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 肉身接灵兵
    九人狼狈落在数十丈外,脸色难看无比,没想到合力都不是张幕对手,这个赤雷组织的新首领怎么如此强大。

    “再不出来,我就把他们全杀了!”

    张幕周身出现一百零八道剑气,空气被切割得哗哗作响,吓得九人脸色一白。

    这个时候他们如何看不出张幕的实力超越了超凡六阶,他们哪里是对手。

    忽然,天上的雨水一静,似乎在刹那停止下落,远处一栋大楼轰然破碎,一道血红刀光破空斩来。

    张幕眼睛一眯,手掌一抬一推,虚空扭动,巨大的黑白身影浮现,凝聚出一道掌印打出。

    轰!

    刀气和掌印碰撞,同时粉碎,方圆百丈内化为真空,狂风荡开,将地上的雨水都清空。

    嗖。

    一个血色影子落在百米外,光头血袍,气势汹汹,手中一柄修长大刀像是被鲜血浸泡,弥漫着浓郁的血光。

    血煞出来了。

    “赤雷居然在死前能收你这么个弟子,也不知走了什么狗运气。”

    血煞看着张幕,带着一丝顽赞赏,三分嫉妒,七分杀意道。

    “你能突破到超凡七阶,应该不是狗运气。”张幕意味深长道,这光头上次还是超凡六阶巅峰,没想到这么快就突破了。

    “小子,我不得不说,你很有胆量,可纵然你能像死去的赤雷一样越阶而战,境界就是境界,不是那么好越的。”

    血煞狞笑一声,一刀劈出,血红刀影如涛如浪,刹那间,便笼罩张幕的所有退路。

    但在浪涛中,太极光芒浮现,然后剧烈炸开,将刀浪破坏得支零破碎,无法形成压倒之势。

    “八卦掌!”

    一声低喝,太极之外,八卦图忽然浮现,天地山川,风火雷泽,刹那在浪涛中生出,张幕的身影变化多端,瞬间打出无数掌。

    “什么!”

    血煞惊呼,当一声被张幕打中十多掌,连手中灵并都扭曲,被震得倒退不止,每一步都将地面踏出一个大坑。

    “好强的肉身。”血煞倒吸凉气,手中血煞灵刀铮铮颤个不停,虎口崩裂开来,鲜血溅射而出,让灵刀更加鲜艳。

    刚才,他差点都握不住刀,心中对张幕也变得忌惮无比。

    哗啦啦,天空中的雨滴再次落下,将原本的真空填满,让附近的寒意越发惊人。

    “血煞帮主,害死我师傅,你来偿命吧。”

    张幕说完,咻的一声,破空冲近,掌影漫天飞舞,不给血煞一点喘息机会。

    当当当!

    他肉掌接灵兵,掌心太极光芒摧残,肉身散发刺目的银色光芒,根本于惧灵兵的锋芒,反而因为出手速度太快,将血煞打得只能防守。

    原本该让张幕体会惊涛骇浪的血煞反而被压得透不过气,虎口被震得鲜血淋漓,若不是强行靠修为握住兵器,怕是要被打得兵器都保不住。

    躲在远处的血煞帮高层目瞪口呆看着不可一世的张幕,他们有点反应不过来,本来实力更进一步的帮主居然不是对手!

    噗噗!

    没多久,血煞吐血,身上凶悍之气兔起,血刀光芒大放,实力又提升一分。

    他强张幕更强,银孚身的威力全部被催动,一掌拍下,一栋建筑全部碎成砸砸,一脚踩落,地上炸出数十米的巨坑。

    数十个回合,方圆数百米都没有一个完好的建筑能保存下来,全部毁于交手之中。

    “住手,我认输!”血煞见张幕依旧气势如虹,不得不退缩了。

    张幕讥笑:“我要杀你,何来认输之说?”

    “你敢!这里是基地市内,禁止杀人,包括超凡者,你是眼触犯法律吗?”

    血煞有点慌乱道,刚开始他该不以为意,现在却不敢那么想了,因为张幕有杀他的实力!

    “先把你打晕,拉出去杀!”张幕无所谓道,一般的规则已无法制约超凡者,完全可以擦边进行,

    血煞欲哭无泪,这家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平日里和其他势力争斗,势力首领很少出手,像张幕这种不怕死只身闯总部的,几乎是没有。

    “你要败了!”

    陡然张幕的黑发飞扬起,杀气涌出,一股刚猛的力量打出,足踏太极图,身绕八卦意,转眼在天上地下挪动,打出上百掌。

    血煞急忙刀光劈斩,奈何四面八方都是攻击,防不胜防,挡不住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全部打在他的本体之上。

    轰隆!

    大地一颤,泥土溃散,以血煞位中心,周围泥土全部被打没,血煞站在坑底,身体一软,浑身血流如柱,倒在地上怕不起来。

    嘭!

    一只脚落在他身上,将其踩得又深入几分,胸口骨骼噼里啪啦爆炸,全部被张幕震碎。

    张幕脚下黑白丝线生出,有灵性地钻入血煞的体内,结为一个个锁链,将其修为全部封印起来。

    “你不能杀我!”

    血煞嘴里不断冒出血液,无法动用已丝力量,心胸生出恐慌,硬着头皮道。

    张幕没理会,转身看着其他人,“想走?问过我没有?”

    本来见势不妙在后退的人全部展开极限速度,分散向不同方向逃走。

    张幕身影鬼魅般闪烁消失,下一刻已拦在一名高层面前,手掌闪电般在对方胸口,噗的一声响,脸色苍白滚落在远出。

    其他人本就受伤,现在没一个猛借助张幕一掌,几声闷响后,步入血煞的后尘。

    大手一挥,十人被甩在一起。看着地上的人,张幕面带冷意:“现在,我你们一件事,当初是如何害死我师傅赤雷的?”

    见没人回答,张幕手指一点,噗的一声,一人眉心出现血洞,被当场解决掉。

    “你们是宁愿守着秘密死还是说出来?”张幕冷漠道,他要搞清楚师傅赤雷死的阴谋,把仇人找出来。

    “别信他,即便你们说了,他也可以出尔反尔杀掉你们。”血煞呸了一句,不想张幕如愿。

    “你废话太多,等下收拾你。”张幕一脚踏下,将血煞整个人踩进泥土中。

    他拍拍手,看着剩下的八人:“这下安静了,把你们知道的都说出来,兴许能换一条小命。”

    “是血煞安排的,跟我们没关系。”第一个终于忍不住开口,直接将锅往血煞身上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