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1章 护体金光
    噗……

    梅炫正脱光衣服,双手准备摸向地上昏迷的女人,结果祸从背后来,脊骨当场断裂,吐着血砸在墙壁上。

    张幕踏入房间,看着昏迷不醒的萧怜溪,眼中的杀意更浓了一分。

    梅炫惨叫着,像一块烂泥从墙上滑下,身体扭曲着,鲜血横流,模样凄惨。

    “哪个滚蛋敢伤我!”

    他愤怒吼着,从来没谁敢这么对他,加上马上就要做很爽的事,突然被打断,简直要气得吐血。

    张幕看都没看他,闪在萧怜溪前,伸手将之抱起,查看后见只是被药物迷晕,才松了一口气。

    这个世界,他就这一个最亲的人,在内心深处,他已将萧怜溪看成自己的女人,是发誓要永远守护的人。

    如果萧怜溪受到伤害,那比他自己受到伤害还要难受,他绝对不允许!

    下意识将萧怜溪抱紧,张幕手心黑白光芒浮现,凝聚出一件长衫将萧怜溪露出的肌肤遮住,这才冷眼看向梅炫。

    这人虽是个纨绔,但身为武道宗师,生命力强大,即便是脊柱被打断也不会致命,此刻以真气控制伤势,从地上站起回头看来。

    看到是张幕,他先是一惊,随即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你来得早了一点,再晚个几分钟来,就能看到我在你女人身上快活,那时多有意思。”

    梅炫想到什么,嘿嘿笑着,不过身体的剧痛让他没法大笑出来。

    他抽了抽嘴角,鄙夷地看着张幕:“谷胖子居然没能留住你,真是个废物,只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找到这的?”

    “是我带他来的,梅变态,你还敢在我们药剂师的地盘乱来,真不怕我揍死你吗?”

    高玫从门外走进,满脸的寒霜,一方面是张幕差点杀了聂泛,费了她一支s级药剂才保下,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对梅炫的行为深痛恶觉。

    梅炫脸色变了,有些忌惮地看了高玫一眼,这个女人背景比他还深,他自然不想得罪。

    “这事也没发生,你有什么理由?倒是你们私闯别人的实验室,怕是惩罚不小吧。”梅炫眼珠一转,将矛头刻意转移。

    高玫脸色更难看,私闯实验室不算什么,她做过不少次,关键是这次伤人又破坏物品,她也脱不开干系。

    张幕看着梅炫的嘴脸,神色根本没有变化,一指点出,凌厉的剑光劈下,一副要将梅炫杀掉的模样。

    “别!”

    高玫惊呼,一朵花甩出,嘭一声将剑光挡住。

    “你不能杀他。”高玫沉声道,她觉得张幕就是疯子,不知道校规和这人背后的力量吗?

    “你还真敢杀我,胆子不小。”梅炫第一次正眼看张幕,冷笑道:“你信不信,你若杀了我,你还有你全家都活不了多久。”

    “确实,但我就喜欢杀你的这一时爽快。”

    张幕一点也不在意,狂猛的气息爆炸,无形的能量波浪扩散,撞在合金墙壁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你他妈就是疯子!”

    高玫气得大骂,都说的这么清楚,张幕还要动手,真的脑袋有问题。

    “高玫,有些人不容亵渎,有些人需要为其行为付出代价。”

    张幕身体表面出现一件黑白色战甲,超出大宗师的气势涌出,本来得意的梅炫直接被气势压趴在地上,身体内响起骨头断裂的声音。

    高玫沉默了,她隐隐明白张幕的意思,那个女人应该是这家伙最看重的,愿意为其付出巨大代价也要出一口气。

    “你很男人,不过我还是要阻止你,你杀了他,你就算能承受代价,我也不想承受。”

    高玫抬起头,火红色的真气从她周身穴窍中涌出,快速凝聚为一件遍布花纹的红色战甲,一片片美丽的花瓣盘旋。

    “我欠你两个人情。”

    张幕说了一句话,转头对着压得像条死狗的梅炫出手。

    嗡!

    他脚下太极图案,阴阳两级旋转,一虎一赫化形而出,同时对着梅炫攻去。

    高玫凝重地捏出兰花指,催动周身无数花瓣飞出,组合为一夺丈许大的花朵,一口将虎鹤给吞下。

    “爆!”

    张幕手掌一捏,太极爆神通发动,虎吼鹤鸣中,花朵在虚空一颤,一道道蛛网般的裂痕浮现,然后不受控制地炸开。

    轰的一下,整个房间膨胀一般,合金墙壁承受爆炸余波,像是面条一样被拉长。

    然而,这只是开始,张幕脚踏太极图,手掌翻飞,一道道凝聚着惊人能量的掌印飞出。

    这每一掌都堪比如来神掌,凝聚着足以轰爆一栋大楼的力量,高玫忍不住骂了一句疯子,甩出一朵朵玫瑰花急忙将掌印拦下。

    可她的修为哪里有张幕深厚,纵然是使出全力,也不过拦下九成,剩下的掌印落在八方,合金墙壁根本挡不住,直接被打穿。

    若有人在药剂师大楼外,就能看到整个上百层的大楼突然颤抖,接着传来巨响,所有的钢化玻璃都被震得粉碎。

    而在七楼,整个楼层都快被打穿,那三尺厚的合金就跟豆腐一样,出现了不少手印,每个手印都至少打穿了一条直线上的三层合金。

    张幕打出一百零八道掌印后,太极光芒越发璀璨,身体一震之下,又一道道锋芒的小剑飞出。

    太极剑气!

    他就像一个刺猬,瞬间又发出一百零八道剑气,这次的剑气虽然没有掌印那般凶猛,但穿透力非常恐怖,原本还能挡住张幕掌力的玫瑰花,这次一个接触就被洞穿。

    噗!

    高玫自顾不暇,再也护不住梅炫,只能看着一道足以伤到大宗师的剑气射向梅炫的脑袋。

    “啊!”

    死亡感让梅炫绝望地叫了出来,然而一道金色的屏障忽然冒出,叮一声将剑气挡住。

    梅炫一呆,才勉强反应下来。

    “哈哈,你杀不了我,这是我大爷给我的护体金光,没有武道王者实力,你根本破不开。”

    劫后余生的梅炫狂叫道,他刚才被张幕的气势吓到,一时忘记还有护体金光存在。

    见自己不必再怕,梅炫站了起来,不屑道:“小小的大宗师,还妄想杀本少,简直不知所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