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2章 暗灵之主
    玉阳子苦涩地看着张幕,他无法想象有一天会屈服在一个年轻人的手下,他实在是太过无奈,身不由己。

    “你既然同意了,那我便在你身上留个东西吧。”

    张幕手中冰冷之意弥漫,一个雪白的符文浮现,这是他受到那些邪派中人的启发,根据生死符和束神丝变化出的手段,能够防止人泄露秘密。

    当然,这手段是初创,有不少缺陷,只能限制精神比自己弱的人,方式也比较僵硬,好在此刻勉强能用。

    玉阳子这次迟疑了,退了一步,万分不愿道:“你这是什么?”

    “放心,只要你不泄露我的身份,便不会有什么事。”

    张幕语气发寒,“你不相信吗?”

    玉阳子神色挣扎,不甘道:“我有选择吗?”

    “你确实没选择,不过你放心,我所求的和你想要的不冲突,只要你听话,我怎么舍得杀你?”

    张幕微笑着,在玉阳子绝望的脸色中,将冰冷的符文打进其脑海。

    “感受一下,没骗你吧?”

    玉阳子体会到那东西的用处后,这才脸色好了一些,看向张幕的目光变得敬畏起来。

    他想过一死了之,不做这苟且之辈,但想到传承千年的长生堂毁在自己手中,他便无法释怀,含着泪接受了张幕的强迫。

    “以后称我为暗灵之主,这会是以后我在魔教中露面的身份。”

    张幕沉吟了一下,想到暗灵身,便给自己取了一个代号。

    “是,暗灵之主。”玉阳子虽不明白这个名称的意思,但他现在哪会有意见。

    他迟疑了一下,开口道:“我们长生堂的危机?”

    “走吧,现在过去,把他们解决掉。”

    张幕周身涌出黑色的雾气,准备去长生堂的老巢看看,若是万毒门和合欢宗真的要动手,怕是早就潜伏在附近。

    玉阳子却是听得一惊,“难道他们今晚就要……”

    张幕摇头,“不一定,不过就算不动手,多半也在监视你们。”

    玉阳子眉头皱起,“看来他们是要渔翁得利。”

    他想到这里,背后出了一身冷汗,想到这些正道弟子的实力,他就立马想通了。

    正道弟子多厉害,这次他可是亲身体会过,即便及时退走,损失也是不小,一旦万毒门和合欢宗偷袭,后果会怎样,他如何猜不到。

    此时他才彻底明白张幕说的话,自己以为的孤注一掷,其实是在找死。

    张幕周身已完全被黑暗笼罩,即便是肉眼看去也很难发现,更别说那几乎完全隐秘的气息。

    玉阳子越发敬畏,不说张幕有诛仙剑那等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兵,便是不用诛仙剑,以这种状态来杀他,他也没有一点把握活着。

    这个人太神秘,绝对不仅仅是青云门的弟子,至少这种隐匿手段就不是正道所有,倒有些像是邪门道法。

    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天下有哪个门派和此有关系,甚至他觉得张幕整个人和这个世界都有些不同。

    ……

    两人飞了两刻钟,到达了一处隐蔽之地。

    张幕融入黑暗,察觉到一些东西,忽然在半空中顿住。

    玉阳子继续向前,刚一落下,发觉情形有些不对。

    血腥味,有非常浓烈的血腥味!玉阳子暗叫糟糕时,嗖嗖嗖……数个鬼魅般的影子从一旁袭来,直指他的要害。

    “你们果真合手了!”

    玉阳子低沉道,将阴阳镜祭到头顶,光芒大放,照出地上的几具残缺尸体。

    还有一些人没死,却睡得像死狗一样,没有一点反应。

    嘭嘭嘭……

    几声闷响中,来袭的人被挡住,抽身后退,有些惊讶玉阳子的状态比意料中强。

    响动让一些沉睡的长生堂人动了动,但所有人似乎都中了某种毒,根本无法醒来。

    黑暗中,数十个身影出现将玉阳子团团围住,为首的三人气息最为强大。

    看到眼前的人,玉阳子心一沉:“秦无炎,金瓶儿……鬼先生!没想到鬼王宗也掺和进来了!”

    隐秘在虚空中的张幕也有些意外,鬼王的女儿在他手中,居然还有心思对付长生堂。

    “师叔反应可真快,这么就发现这里有问题,晚辈佩服。”

    三人之中的年轻男人走出,面色微微苍白,面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眼中却是冰冷无比。

    他们见玉阳子莫名其妙独自离开,便准备先解决掉长生堂的其他人,再守株待兔等玉阳子,结果被这老狐狸提前发现,没能偷袭成功。

    “玉阳子师叔老当益壮,一点也不像是断臂之人呢。”

    一个媚酥酥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站在另外一边的女人,其美色便是黑夜都无法掩盖,正是合欢宗的金瓶儿。

    一旁的鬼先生没有说话,沉默着看着玉阳子,就像是暗中等待致命一击的毒蛇。

    “看来你们都想今晚就灭掉我长生堂啊。”

    玉阳子被金瓶儿嘲讽,却是一点不生气,而是带着一丝讥笑。

    三人露出不解之色,到这个时候,玉阳子怎么没一点慌乱,有些不正常。

    就在老奸巨猾的几人察觉到不对时,暗中陡然响起一阵噗通噗通的声音。

    夜色之下,血腥味道又浓郁数风,这次的源头不是长生堂的人,而是在他们身后。

    三人脸色大变转身看去,只看到淡淡的黑雾飘过,而他们的一些手下竟在无声无息中裂开,血液、人头、残肢落在地上,混乱而单调,诡异得让他们头皮发麻。

    “啊!”

    有人受不了,发出惨叫,想要发泄心中的恐惧,但在下一刻,他便脖子一凉,看到了自己正在喷血的断脖。

    这个时候,数十人已倒下大半,全部是被诡异地,无声无息的手段杀死。

    “谁!”

    鬼先生盯着在人群中飘动的黑雾,眼神忌惮无比。

    “当然是杀你们的人。”

    一个冰冷无情的声音在四面同时响起,那些想要逃跑的魔教人,被一条条黑线划过,全部都凄惨死去。

    他用的是初级神通暗灵爪,被他变化后,配合暗灵身,杀人无无形,这些人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能让他继续,大家合力杀了他!”

    秦无炎寒声道,若再让张幕杀下去,他们就只剩自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