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最重惩罚
    萧怜溪做了一个噩梦,恐惧地睁开眼睛,看到张幕在身边,她的眉头才松开,忍不住紧紧抱住眼前的人。

    “没事了,我会一直守着你的。”张幕温柔道,每次抱着眼前的女人,他才能有一种叶落归根的安稳感。

    纵然在试炼世界度过千百年,他也不会忘记这个给他温暖和感情的女人。

    “幕,你不会把那个人……”萧怜溪想起昏迷前的事,怕张幕冲动做了傻事。

    张幕闻了闻伊人的发香,淡淡道:“杀他太便宜,我用了另外一种方式帮你出气。”

    “什么方式呀?”萧怜溪有些好奇,也有点担忧。

    张幕凑近道:“暂时让他做不成男人了。”

    萧怜溪脸一红,啐了一口,“你可真坏,他们会不会……”

    “没事,不给他一点惨痛的教训,别人会以为我张幕的女人能随便欺负。”张幕不在意道,他敢做就敢当,大不了被开除。

    “谁是你的女人啊……”萧怜溪羞涩道,眼中满是甜蜜之色,红唇不由印上张幕的嘴唇。

    在这一刻,她彻底接受了张幕,不再有任何顾忌。

    她愿意跟着张幕一辈子,不管是死是活。

    一切之事,水到渠成,房间里旖旎风光无限……

    两人快活之时,药剂师学院会议室,一群人却在争论不休。

    这些人中,一半都是年龄不小的药剂师,一部分是学校执法处的人,另外张幕的老师欧阳明也在。

    “这样,大家投票表决是否开除张幕如何?”执法处的代表开口,想要早点将结果定下。

    “不行,在场大部分都是药剂学院的,不够公平。”

    一个反对的声音响起,欧阳明摇头道:“他是我的学生,我希望他能继续学习。”

    “欧阳老师,张幕手段太过狠毒,别又保下一个白眼狼。”执法处的一个光头意有所指道。

    欧阳明脸色变化,一向温润儒雅的脸上浮现一丝怒意,眼神深处隐隐有些痛楚。

    “开除到有些严重了,那孩子我见过,并不是穷凶极恶之辈,事情的原由你们也知道,他出手是在情理之中的。”

    药剂学院代表中,卫老开口了,并不赞同开除的惩罚。

    欧阳明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心下暗道张幕怎么会被卫院长所支持。

    “我赞同卫院长的说法,张幕因为特殊原因才动的手,不构成故意破坏和伤人的理由,况且他此刻已突破到大宗师,是学校不可多得的天才,开除是学校的损失。”

    欧阳明点头,表明自己的坚定态度。

    很少说话的执法处的带头人文木烈留着板寸头,脸色枯黄,似乎练了某门特殊神通,他的眼皮动了动,咳嗽了一声道:“按照校规,张幕还达不到开除的程度,不过重罚是必须的。”

    他看了欧阳明一眼:“这次罚他赔偿药剂学院所有损失,并扣除一万学分如何?”

    欧阳明脸色变了变,“文队长,这次损失可不小,不该张幕一人承担吧?另外扣除的学分也太多了。”

    一万学分太多,即便是天罡班的也很难修够一万学分,而天罡班是学分淘汰制,张幕被扣一万分,下个月注定被淘汰,甚至在年中考核中也可能因为学分不够而辍学。

    文木烈这次却没有让步,“欧阳老师,那些仪器、建筑是他打坏的,怎么能算在梅炫头上呢?至于学分惩罚则是根据校规来算的。”

    “可你那是按照最重惩罚来算了!”欧阳明怒道,他大致看出来,文木烈怕是不想得罪梅炫后面那人。

    “欧阳老师,相比开除学籍,这个惩罚应该算轻的吧?”

    文木烈冷笑道。

    除去欧阳明几人外,其他大多数人皆是点头,觉得这个处罚比较合适,既留给张幕一分机会,也能做到震慑的作用。

    欧阳明见无法挽回,只能叹了一口气,没有再多说。

    一个小时后,关于张幕的惩罚出现在学校公告栏,每个人都能够看到。

    房间里,张幕抱着萧怜溪,看了战术手表上的通知,差点骂出来。

    “赔偿损失六十亿信用点,并扣除一万学分!”

    张幕的嘴角抽搐:“那些仪器和墙壁值这么多钱吗。”

    他不信地点开破坏的目录表,上面列了上千台大小仪器,数百面墙壁,还有整个大楼的玻璃,林林总总加起来还真要这么多。

    “没想到药剂师的仪器这么值钱,下次不敢在里面打架了。”

    张幕心疼地想着,这次发泄和震慑完全是在烧钱,如果不是上次做赏金任务时卖资料得了上百亿,他现在估计都拿不出钱。

    忍着痛将赔偿交了,账户上的钱立马不剩多钱,他几乎又要一贫如洗了。

    这还不是重点,因为钱对他来说作用正在变小,重点是扣除的一万学分,本来他还有近三千学分,现在一搞,结果变为负的了。

    “得赶紧赚取学分才行,不然自己都得把自己给弄得辍学,那可就尴尬了。”

    张幕苦笑着,这次废掉梅炫是很爽快,但后果也不小,几乎超出自己所能承担的。

    “现在修为暂时不急着提升,就一心赚钱、赚学分。”

    张幕暗暗想着,忽然战术手表上又跳出一个通知,他由于突破到超凡六阶大宗师境界,顺利由地煞班升到天罡班,立马生效。

    “天罡班有近百人,同阶挑战的话,每赢一人能得到一百学分,看来缺的学分只能靠他们了。”

    若是有人知道他的想法,绝对会嗤之以鼻,同阶下能战胜的本就少,别说天罡班不少天才都能越阶而战,想要靠战胜别人来赚学分的难度大得可怕。

    在张幕想着如何赚钱赚学分时,华夏大学的深处,梅炫躺在病床上,脸上的苍白依旧存在,而他的下半身已消失。

    在他身边,一个老者脸色阴沉得快滴下水,周身的空间都在剧烈扭动中。

    “炫儿,等找到生命之草,你的身体就能复原的。”老者安慰道,他们这一脉只剩下梅炫一人,这也是他为何将之宠溺的原因。

    “大爷,你可要为我出气啊!”梅炫虚弱的声音响起,无比的怨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