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暴力玫瑰
    “这下,我看是你的背景厉害,还是我的天赋厉害。”

    张幕瞥了一眼躲在远处的梅炫,心中冷笑,由于不是真身进入试炼,他现在的肉身骨龄还不到十七岁,实力却达到了超凡六阶。

    这等天赋在堪称华夏最顶级的大学中也能排在最前列,是很有希望进入星辰之上的超级天才,必然会受到各方重视。

    到时,一个王者也不敢对他明目张胆地下手,梅炫的背景将失去作用。

    “敢打我女人的注意,简直是找死。”

    张幕眼中露出杀机,有些事一旦触及,便是生死之仇,他心中已将梅炫列入必杀名单。

    这时,药剂师大楼的封闭解除,凌乱脚步声中,一个个身穿药剂师制服的学生走出,神色各有不同,有人带着笑容,有人沉默不语,有人脸色难看,有人很平静……

    有时候,看一个人的脸色就知道他们的结果,笑的人很少,说明通过的人不多。????药剂大师的地位,不下于超凡五阶的武道宗师,由于数量更少,反而更加珍贵。

    张幕有感觉,萧怜溪必然通过了,这种考核难不住她。

    张幕看着人群,有一个无比出色的女子走出,酒红色长发及肩,容貌绝丽,淡绿色长袍掩盖不住的完美身段,气质高贵冷艳,在众人之中,宛若鹤立鸡群。

    是没人敢靠近,似乎所有人对其很敬畏,连看都只是偷偷的。

    这样的绝色是男人都喜欢的,寻常的女人在其面前只会黯然失色,可惜,并不是他等的人。

    张幕瞥了一眼,目光继续看着大楼的电梯口,那里不断有人走出,但并没有萧怜溪的影子。

    忽然,那个容貌冷艳的女子走了过来,一对凤眸打量着张幕,带着盯上猎物般的兴趣,嫣红性感的嘴唇动了动,伸出涂抹着红色指甲油的小手。

    “你好,我叫高玫,能认识一下吗?”

    张幕收回目光,惊艳地看了眼前女人一眼,带着一丝疑惑道:“你好,我叫张幕。不过高小姐,这么多人看着,我们还是不握手吧。”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女人一看就是高傲之辈,莫名其妙主动来认识他,多半有猫腻。

    经历不少事的张幕,已是非常的警惕,不想和看不透的人贸然接触。

    这女人他恰恰看不透,很不简单。

    高玫似乎不在意地收回小手,嫣然一笑,人群中不少人看得迷醉,乱撞在一堆,惹得一阵骚乱。

    “你不和我握手,就不怕得罪我吗?”

    “我不喜欢握手,我喜欢拥抱。”张幕看了一眼高玫饱满的胸口,一点也不客气。

    “嘻嘻,没想到还有人讨厌我呢。”

    高玫再笑,却是带上了一丝冷意,她讨厌被人拒绝,若不是刚才感应到这人**强得可怕,符合一个计划,否则她根本不会理会。

    “说吧,有什么事,你一个大美女主动来找我,总不可能是看我长得帅吧?”

    张幕有些不耐烦,因为此刻大部分人都出来了,他还是没看到萧怜溪。

    若不是药剂师大楼有隔绝探知的屏障存在,他早就以灵念探入去寻找了。

    “你似乎在等人?”高玫有些好奇道。

    张幕淡淡道:“跟你没关系,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高玫再次被不客气对待,脸上的笑意凝固,咬了咬银牙,握了握修长的手指。

    要不是觉得打不赢张幕,以她的性格,早就出手锤人了。

    “张幕同学,既然你有事,那我下次再找你。”高玫忍着心中的不爽,说完之后,踩着红色水晶鞋,哒哒地离开。

    高玫走远之后,人群才议论起来。

    “我靠,这人居然如此不给暴力玫瑰的面子。”

    “他不怕死吗?”

    “暴力玫瑰怎么没抽他?”

    “我是看花眼了吗?暴力玫瑰主动认识人居然被人看不上。”

    “这小子是谁?胆子大啊!”

    ……

    旁人的议论让张幕露出古怪,他确实不知道高玫是谁,但听到暴力玫瑰这个名词后,他怎么猜不出刚才的女人是谁。

    暴力玫瑰,华夏大学女性中的扛把子,身为药剂师,却又是个武修狂,在武道和药剂学上都有不浅的造诣,乃是暴力与美学的代言人。

    这女的是个高贵的药剂宗师,同时也是一位武道大宗师,若是动起手来,即便是天罡班的天才都不一定是对手,整个学校被其揍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其中还包括不少老师。

    “这女人看上我什么呢?”

    知道了高玫具体身份后,张幕更加疑惑,这女人不简单,绝对是看上他什么东西。

    头疼。

    张幕摇头,明白为何那梅炫在看到高玫后,就像是老鼠看到猫,一溜烟就躲起来了。

    那家伙怕是被暴力玫瑰揍过不少次吧。

    想到这里,张幕对高玫感官才好了不少,

    可萧怜溪依旧没有出来,张幕皱眉,隐隐察觉到不对。

    此时九成多人都离开了,就是一些老师也在离开,今天这里除去考核外,并没有其他的课程。

    萧怜溪被什么事耽搁了吗?

    张幕不确定地想着,却没有贸然进去,因为药剂师大楼只允许药剂师进去,若他进去多半会触发警报,被警卫队给拦住。

    他尝试用战术手表联系,但萧怜溪开始参加考核时两通讯功能关闭了,没能联系上。

    时间一点点过去,十分钟后,大楼前再次冷清下来,一颗枯黄的落叶乔木旁,张幕脸色有点难看。

    他能等这么久,主要是梅炫还在旁边,若是那家伙离开,他也会出手,即便是暴力冲进去查看。

    这时,梅炫和一个药剂师走了过来,得意看了张幕一眼,然后两人便踏入药剂师大楼。

    里面的警备力量并没有阻止,说明梅炫有合理的理由,多半和那药剂师有关。

    张幕站不住了,想要跟进去,嗖嗖两道人影从天而降,拦在了他的面前。

    “同学,为保证研究资料不外泄,未经过相应授权,其他系学生不得进入。”

    冷冰冰的话让张幕脸色发沉,梅炫刚才的目光他怎么会不明白,萧怜溪到此时都没出来,多半和其有关。

    现在真的要打进去吗?

    张幕身体中弥漫出一股惊人的气息,两个警卫脸色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