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4章 第一场挑战
    “炫儿,现在不行,整个学校都盯着我们,若是那个畜生出事,谁都会想到是我们出的手,等一段时间吧,大爷我迟早会解决那畜生的。”

    老者阴翳地说道,若不是身份所限,他现在就会过去将张幕废掉解气。

    另外一边,秦阙脸色不自在地看着眼前的秦宿,“堂哥,他居然突破了,连梅炫都被打得那么惨,我们该怎么办?”

    秦宿眼睛眯着,忌惮道:“没想到他的提升速度这么快,也不知道怎么办到的。”

    “不过,我们不用担心,他被扣一万学分,在年中之前根本没有可能修够,除非他把天罡班大半人都打败。”

    就在他说到这里时,战术手表忽然跳出一则消息:“张幕向你发出挑战,本次你不可拒绝,可选择投降,也可选择接受挑战。”

    秦宿就像吃了苍蝇一样,刚在说挑战的事,结果转眼自己就成被挑战对象,就像自己给自己耳光。

    这时,秦阙偏偏哪壶不提提哪壶道:“堂哥,你似乎不是他的对手,要不投降吧,免得受伤。”

    “滚,纵然他突破了,我也不再是当初的我,这次不一定会输。”

    秦宿虽然态度很强硬,其实心中也在打鼓,毕竟上次张幕在超凡五阶就将他打败,就算是凭借灵兵威力,但这次对方还是有灵兵。

    这么一来,境界上没有优势,兵器上更是劣势,也难怪秦阙不看好他。

    “我去借一柄厉害的灵兵,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秦宿起身,心虚地跑去找人借兵器了。

    晚上,张幕收到挑战回复,明天上午演武场进行挑战。

    演武场是武道学院最恢宏的建筑之一,通体由一种可自我回复的黑色合金构成,直径八百米,外形像一个平放着的鸡蛋。

    这里一般是武道挑战、比赛的场所,分为三个不同层次的擂台,分别对应超凡四阶到六阶。

    至于超凡七阶,这演武场太小,不会在这里进行,况且华夏大学武道部的学生在达到超凡七阶就毕业或者进入更高层次的培训基地,很少会再露面。

    张幕挑战秦宿的ss级擂台位于演武场中心,直径三百米,完全一体的合金结构、能量护罩,看起来坚固无比。

    在擂台外,还有同样大小的擂台两个,观众席位于不同擂台间,而次一级的擂台则围在外面,一圈圈下来,构成整个演武场的布置。

    张幕一怒为红颜废掉有名的纨绔梅炫、大闹药剂师大楼、遭受万分处罚,这三个不论哪一个都算是大新闻,集合在一人身上,轻易就让他成为热门人物。

    此刻,他又挑战秦宿,自然有不少人被吸引过来,等在擂台边,都想看看这个近两天出尽风头的人物。

    虚空中飞来一个人影,正是赶来的张幕,不少目光汇聚过来,都想看看张幕是不是长了三头六臂。

    “也不咋地啊。”

    “看起来没我帅。”

    “年龄不太大,竟能突破到超凡五阶,想来不会简单。”

    “很强!”

    ……

    各种议论五花八门,有关注张幕外貌的,有怀疑张幕实力的,也有将张幕重视起来的。

    特别是那些带着忌惮目光的学生,几乎都是超凡六阶,眼光和感知都超出其他人,对张幕挑战秦宿的事颇为感兴趣。

    若是挑战成功了,缺少学分的情况下,他们多半会成为张幕的下一个挑战对象,所以不得不重视。

    张幕轻轻落在擂台上,看着对面,秦宿也刚好飞来,接着整个擂台边缘光芒亮起,一圈透明的能量护罩升起。

    虚空中橙色光芒闪烁,一个短发中年人凭空出现,淡淡看了两人一眼:“既然都来了,开始吧!记得点到为止。”

    他的话有些懒洋洋,却带着不容置疑之意,像是惊雷在张幕耳边炸开,光凭这一手就知此人实力达到了超凡七阶。

    秦宿阴冷地看着张幕,“张幕,别以为突破了就有机会,这次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实力!”

    他的手中寒光一闪,一柄雪白的长剑出现,空气的温度刹那下降,以他为中心,一圈无形的寒意扩散,隐隐有飘雪的迹象。

    “上次你靠一块灵兵侥幸得胜,这一次在飘雪灵剑面前,我看你那板砖能发挥多少威力。”

    秦宿得意一笑,他手中的飘雪剑乃是中品灵兵,可增幅六成实力,加上寒冰真罡的凛冽,他几乎实力倍增,一个刚突破的小子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张幕看了神异的飘雪剑一眼,嘴角浮现笑意:“巧了,我的灵兵刚好能克制你呢。”

    他手心一翻,玄火鉴祭出,一股灼热的力量瞬间将场中的冰冷驱除。

    兵器的强弱,一下就见分晓,飘雪剑哪里是诛仙世界万火之精玄火鉴厉害呢。

    虚空中的裁判也忍不住看着张幕的玄火鉴,眼中满是意外之色。

    “你……怎么可能?”秦宿吃了苍蝇一样看着张幕,“你哪里来的这等灵兵?”

    他又心虚了,张幕的灵兵一看就比他的厉害,怕是上品灵兵,他反而没了优势。

    “接招吧。”

    张幕懒得再废话,他最近可是要忙着挑战赚学分,时间可是很紧的。

    他将真气注入玄火鉴,轰响之中,一条十多丈长的火龙咆哮着冲向秦宿。

    火龙张牙舞爪,声势惊人,浑身上下燃烧着熊熊赤红火焰,无形的炽热之气轻易将寒气逼散。

    秦宿咬牙,丹田真气不断涌入飘雪剑,一柄二十多米的雪白巨剑在空中凝聚,迎面斩向火龙。

    呲的一声,剑气火龙交接处,两股极端的力量互相吞噬,在半空中生出一缕缕雾气,但转眼雾气被蒸发,火龙光芒大放,一口将冰剑吞下。

    火龙脱掉剑气之后,带着余威悍然撞在秦宿身体上,嘭的一声中,秦宿撞在能量护罩上,让护罩都向外凹去。

    秦宿落在地上,浑身焦黑,手中飘雪剑灵光暗淡,再也没刚才的锋芒。

    噗。

    他忍不住张口吐出一楼鲜血,那血液还没落在地上就变得焦黑,丝丝灼热之力不断在其体内乱窜,让他苦不堪言。

    “你又败了!”张幕淡淡道,这第一场挑战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