼。

    他目前主要做的是突破念力境界,同时以太罡金丹壮大剑意雏形。

    念力的突破,他不想靠虚值,完全可以靠自己突破,虚值还是留在关键时刻用。

    时间一点点过去,没有多少变化,张幕没被传送出去,也没有多少人来打扰他。

    其他的强者,远远看到就知道这里已被人收刮过,若没有什么理由,基本不会进来。

    张幕难得平静,特别是见那藏丹阁的火焰没来找他麻烦,他更轻松了。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张幕的念力提升到突破边缘,也就是上次试炼返回前的程度。

    不过,边缘紧紧是边缘,距离突破还是差了一丝,这一丝也难得惊人,张幕估计再来一个月也不一定能突破。

    这就是靠自己修炼的困难,相对用虚值的速度,简直跟龟爬一样。

    但这种状态却是大部分修炼者所体会的,也是最贴近现实的,他需要去体会,而不是随意提升到下一个境界。

    张幕不急着突破,但心情还是有些料理起来。

    “一个月了还没有反应,真要自己去找出口吗?”

    他皱眉想着,现实世界中,从自己去星辰基地到现在,已过去了一个多月,对他来说的实际时间更长。

    在华夏大学的课程又耽搁了,而且好久没见萧怜溪,他忍不住颇为思念。

    “希望不要被困在这里。”

    想了一下最糟糕的可能,张幕站起身,准备出去看看,从其他人那儿了解一下最近的情况。

    就在他想要离开时,又突然停下来,目光落在对面的通道中,那里很快出现三道身影。

    这三人都是超凡七阶,全部都是青年模样,为首的身穿雪白长衫,在这森林中格外明显,而后面两人身穿武士服,腰挂长刀,地位要低一些。

    本来这种存在不时会路过,但这次不一样,着三人没有离开,而是径直走向他这边。

    “跑这儿来干什么?什么都没有。”张幕有些奇怪,目光落在三人的脸上,发觉对方的笑容有些怪异。

    “算了,来就来吧,我也要离开这里了。”

    张幕不在意地收回目光,这里有三个宝库,总不可能三人一下就选中他这个吧。

    然而,很快他嘴角就抽了抽,三人居然直接分开,一人一个空荡的宝库。

    他现在有点尴尬了,主动离开显得太软弱,不走的话就得动手了。

    “咦?这废弃宝库这么还有保护手段?”

    身穿雪白长袍的青年选择了他所在的空荡宝库,走到门口时被一股力量挡住,他先惊讶道,随即露出冷意:“里面的人滚出来吧,这里本少要了。”

    本来在思考如何解决的张幕神色一寒,现在有人帮他选择了!

    “不说话吗?”

    白袍青年倒也丰神俊朗,可惜眉毛细长,让其气质有些阴狠,见里面的人没动静,他脸露不耐烦,直接拔出腰间的上等灵剑,真元涌入,剑光一闪,门口的手段便被轻易破除。

    看到坐在地上不动的张幕,白袍青年讥笑一声,“再给你说一次,这里本少占了,你立马滚蛋!”

    张幕面无表情,似乎没听到一般,反而疑惑道:“我很好奇,这里不过是被搜刮过的宝库,你过来是想干什么?”

    “本少的事需要告诉你?滚不滚?不滚本少帮你!”

    白袍少年冷哼一声,手中灵剑光芒大放,抬起来便对着张幕一剑斩来。

    灵剑气势凌厉,散发的剑光不大,却有破开一切的感觉,就是张幕超越的极品灵体的肉身都察觉到冷冽感。

    但,也仅仅是冷冽的感觉了,张幕平静地抬起手掌,皮肤瞬间弥漫璀璨的银色光芒,让他的手宛若神金一般。

    当!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白袍青年有些呆滞地看着张幕的手,此刻正接着他灵冰发出的剑光,而且毫发无损。

    “你!”

    白袍青年想说什么,张幕根本没理会,手掌一用力,剑光被捏得粉碎,轻轻一弹,一道流光射出。

    青年慌忙将剑身一变,叮的一声,整个人被震退出去,灵剑都差点脱手而出。

    “好强的肉身!”

    白袍青年踉跄两步站稳,神色变得无比忌惮,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同阶的肉身如此强的,比他认识的几个都要强!

    他脸色变了变,之前的狂傲散去,挤出一丝笑容:“不好意思,既然阁下占了这个宝库,我便换一个吧。”

    “如果你刚才这么说多好呢?”

    张幕遗憾地摇头,在白袍青年难看起来的脸色中,轰一声冲到其面前,银色神金般的手掌当头拍下。

    当!

    白袍青年确实有狂妄的资本,在张幕如此迅捷的攻击下居然还能反应过来,但反应很快不代表能挡住。

    张幕手掌上蕴含的强大爆发,震得白袍青年虎口流血,护体真元浮现一圈圈涟漪,整个人再次不受控制到飞出去。

    他眼前银光一闪,银色的拳头瞬间变大,嘭一声砸在他护体真元上,噗一声打破,落在他的胸口上。

    咔嚓几声,其肋骨当场断裂,若不是一股真元及时涌出护住内脏,怕是五脏六腑都要被震为肉泥。

    鲜血狂吐不止,白袍青年破布般在地上滚出去,败得无比彻底。

    但这还没有结束,张幕也不会结束,他一步踏出,追上白袍青年,对着其胸口一脚踩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