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9章 杀韩枫
    这就是不均衡发展的弊端,也是他最近提升太快带来的潜在问题。

    “若突破到超凡八阶,念力也提升到高等,对肉身的压力将大大增加,极品灵体能承受30000点的高等念力吗?”

    张幕心中暗暗问着,定下了一个底线,一旦**承受不住,必须停止念力再提升。

    感受了一下,此刻综合实力已从7星斗尊提升到9星,再提升就是半步斗圣了。

    “张幕,你气息怎么突然变强这么多?”

    药老跳了出来,惊疑不定地看着张幕,满脸见鬼一样。

    “说了你也不懂,明天我准备去杀你那徒弟,做好心理准备,别激动得死掉。”

    张幕撇撇嘴,手掌一翻,青莲地心火冒出,开始炼制一种叫斗皇丹的六品丹药,这丹药很复杂,很有挑战性。

    药老被张幕说的话弄得心绪起伏不定,又看到张幕要炼制的丹药,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你也太好高骛远了吧,这丹药就是七品炼丹师都不一定能炼制成功,你这完全是浪费药材。”

    “那你就多指点一下,毕竟明天我可要去帮你报仇。”张幕没有停止,他念力提升了,对细节把控度也将提升,准备冲击一下七品。

    “真不知道你这么急干什么?”

    药老无奈地摇头,张幕凭借本身境界,不到半年时间就从一个什么都不会的新手成长到六品炼药师,速度之快,就是换成他来都没把握,没想到还嫌不够,还没稳固就向下一品发起冲击。

    嘴上虽是不太赞同,药老实际行动上还是不时纠正张幕的问题,他也说不清自己的心思,是爱才?还是想看看张幕能提升多快?

    这次,炼制的时间很长,固然张幕有让药老都羡慕无比的一项能力:可一心多用,一个人抵得上九个同阶炼药师同心合作。

    但这斗皇丹炼制过程复杂,就是他全盛时来炼制都要数天,张幕就算一心多用,也很难几个时辰就完成。

    直到半天时间过去,原本平静的天空忽然一荡,狂风呼啸而起,附近数里的天象都受到影响。

    一颗灵光璀璨的丹药在这一刻诞生,强烈的能量波动扩散,惊动了宫殿周围的蛇人族。

    斗皇丹成了!

    张幕心情很不错,同时心中感叹,只是一种异火就有不小的助益,那吞掉十种异火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随手将斗皇丹甩给等在一边的美杜莎,“今后派人去多收集一些药材,我将大量炼药。”

    “是,主人。”美杜莎这次没一点抗拒,张幕炼的丹药不少都给了她们蛇人族,蕴含的好处不可想象。

    “我离开一段时间,照顾好白仙儿两人。”

    张幕顿了一下,将丹鼎收好,转眼就破空离开,向他的目标飞去。

    高空中,药老复杂道:“你真要去杀老夫那孽徒?”

    “难道我会跟你开玩笑?”张幕撇撇嘴,“你不会舍不得吧?”

    “怎么可能?老夫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药老语气激动,带着痛苦和恨意。

    他为了培养韩枫,付出太多的心血,甚至放弃了不少东西,然而换来的却只是背叛,何等可笑,可悲!

    “既然这样,那等会儿他的命就交给你来处理吧,我只要海心焰。”

    张幕脸色动了动,这段时间药老对他指点不少,因此他还是比较同情的,希望其能畅快地报仇。

    黑角域,距离塔戈尔沙漠还是比较远,张幕花了大半天才赶到目的地,对于这片大地的混乱看都没多看,眸中蓝光一亮,念力疯狂横扫开去。

    混乱的黑角域某处僻精阁楼上,一名青衫上绣着枫叶的男子吃惊地睁开眼睛,瞳孔缩得像针尖。

    他目光骇然地看向天空,有些不信道:“好强的灵魂力,到底是谁来了!”

    眉头紧紧皱在一起,他感觉自己的灵魂力和刚刚虚空中一闪而过的灵魂力简直是天差地别,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

    他有些不安地站起来,焦躁地在阁楼上走动,正想派人去探查一下时,心底生出一丝危机,不假思索射了出去。

    轰!

    十多丈高大精美的阁楼就像纸糊的,在一股无形力量中化为粉碎,似乎有一只大手,一下将之捏碎。

    韩枫闷哼着,吐血落在地上,回头看见全部化为碎末,不剩下一点阁楼痕迹的场景,浑身冷汗直冒。

    这得多强大的力量,才能将一栋十多层高的坚固阁楼瞬间全部碎掉!

    而且直到此刻,他都没感应到暗中出手的存在位于何处!

    冷汗打湿了他的后背,没有任何迟疑,一头扎进虚空,浑身天蓝色火焰弥漫,准备先逃走太多。

    他前脚刚动,虚空裂开,就像一面镜子被人打破,一只银色的手掌对着他当头盖下。

    附近的空间都快要凝固,手掌瞬间就打在他的胸口,保护其身体的海心焰直接被打得崩溃。

    手掌毅然落下,咔嚓!韩枫脸色不正常一红,接着血色全部褪去,口中狂喷血,整个人被拍在地上。

    大地剧烈一镇,轰隆一声,泥土被砸出一个二十多米,两丈深的大坑,中心处韩枫胸口凹陷,一个手掌快将其半边身体打成肉酱。

    其五脏六腑,在张幕的一掌下,已是全部粉碎,若不是海心焰将其生命力维持着,韩枫怕是早就见了阎王。

    见韩枫眼中不仅仅是愤怒、恐惧,还有浓烈的疑惑,张幕拍拍手掌,“老头,出来见见你的徒弟吧,不然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他的话让韩枫嘴角的血流得更快,眼神变得慌张,显然是做了亏心事。

    “唉……”

    一声疲惫的叹息声响起,药老的灵魂从戒指中跳出,俯视着宛若死狗的徒儿,神色很复杂。

    “孽徒,可还记得为师?”药老冷笑一声,“你可曾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绝望中看不到一点希望?”

    韩枫想开口,吐出的却全部是血,他身上蓝色火焰剧烈跳动,可见其心中无法平静。

    “老头,别叙旧了,快点解决,免得徒生变故。”

    张幕紫巴掌挥出,将韩枫妄图挣扎的力量震散,不耐烦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