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该你了
    法相双手合十,苦口婆心道:“阿弥陀佛,萧施主、张施主别生气,此刻在这沼泽之中魔教之人不少,我们宜合不宜分啊。”

    李洵阴冷地看了张幕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一点也没给法相面子。

    法相有些尴尬道:“两位施主,不可意气用事。”

    “法相师兄,我们不会乱来的。”萧逸才知道法相是好意,点头应了下来。

    由于一时的口角,青云门和焚香谷看彼此都不顺眼,好在天音寺的和尚在中间隔开,情况一时倒没有再继续恶化下去。

    夜色降临,沼泽中升起阵阵迷雾,将天地都给笼罩。

    张幕突然睁开眼睛,看了远处一眼,在那迷雾之中,不少魔教中人正偷偷靠近。

    他嘀咕道:“长生堂的人?想一口气将我们所有人都灭掉?”

    “来了正好可以问问天帝宝库大致的位置。”

    铮!张幕手中天铘散发出璀璨的天蓝色光芒,顿时惊动附近的人,光芒穿过雾气,照射出偷偷潜伏过来的人影。

    “小心,有敌袭!”

    萧逸才锵一声拔剑,带着人汇聚在一起,将各个方位都守住。

    长生堂的人见无法偷袭,便不再掩饰身形,大吼着跳出,手中的法宝凶猛砸来。

    青云门得到及时的提醒,都反应过来,顺利挡住了偷袭,天音寺要狼狈一些,而另外一边的焚香谷则很倒霉,当场就被杀了几人。

    张幕不会客气,一道夺目的蓝色剑气斩下,当场就有数人惨叫死去,成了天铘剑下的亡魂。

    青云门其他人实力也不弱,面对普通的长生堂的普通魔教徒,都应对得比较轻松。

    “小子,敢坏我好事!”

    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接着在夜色中一道黑白光芒闪过,一件圆盘状的法宝飞来,对着张幕砸来。

    张幕没有一丝惧意,天铘剑横在身前,强行接了法宝一击,惊雷般的碰撞声中,他身体晃了晃,将一个圆盘状法宝震了回去。

    强烈的余波扩散开,旁边的魔教中人皆是惨叫倒飞出去,受了无妄之灾。

    玉阳子满脸震惊地出现在远处,左臂空空如也,那是当年被诛仙剑斩掉的。

    “天铘神剑!”

    他认出张幕手中的剑,神色一阵变化,本以为这些正派的弟子很好解决,可才一个照面,就被对方挡下攻势,实在是不妙。

    “老东西,看来上次断臂还不够,这次想断头吗?”

    张幕冷笑一声,在地上踏下,嗖一声向玉阳子射去,天铘剑冒出数丈剑光,当头竖劈而下。

    见一个小辈居然敢对自己主动出手,玉阳子脸色狰狞道:“小子找死!”

    说完,他将手中法宝阴阳镜再次祭起,一个庞大的黑白圆盘横在虚空,光芒向天铘剑压去,要将其镇压。

    哪知张幕是肉身用剑,天铘蕴含的力量足以开山,只听得轰一声巨响,阴阳镜的灵光溃散,被张幕一剑劈开,直接斩在法宝本体之上。

    “哼!”

    反震之力让玉阳子脸色一白,急忙收回阴阳镜,发现上面居然出现了一条裂痕,顿时又气又惊。

    漫天的蓝色光芒涌来,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玉阳子法宝受损,一时只能狼狈躲开。

    剑光将他影子斩灭,落在地上时,大地上出现一条数丈深的切口,可见力量的猛烈。

    眼见张幕占据上风,其他长生堂的人骇然,而青云门的人战意高昂,至于天音寺和焚香谷则有些呆鄂了。

    另外一边,焚香谷混乱不堪的人群中,李洵看到这一幕,震惊道:“他怎么会如此强……”

    他自认为乃同辈最出色的,心高气傲,但亦不觉得是老辈魔头玉阳子的对手,现在张幕却是好不逊色,其中高下立判。

    李洵一时有些羞愧,不自在地转身应付魔教中人。

    陆雪琪看到暗中一道影子鬼魅般靠近张幕,忍不住提醒:“张幕,小心背后!”

    “嘿嘿,晚了!”玉阳子怪笑,为配合手下,他将阴阳镜威力全部催动,迫使张幕顾头不能顾尾。

    前后两道凶猛攻击刹那将张幕吞噬,在玉阳子以为得逞时,一抹黄色光芒在张幕身上出现,那是一面古朴的铜镜。

    受到后方偷袭者的攻击,古镜表面蒙蒙灵光瞬间大放,在一股反射力量下,那人转眼被自己的力量击中,吐血倒飞出去。

    前方,张幕的天铘剑和阴阳镜撞在一起,掀起排山倒海的气浪,沼泽被压得塌下,十丈内的魔教中人都被撞得七零八落,惨叫连连。

    玉阳子脸上涌上一片不正常的红晕,在虚空踉跄站稳,感受到张幕依旧处在强盛状态,嘴角子抽:“**镜、天铘剑!”

    他心中叫苦不迭,这小子的两件法宝一攻一守,又正值壮年,而他受伤之后,修为倒退不少,此刻竟然不是这后辈的对手!

    连自己都拿不下这小子,其他人又怎么做得到,今日这灭掉正道来人的计划怕是要泡汤了。

    张幕转身影子一花,没有攻击玉阳子,而是杀向那个胆敢偷袭他的家伙。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玉阳子毕竟是魔教四大宗门之一长生堂的宗主,手段底牌估计不少,就算他有把握胜之,但想要击杀怕是很难。

    他自然将矛头指向弱一点的,一出手就是贴身杀招。

    “孟骥快走!”玉阳子心中发寒,这孟骥他为数不多的心腹,他可不想其被张幕杀死,急忙祭出法宝,想要阻挡张幕。

    另外一边,孟骥被**镜的反击打得颇为难受,本准备再次配合玉阳镜,陡然听到这话,不由一呆。

    突然,他面上空气一冷,一抹蓝色光线闪电般射来,在他瞳孔中一晃而过。

    噗通!

    一颗人头落在地上,蓝光收敛,张幕站在无头尸体之后,冷漠道:“晚了!”

    说着时,他剑反手劈出,将飞来的阴阳镜劈得倒转。

    “可恶。”玉阳子看到手下遭遇,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

    “老家伙,该你了!”

    张幕冰冷的声音让他浑身一颤,生出了退却之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