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新徒白仙儿
    药老在震惊之余还有些不解,张幕的一切行为都算是个地地道道的新手,为何对细节的掌控力如此惊人,就是相距他也差不了多少。

    “你的实力很古怪,能说说什么原因吗?”

    忍不住,药老开口问道。

    “想知道的话,多多指点我,让我早点成为七品制药师,到时再告诉你。”

    张幕嘴角带着一丝弧度,他目前的实力大部分都来自于念力,换成这个世界的说法,也就是他的灵魂力很强,甚至药老还强一分!

    这就是他实际炼药时能快速成功的原因之一,药老受困于这个世界的局限,自然不太清楚。

    “不想说就算了。”药老很是不满地更哼了一声,不过在回到戒指前,还是提醒道:“淬炼药液时不必针对整个药材,从药性浓郁处下手即可,另外融合时注意先后顺序和属性相生相克。”

    说完,药老就安静下来。张幕嘴角的笑容多了一些,这老头,挺有趣的。

    他挥手将药鼎里的残渣震掉,取出药材就要继续时,却又是停了下来,眸中冷光一闪,暗淡光芒下的人影缓缓散去,消失在山洞中。

    山洞外一个正想靠近的黑影感应到什么,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倒射出去。

    “既然来了,何必急着离开呢?”

    一个带着冰冷之意的声音,诡异地出现在他身后,黑影心神大变,明白对方绝对不简单,当即不留任何余力,转身一掌拍出,黑色的斗气从其身上汹涌冲出,轰然对着一处虚空打去。

    “反应不错。”

    暗中的声音评价道,随即滔天的黑色斗气前,张幕的身影浮现,他平静看着足以打爆以名斗皇的力量,只是张开嘴巴,然后,轻轻一吹。

    呼!

    狂风呼啸,一股强大的气浪从张幕口中喷出,迎面碰上黑影的斗气,竟是轻易将之压下,转眼间黑色斗气便支零破碎,在黑影不敢相信的目光中,撞在其身上。

    “什么古怪的斗技!”黑影骇然道,痛苦地哼了一声,被撞得不断倒退。

    轰!

    碰撞的余波扩散,草木粉碎,泥土塌陷,不断向远处肆虐。

    “破坏力提升不少。”

    张幕眉头一皱,不想把动静搞得太大,伸出手对着大地一握,一个无形的大手出现,将所有狂暴的力量包裹,接着天地一静,直接被更强的力量生生隔离控制在小小的空间,无法再影响到周围。

    原本就对张幕忌惮的黑影看到这场面,哪里不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手,正想要逃跑,却感觉虚空一紧,整个人都被禁锢在原地。

    “封锁虚空!你是斗尊强者!”

    黑影骇然道,声音带着颤抖,心中无比后悔过来探。

    张幕没有回答,他对空间还不太熟悉,此刻用的乃是念力,效果和所谓的空间封锁有些相似。

    见张幕不说话,黑影整个人像堕入冰窟,以外张幕要杀他,急忙道:“前辈,在下并无任何恶意,还请手下留情。”

    他没对张幕年轻的面目有任何轻视,斗气大陆上,只有实力高低,没有年龄大小,况且张幕实际可能远比他大,只是保持着年轻容颜罢了。

    “说吧,你叫什么?”张幕淡漠道,这家伙鬼鬼祟祟让他很不喜,但其斗皇的实力,让他隐隐猜到是哪方的人。

    “在下凌影,只是古族一介仆人。”凌影不得不把古族摆出来,强者杀弱者,不需要什么理由,况且他的动机本就不太友好,他怕张幕杀了他。

    张幕心中暗道果然如此,眼中却是冷了一些,“你觉得是古族的人,我就不敢杀你?”

    恐怖的威压下,凌影浑身冷汗直冒,他无比惶恐道:“不敢!”

    他有些哀求道:“在下真的没有恶意,前来只是想看看阁下是何人罢了。”

    凌影想要解释,他是奉小姐之命,前来查探让萧炎忽然变化的神秘人,岂能想到张幕如此强大,远远超出他的预料。

    “你到是没说谎话。”张幕略微点头,这凌影应该是萧熏儿派来的,萧炎的这童养媳还真是护犊子呢。

    不由笑了笑,张幕恐怖的气势烟消云散,凌影却是不好动弹,忐忑地看着张幕,特别是其脸上的笑容,让他有些毛骨悚然。

    “有些事发生了,就没有回转的余地,想活着离开,把身上的纳戒留下,就当买下自己的小命。”

    张幕暼了一眼,明摆着要抢东西,凌影还要满心欢喜,不得不给。

    “多谢前辈手下留情。”

    凌影哪儿敢犹豫,宝贝没了还能寻找,命没了就真的一切成空,他恭敬地将纳戒取出,弓身将之递出。

    张幕随手将之手下,身影散去,只有一巨句话留下:“回去告诉你的小姐,他的小男人是我的徒弟,就没必要护着了。”

    凌影身体一僵,这话话比得知张幕乃斗尊还让他震惊,这个神秘人似乎知道的不少!

    他怀着波涛汹涌的心绪来到某处,安静的房间中,暗淡的光影朦胧中,一个穿着紫衣长裙的少女正静静坐着,手中捧着一卷古书,稚嫩的小脸已有倾城倾国之貌,气质清冷脱俗,让人不忍打扰。

    “你回来了,情况如何?”

    萧熏儿纤长的手指缓缓合上古书,抬头看来,一对秋水般的眸子带着高贵之意。

    凌影脸上露出苦涩,嘭一声跪在地上:“小姐,属下无能,不止没能成功探查,还差点丢了小命。”

    他心中无比羞愧,若不是要将张幕的情况传回来,他真的没有见面前来面对萧熏儿。

    “怎么回事?”萧熏儿柳眉立了起来,明白事情有了变化。

    “小姐,那个神秘人乃是斗尊,一……一口气将让属下无法抵抗,没一个回合便被擒下。”

    “什么!”萧熏儿也惊地站起来,美眸一阵变换,“这个偏僻之地怎会有斗尊级强者,那可是大陆一流的强者,除去不出世的斗圣外,便算是最巅峰的层次了!”

    “不过,他并没有杀你。”萧熏儿心思聪慧,看出了一些东西,“他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

    听了凌影的话,萧熏儿俏脸一红,为萧炎感到开心,更对张幕忌惮无比。

    “以后不要去了,这种存在还不是我们能得罪的,除非爹爹他们过来。”

    萧熏儿凝重说道,心中对张幕既好奇又畏惧。

    她现在还无法调动斗尊强者,对张幕也一无所知,聪明的她知道此时只能低调观察,只要萧炎没事,她反而会感激那个神秘存在。

    只是,她有点担忧,喃喃道:“他的目的真的只是教徒吗?还是他有着和我一样目的?”

    想到这里,她脸色一白,神色不由变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