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2章 废掉
    高玫凤眸露出厌恶,这梅炫真的太狂妄,难道不知道张幕的战力达到超凡七阶,王者的护体金光也挡不了太久吗?

    想到自己不愿这家伙死掉而艰难挡住张幕攻击,高玫气不由一处来,周身花瓣散去,不再抵挡剑气。

    叮叮叮……

    剑气落在金光上,即便是罡气也显得脆弱,只是在金光上溅起一些涟漪,可见这护体金光的厉害。

    “不愧是武道王者的手段!”

    张幕生出敬佩之意,不是针对眼前的梅炫,而是其背后的存在。

    “怎么样,我站在这里让你打你也破不掉的。”梅炫洋洋得意道,平时没谁敢杀他,所以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护体金光的厉害,顿时觉得自己无敌了。

    “张幕,快住手吧。我帮你中断了武器系统的攻击,但这里的动静已传出去,院内的高手马上就要过来了。”

    高玫摇头道,梅炫固然可恨,但校规不得不遵守,杀人终究是不允许的。

    张幕感受到高玫的好意,浑身的杀气缓缓收敛。他刚才出手一是想发泄,二是要做出行动让别人明白他的女人不能动。

    所以,梅炫必须得教训,就算现在杀不掉,也得先给他一个教训。

    刚才的断脊之伤太轻了。

    张幕走到梅炫面前,一巴掌扇出,将想说话的梅炫直接拍进合金地板中,再一脚对着其脸踩下,嘭一声,连金光都微微一颤。

    “我要杀了你!”

    梅炫被这侮辱激得头发都要立起来,护体金光确实能保护他,但他根本不是张幕的对手,张幕打脸、踩脸的动作他无法阻挡。

    对于他来说,这种无形的侮辱比**上的打击还难受,他无法容忍张幕这种平民如此对待他。

    “贱民,你敢羞辱我?”梅炫艰难爬起来,张牙舞爪骂道,然而一巴掌又将他扇进了墙壁。

    张幕面无表情,一把拖住其腿部,无视护体金光,轮起来就是一阵乱砸。

    砰砰砰!

    护体金光坚不可摧,就像一个人形的长梭,将附近的合金砸出一个个凹陷。

    “打得好,多对他的脸砸几下。”

    高玫看得解气,开口建议道,这畜生祸害不少女人,她早就想揍其一顿了。

    “高玫,还没有闹够吗?”

    一声冷哼突然在外面响起,药剂学院的高手到了。

    张幕眼睛一眯,护体金光还是没能打破,看来是没机会了。

    “哈哈,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梅炫被气得快疯掉,听到外面的声音,抓住机会便嘲讽张幕。

    张幕没有生气,眼中寒光一闪道:“我改变主意了,杀了你太可惜,你不是喜欢祸害女人吗,我帮你彻底改掉这个毛病。”

    “你什么意思?”梅炫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张幕没有回答,一脚将梅炫踩进地板中,剑指对着其下体点出,一道无比凝聚的剑气浮现。

    咻的一下,剑气落在护体金光上,然而这一次金光却没有挡住,剑气竟射穿金光,一闪即逝。

    下一刻,只听得噗的一声,梅炫的下半身化为血泥,不止两只腿,还包括第三只腿。

    “啊!”

    梅炫脸色煞白,下半身粉碎的痛苦透过神经传来,差点让他痛晕过去。

    “什么!”

    高玫看得眼睛都瞪大,一时有些不信,张幕刚才是怎么透过护体金光伤到梅炫的?

    那可是护体金光啊,乃是武道王者将**修炼到巅峰层次,由真元打磨而成,乃是独属于王者的护体手段。

    这种金光除去同阶或者更强的力量能破开外,低层次的修炼者面对它,就像凡人面对钢铁,按理说根本没有可能破开。

    张幕刚才是怎么做到的,她竟然没有看明白。

    愣了一下后,看到梅炫下半身全部被废掉,高玫不由心寒,这人手段真狠辣,这种伤势怕是武道王者都束手无策吧?

    “你不怕被报复吗?”高玫看着张幕,觉得这人很不简单,这份底气和魄力,同辈中很少有人能做到。

    “我出手有理由,你不是能作证吗?”

    张幕无所谓道,他既然没有杀人,那一切都好解决。

    “你……”高玫没好气地瞪了张幕一眼,要不是自己需要张幕协助完成一个重要的实验,他才不会管这个疯子。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带着数人走了进来,看到现场的破坏力,特别是梅炫和聂泛的惨状,老眸不由一缩,目光落在张幕身上。

    “看来是你动的手,少年,你可知在这里捣乱的后果?”老人严肃道,他虽然刚从外面赶回来,但智脑已将一些情况通知了他。

    张幕点头:“知道,我愿意承担一切损失。”

    “卫老,这事不能全怪他,是梅炫使手段想祸害张幕的……女朋友。”

    高玫站了出来,这事她若是不掺和,张幕很可能会被开除。

    “哼,年轻人真是太冲动,你有理了?”卫老脸色却是缓和不少,打量着张幕,“不过,这次的事药剂师学院也有疏忽,一位天资优秀的学生居然差点在自己地盘被**害……”

    说到这里,他恨铁不成钢地看了昏迷过去的聂泛一眼,“一天天不潜心药剂学,搞些阿谀奉承,药剂师的脸都快被丢光了。”

    高玫脸色一喜,知道事情没有闹僵,乖巧得跑过去抱住卫老的胳膊,各种好话一番说出来,卫老无奈道:“你们先走吧,这事等学校通知结果。”

    两人很快走出房间,张幕抱着萧怜溪,认真看着高玫,“我又欠你一个人情,很高兴认识你。”

    张幕伸出手,微笑道。

    这个女人是暴力了一些,但刀子嘴豆腐心,是个值得一交的人。

    “一边去,谁跟你握手。”高玫白了张幕一眼,这家伙之前居然不和她握,现在休想再来。

    张幕知道高玫还有些介怀被自己冷对的事,微微一笑:“你的事我会用心的,需要的时候叫我。”

    说完,张幕抱着萧怜溪,在地上几点,消失在远处。

    “这家伙还真宝贵那个女人啊。”

    高玫眼中异样一闪而逝,撇撇嘴转身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