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6章 修炼银孚身
    银孚身是将肉身力量凝聚于皮肉中,但不会表露出来,张幕做的就是帮助他将混乱的力量梳理,让他有机会将之重新掌控。

    明显的效果让谷长斐对张幕的信心倍增,之前的一些不情愿也尽数散去。

    只要能解决身体问题,他愿意付出一切,包括所谓的良知。

    这是他曾经的想法,现在有更便宜的解决之法,他自然更倾向于选择对张幕所付出的代价。

    没谁愿意当狗,没谁喜欢将良心抛弃,除非他本身就不在意。

    张幕结束了今天的治疗,又想起一事,随口问道:“这学校里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天才?”

    “你就是天才,值得你注意的就天罡班那几个变态。”

    “详细说说。”张幕来了兴趣,他对地煞班有不少了解,天罡班却很神秘,没到那个层次很难接触到。

    “慕容央、上官磊、风轻雪、卢荡、叶云江、周之道六人,这几人不是上等就是极品灵体血脉,家学渊源,都有过战胜超凡七阶的战绩,乃是下一届星辰天才基地的种子选手。”

    “当然,其他排在前面的天才也不容小觑,毕竟天才不能以常理度之,保不准哪天来个爆发,后来居上。”

    张幕若有所思地离开,心中将六人记住,同时生出比较之心,自己有虚罗之门在,怎能落后于他人。

    看着天上明亮的圆月,张幕将琐事放在脑后,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忽然有些想萧怜溪了。

    “一千年了,这里的人都失去了很多传统,谁能明白这一轮明月的诸多含义呢?”

    张幕微微一叹,加快了脚步,很快回到住房,打开门的刹那,伊人回眸一笑,他的心都醉了。

    “回来啦,我去做饭。”萧怜溪温柔道,她想让张幕有家的感觉,即便不用吃饭,她也要烹饪出美味让张幕品尝。

    “一起吧。”张幕将门关上,就像一个普通人,陪着心爱的女人一起做饭。

    新的一天到来,张幕和萧怜溪相依着在中途分开,他要继续去挑战,萧怜溪也要开始他药剂大师的学习和练习。

    受到谷长斐的提醒,张幕暂时避开天罡班,盯上普通班的同阶高手,并根据学分多少从后面一个个向前挑战。

    这么一来,挑战的难度降低,而速度大大提升,凭借玄火鉴的威力,张幕一天又成功挑战十六人。

    要不是每日挑战限制是十六人,他能挑战更多。

    白天挑战,晚上则治疗谷长斐,并一部分一部分地学习银孚身,张幕的生活很充实。

    但不管是天罡班还是普通般,越到后面的高手越强,而且随着他挑战狂魔的名头传开,所有同阶都注意上他,并找到了针对的办法,彼此居然互相借上等灵兵,让张幕的优势一点点消失。

    第三天,张幕累了一天,挑战成功数量大减,只有前一天的一半,每个人都能拖他不少时间,少则半个小时,多则一两小时,只守不攻,让他很难受。

    第四天,数量再次减少,勉强只有三人,接下来每天就在三五人徘徊。

    一周下来,张幕赚到五千学分,弥补了惩罚的一半,只需要再赚两千学分,他就能避开淘汰的麻烦。

    但偏偏在这时候,他所挑战的人都以各种理由将时间向后延续,纵然能够挑战成功,他也没法在这个月内赚取足够学分避免末位淘汰。

    “是那老家伙暗中出手了,加上你惹得众怒,现在没人会立马同意你的挑战。”

    谷长斐幸灾乐祸道,他不知为何,就喜欢看到张幕吃瘪。

    “无妨,只要没被开除就好。”张幕无所谓道,他有虚罗之门在,有万千世界的资源,对学校内的资源不再像其他人那般渴望。

    “你可真看得开,天罡班可是别人梦寐以求的身份,你确定舍得?”谷长斐笑道:“上品神通、灵兵、灵药、高等药剂,我不信你一点也不在乎。”

    “那能怎么办?”张幕无奈道:“挑战可最长搁置十天,现在距离月末不过两周,那些家伙可不会给我太多机会。”

    “本来你不得罪金刚王的话,外出完成学校的任务也能得到不少学分,现在你怕是出去就要被针对。”

    谷长斐摇头不再多说,这个世界实力为尊,弱者只能借助所谓的规则、道德、正义作为庇护。

    “你毛病也快解决大半,该把完整银孚身给我了吧?”张幕开口,他帮这家伙可不是好心,银孚身就是目的之一。

    “你也不怕死,确定要练?”谷长斐眉头一皱,他开始对张幕是带有敌意的,但几天相处下来,这小子解决他多年的问题,又投他脾气,不太想其步入自己的后尘。

    “你是小看我吗?我能治你的问题,难道还不能入门?”

    谷长斐沉默片刻,手中出现已块银色的石头,甩给张幕道:“完整神通烙印就在里面。”

    他神色严肃道:“这门神通乃是古时传下来的,历史超过万年,那时候的修炼文明和现在有所不同,这也是修炼它难度大的原因。”

    “这神通有三个层次,皮肉、筋骨、腑脏,可从外到内也可从内到外,我不过修炼皮肉就出了问题,你自己看着办。”

    “放心,我可不想你这样。”张幕点点头,他有鬼门十三针的法门,对体内气血、真气控制力很强,一有问题随时能发现,基础比谷长斐强多了。

    “走了,明晚再见。”张幕摆摆手,离开谷长斐的住所,回到自己的家。

    这是他的家,只有有萧怜溪在,哪儿都是家。

    简单吃饭后,张幕开来到练功室,取出银色玉石,将念头侵入,银孚身的烙印出现。

    在他脑海中,一个银色的身影出现,这个身影中具备一个个明月般的能量点,这些能量点以丹田为中心,五脏六腑为根基,全身为网络,形成了一个整体。

    “厉害,全身都被考虑到,不过也正因为涉及部分太多,难度才会这么大。”

    张幕一眼看出这门神通的难点就在于构建复杂的能量网络,没有强大的精神力来控制,很容易出差错。

    他恰恰具备,顺利地开始解析、参悟,最终决定由内而外修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