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不如人意
    小医仙心中一颤,没有在意张幕说话的内容,耳边只有张幕的称呼,仙儿……仙儿,好亲近的名字啊,就像当年……

    一些苦涩的回忆让她眼眶有些发红,看着眼前目光平静如水的眸子,她心中一暖。

    以后,我就叫白仙儿吧,希望这个人真的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白仙儿心中无法平静,有些期盼地看着张幕。

    “以后你修炼我给你的功法,在前期应该就能控制毒气,只要按部就班来,就不会出现毒气反噬的问题。”

    张幕抬起手,一指点在白仙儿洁白的额头,一部临时创造的基础功法涌入其脑海。

    这部功法是结合武道和厄难毒体的特点所创造的,可以在这个世界修炼,只是目前只有斗者境界的部分,后续的还需要他一些时间弥补才行。

    “多……谢老师。”

    白仙儿迟疑着说出谢意,开始慢慢接受了这个突然闯进她生活的男人。

    “嗯,今晚你先修炼给你的功法,有疑惑随时问我。”

    张幕说完,走到一处崖壁处,手掌轻轻按上去,整个山体微微一震,然后以他手掌为中心,附近半丈内的山崖化为粉碎,就像流沙一样冲了出来。

    一个精致、外状如门、深过一丈的空间出现,接着他走进去,数步后又对着右边一按,山体依旧震,哗啦啦的声音中,一堆碎石被一股力量带出来,落在门口铺垫出一条路。

    张幕按照类似的方法,在山体内开出三室一厅后才停下,对着有点呆滞的白仙儿道:“愣着干什么,右边的房间是你的。”

    白仙儿傻傻地走进,看着里面宽阔的空间,忍不住伸出雪白的玉手摸了摸整齐光滑的石壁,神色震撼,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没法相信这是一个人几下就完成的杰作。

    “老师,你怎么做到的?”白仙儿眼中露出光芒,对她来说,这就像是仙人的手段。

    “将力量透入山体内,直接将其震碎即可,不过这需要很精准的掌控力,你若能做到这个地步,你的厄难毒体基本没问题了,并将会全部被你所掌控。”

    张幕解释道,这里面有绵掌的手法,有精细的掌控力,有强大的力量,三者缺一不可,也确实是掌控厄难毒体的基本原理。

    白仙儿若有所思,一直紧绷的娇躯放松下来,她见张幕并不是难以相处的人,便趁机问了张幕给她的功法中的一些不解之处。

    张幕也不急,一一解答后,见其顺利入门时,才转而忙自己的事。

    他在石门上留下一道手段,暂时离开石洞来到附近的山脉中,念力全部散开,开始寻找各种可用的药材。

    魔兽山脉不是人类的地盘,又非常危险,因此自然生长的草药多不胜数,加上这里又是深处区域,珍贵草药随处可见,几种丹方所需药材很容易就得到满足。

    采集了两个多时辰,张幕才满意而归,此刻已是半夜,天上一轮明月当空,撒落着清冷皎洁的月光。

    他回到白天开辟的石洞外,意外看到一个身影正等在门口,洁白的月光之下,清冷中带着孤寂。

    “我留下的手段就是七阶魔兽都别想攻破,你不必担心安全问题。”

    人影一闪,张幕落在门口,打破了原本静谧的气氛。

    “老师,我有点害怕。”白仙儿面容显得有些柔弱,娇小的身体蜷缩着,让人忍不住生出心疼。

    “记住,心境的强大比修为更重要!”

    虽是这么说,张幕眼中还是露出一抹温和,几步走到门前,对着里面的厅室一挥,灼热的力量释放,化为一团火光飞出。

    转眼,一缕火焰悬浮在半空中,散发着温暖的力量,将整个空间照亮。

    “这样就没那么单调了。”

    张幕对着白仙儿笑了笑,手再一挥,一地的珍贵药材出现。

    白仙儿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眼睛发光地看着地上的药材,这里面随便一种都是她平时难以接触的高级乃至顶级药材,而且多达百种,看得她眼花缭乱。

    “这些都认识吧?”

    “认识。”

    “那你就将之分类整理,顺便熟悉一下药材。”

    张幕取出一个丹鼎,手指一弹,火焰燃烧起来,开始炼制一种五品好高阶的丹药。

    九缕火焰就像有生命一般,一口将药材吞下,滋滋的声音中,最精粹的部分缓缓被炼出,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带着别样的美感。

    “他还是炼药师!”

    白仙儿美眸眨动,目光很复杂,她也想要成为一名高贵的炼药师,奈何厄难毒体让她根本没有机会,连成为医师都没那么容易。

    她只能成为一名毒师,一种让人害怕的存在。

    “与其多愁善感,不如努力修炼,去改变眼前的一切,你说呢?”

    张幕看了白仙儿一眼,开始将淬炼出的药液融合,药鼎中顿时变化无常。

    白仙儿看着张幕有些削瘦的背影,眼中的复杂渐渐散去,就像乌云离开后的天空,纯净中带着坚定。

    她低头快速将药材分类摆好,然后对着张幕一礼,转身回到右边房间,全心修炼张幕的功法。

    或许是心态改变,这次一修炼她便有了感觉,往日体内一直桀骜不驯的毒气一点点温和下来,被她一点点按照特定的方式收纳到丹田中。

    一夜过去,晨光熹微,只有些许透过门口散落进来,落在她的脸上,映出雪白中的丝丝红润。

    “体内乱串的毒气少了许多,还真是高明的功法,他……到底是什么人?”

    白仙儿看向厅堂方向,隔着一面墙壁,她隐隐看到一个永远看不到清楚的背影。

    她了解过不少的资料,不管是在哪儿,她得到的结论都是在斗气大陆之上,厄难毒体无解,只会一步步走向毁灭。

    但一切都被这个男人解决了,他似乎无所不能,宛若仙神。

    她哪里知道,张幕有不少世界的修炼精华,只是换了一个新的角度,自然能很轻易地解决她的问题。

    “过来吃点东西,等会儿我会出去一趟取个东西,你独自留下继续修炼吧。”

    这时,张幕的声音传了过来。

    一晚上的炼制,丹药品质依旧很不如人意,这让张幕不得不提前去夺取异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