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0章 赤雷之死
    他剩下不到8万虚值,先花费3万兑换更高级别的宇宙之脑修炼法,再将遁地神通提升到中级,几乎所剩无几。

    这番提升后,他的真实战斗力达到超凡八阶,即便是武道王者出手,他也有把握逃走。

    不过灵念是他最后的底牌,他依旧只是个能越阶而战的超凡六阶大宗师,表现出的仍然是武道修为。

    “下一步得将精神修炼之法融入天武神典,最好能精气神同时修炼。”

    张幕觉得单独修炼武道和精神力有点浪费时间,开始将精神修炼之法和武道修炼融合,像模拟修炼法那样可同步提升,互相促进。

    这一步是一个大的突破,涉及的知识更多,好在他的悟性由推演级提升到大推演级,推演能力提升数倍,有能力完成这个融合。

    有萧怜溪在身边,哪儿都是家,所以在这个放假的月份,张幕和萧怜溪便待在学校,除去偶尔的休息玩耍,大多数时间还是在修炼。

    他也保持和诸葛旭的联系,让手下的组织顺利在华夏城站稳脚跟,成为他暗中的一个后手。

    本来他以为这个月会平静过去,结果在一月下旬的时候,从西南第三基地传来一个消息,让他再也没法待下去。

    老师赤雷死了!

    最初听到这个消息,他蒙了,甚至有些不信,但看到战术手表投影中的赤霓裳红肿眼睛,满脸哀伤时,他不得不接受这个沉重的现实。

    “张幕,快回来帮帮我。”

    耳边响起赤霓裳无助的声音,张幕无比郑重道:“我马上回来!”

    他蹭一下站起身来,眼中带着悲痛,赤雷是他诚心认可的第一个老师,一直是在付出,还没等到他的回报,就如此突然地离去。

    再次打开战术手表,联系上诸葛旭,张幕沉声道:“帮我调查师傅的具体死因,我不相信是简单战死的。”

    诸葛旭点头:“我已着手调查,由于涉及的层次比较高,需要一些时间。”

    “麻烦你了。”

    张幕郑重道,暗中的幕是他另外一个眼睛,能做到他一人难以做到的事。

    他查了一下,官方消息是说赤雷死于异兽将领之手,但这段时间并不是战争期间,赤雷怎么可能无故跑出去跟异兽死战?

    他不管着里面有没有猫腻,也要将之查得水落石出,若没有问题,他会找异兽报仇,如果有问题,他会让某些人付出代价!

    “幕,我跟你回去吧,霓裳姐需要人陪着。”萧怜溪走过来抱着张幕,关切道。

    “嗯。”张幕没有拒绝,萧怜溪说的没错,女人需要女人照顾,他一个男人去安慰也不知道说什么。

    两人连夜乘坐城间客运战机,在傍晚回到蜀川第三基地市,这里算是他们的共同故乡。

    赏金组织赤雷的总部,气氛凝重无比,白布飘扬,灵堂之中,一具水晶棺材停放,周围放着一排排花圈。

    即使是千年过去,华夏对死人的纪念方式依旧没有多少变化,从这灵堂就可看出。

    灵堂前,赤霓裳披麻戴孝,跪在棺材前,其他赤雷组织高层也都在,满脸的阴云之色。

    张幕周身光芒变化,化为一身白色的丧服,这才踏入灵堂。

    他复杂地看着水晶棺材,里面躺着的人不过才两个月不见,没想到再也见不到了。

    念头散开,灵堂附近全部是赤雷组织的人,棺材之中,赤雷静静躺着,伤痕累累,腹部有一个血洞,心脏消失不见。

    心脏是致命伤,让这位堪比超凡七阶的强者死去。

    张幕心中生出无尽愤怒,这种狠辣手段,确实是出自异类之手,那些畜生最喜欢啖掉敌人的心脏。

    “张幕。”

    跪在灵堂前的赤霓裳看到父亲唯一的徒弟,忍不住又哭了出来,伤心欲绝。

    母亲早亡,她只有父亲一个亲人,现在连父亲也走了,似乎整个世界都要崩塌。

    张幕暗叹,没有说话,沉默着走上前将之抱住,这个时候的赤霓裳是脆弱的,她需要一个肩膀,一个发泄悲伤的肩膀。

    “哼!”

    一声冷哼忽然响起,门外走进一个青年,面容英俊,身材高大,一头银色短发干练精神,不过却满怀敌意地看着张幕,眼中弥漫出丝丝嫉妒。

    赤霓裳知道自己有些失态,满怀歉意地看了萧怜溪一眼,擦去脸上的泪水,声音带着疲惫,“张幕,谢谢你回来。”

    “我是师傅的弟子,回来是我的本分。”张幕摇头,随即看着刚进来的青年,“他是?”

    “我是赤雷的副首领惊雷,到是你我可是认识,运气不错的小子。”

    惊雷意味深长道,语气中带着酸意,在他看来,张幕走了狗屁运气,被赤雷看重收为徒弟,借助赤雷的宝贝,结果一飞冲天。

    这种人,他是不屑的,没有经历血与火的历练,不该享受那么多东西。

    想到这里,他有些恼怒,因为赤雷立下的遗书中,不是确定他为下任首领,而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他不服气!他嫉妒,他觉得不公平!

    张幕没弄明白这惊雷对他的敌意来自何处,淡淡道:“你好,师傅的丧礼要多麻烦你了。”

    “当然是我来办,这里没你什么事,回去待着吧。”惊雷冷笑,打心眼里看不起张幕。

    “惊雷,你说什么呢?”赤霓裳脸色一变,她现在怎么看不出惊雷对张幕有意见。

    “霓裳,我说的话有问题吗?他又不是赤雷的人,也不懂丧礼,留下本来就没什么用。”惊雷理所应当道。

    “你!”赤霓裳察觉到一点不对,赫然想起父亲的遗嘱来。

    “我很好奇,你为何对我如此不满,之前我们根本没见过吧?”张幕转身看着惊雷,超凡六阶的实力,对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威胁。

    “你本来就没什么用。”惊雷不好多说,他不想承认那个遗嘱,赤雷跟这个人没一点关系,怎么能让其当首领。

    “哦,你觉得什么才叫有用?”张幕嘴角微微弥漫冷意,一股凌厉气息向惊雷压去。

    原本得意的惊雷耳边似乎听到剑鸣,像是万剑临身,张幕恐怖的气息压得他身体都僵硬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