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7章 再抓
    鬼王脸色阴沉如水,恨恨道:“阁下趁人之危就算了,现在为何无故对我们出手,总得给个理由吧!”

    张幕依旧沉默,手掌快速翻飞,无尽佛光将鬼王宗的人笼罩,万佛朝宗施展而出。

    漫天的掌印下,碧瑶再也挡不住,吐血倒飞,连合欢铃也被打回原形。

    “是你逼我的!”鬼王见女儿受伤,眼睛红了,狰狞地吼了一句,原本衰弱的气息诡异地上涨起来。

    其他鬼王宗的高手也露出强悍的气息,不少施展秘术,准备将张幕这个敌人解决。

    “人太多了!”

    张幕心中遗憾道,他确实想过将这些人全部杀掉,但这些老家伙个个都不是省油的灯,此刻底牌放出来,他一个人暂时收拾不了。

    察觉到远处有气息靠近,怕是其他的魔教之人正在赶过来,张幕只能放弃杀人灭口的打算,身子若离弦之箭冲向碧瑶。

    既然没法灭掉鬼王宗,那就退而求其次,将碧瑶给抓走,免得这女人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他也想杀掉这个女人,但怕鬼王会疯,到时一个疯狗多半会乱咬人,那他的秘密很可能会暴露,得不偿失。

    还是只能暂时抓住这个女人。

    “你敢!”

    鬼王看出张幕的想法,以为他张幕要杀碧瑶,瞪大了眼睛,舍身阻挡在碧瑶前。

    嘭!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鬼王硬接了张幕一掌,被轰进了山体内,生死不知。

    “爹!”

    碧瑶惨呼,惊慌失措。

    张幕继续向前,对着碧瑶抓去。

    “保……保护瑶儿!”

    一个断断续续的虚弱声音,从被轰出的乱石坑中传出,张幕身体微微一顿,脸上首次出现表情。

    这就是一个父亲吗?即便自己快死也要保护女儿。

    此刻的鬼王不是魔头,只是一个无助、愤怒的父亲。

    劲风袭来,其他鬼王宗高手红着眼杀来,张幕脸色再次变冷,身体中佛光绽放,硬接这些人一击。

    万佛涅槃!

    一股惊人的反震之力,轰然将攻击他的人震得吐血倒退,以更快的速度砸进附近的泥土中。

    张幕的肉身何等厉害,**潜能激发,让这一招的威力尽数爆发,受到数人围攻也没有受到一点伤。

    这次没有人再阻挡,张幕径直来到碧瑶身前。

    碧瑶还想挣扎,张幕直接两手并出,一掌拍灭法宝合欢铃最后的灵光,一指点出将其修为封住,抓中其香肩飞起。

    他若是杀这些人,在死亡的恐惧下,每个人都能超长发挥,他很难成功灭掉太多,但只是抓走一个人,那便要轻松更多。

    碧瑶再次落入他的手中,张幕念头释放,飞行速度提升,轻易摆脱掉想要追击的鬼王宗人。

    接连飞出数百里,张幕才在一个原始森林中落下,回头看着碧瑶,他也有点无奈。

    此刻碧瑶的脸色很不爽,这才多少时间,她竟然两次被人抓走,生死无法自主,这让一向自持甚高的她很难接受。

    她现在还不知道诛仙剑被张幕夺走,所以也没能推测出这次抓的他还是张幕。

    “你抓我想干什么?”碧瑶看不透眼前的人,从来没见过的道法,一人硬结数大高手的攻击,莫名其妙对他们出手,没杀她却又特意抓她,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怕你坏我大事了。”

    张幕睁开眼睛,面部肌肉变化,恢复成原本模样。

    “是你!”碧瑶呆了,眼前的人不正是刚分开不久的张幕吗?这么一来,一切疑惑斗能裂开了。

    “没错,恭喜你,又成为了阶下囚。”张幕恶意地笑了笑,他抓碧瑶是防止自己夺取诛仙剑的事泄露,也是避免鬼王乱来。

    现在他确实拿到了诛仙剑,但他需要时间参悟,另外第四卷还没有得到,他暂时不想暴露。

    甚至在他内心中,他永远不想暴露,不想伤害大竹峰那些真心对他好的人。

    否则,他不会这么麻烦,早就背叛师门,无所顾忌了。

    碧瑶愣愣看了张幕一会儿,突然嘴巴一撅,眼中雾气弥漫,眼泪落下,呜呜哭了起来。

    “你又抓我!”

    “混蛋,坏蛋,你凭什么抓我!”

    碧瑶崩溃了,心中委屈得很,上次被抓后她便耿耿于怀,结果没多久又被抓,还是同一个人!

    眼前的梨花带雨让张幕有点慌,女人的眼泪对于还没有绝情的男人来说,那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了。

    “我的姑奶奶,不就是多抓一次吗?至于这么伤心?我又没对你做什么。”张幕无奈道,原本想说的狠话一时没能开口。

    碧瑶哪会理会,继续哭着:“呜呜,你欺负我,你专门欺负女人,知道我打不赢你就专门抓我,然后威胁我爹爹,你比我们魔教中人还要坏。”

    张幕头一阵大,有点不耐烦道:“别哭了,我现在又不杀你,哭什么?”

    “呜呜,你还要杀我,混蛋,你哪里是正道的人,你就是卑鄙无耻的混蛋。”

    “闭嘴,再不安静,信不信我把衣服给你脱光。”张幕恶狠狠地看了碧瑶胸口一眼。

    这话还真有效,碧瑶瞬间止住哭声,抱住胸口,恐惧地后退两步。

    “站在一边等着!”

    碧瑶依言走到一边,一副惧怕的模样。

    耳根总算清净下来,张幕指了指角落,然后盘坐下来,念头一动,取出了诛仙剑。

    他的手中出现一柄长剑,模样很是普通,带着古朴之意,剑上有不少纹路,其中的纹路还有一些是裂痕。

    此刻这剑看起来太过平凡,就像通体由某种奇异石头所铸,剑身剑柄都为一体,没有一点精致感。

    加上未被激发,没有一点神异的光彩,很难将之和之前万丈光芒,镇压群魔时的强大霸道相对比。

    “这剑身中有好强的煞气!”

    张幕只觉得握着一只气势汹汹的凶兽,其内的凶戾煞气简直要将他给吞没。

    他急忙运转天书中的心法,诛仙剑泛起白光,剑中那股抗拒之力才开始消散,并有一股淡淡的联系感生出。

    但在进行到关键之处时,忽然又戛然而止,让张幕的念头无法彻底进入诛仙剑,更无法完全窥探到其中的奥秘。

    “不会真的必须完全修炼前四卷天书后,才能掌控此剑,得到第五卷天书吧?”

    张幕再次尝试,结果依旧是差了一点,就像一根线路没有连起来,总是没法走到另外一边。

    他只能先放弃,收回力量,诛仙剑再度回归平凡,但其内的煞气依旧不断涌出,在不知不觉影响人的心智。

    “这剑不知杀了多少生灵,其中的凶戾之气实在太多了。”

    张幕念头散开,将剑中的凶戾之气震退,短时间内并不会受到影响。

    “这就是诛仙剑吗?好难看啊。”碧瑶也被诛仙剑吸引,只是看到诛仙剑本体后,神色有些失望。

    张幕将诛仙剑收起,既然暂时没法得到里面的第五卷天书,那他就先得到第四卷再说,她看着碧瑶的神色,淡淡道:“有些东西是不能看外表的。”

    “这话不错,就像你看着是个正派人,实际是卑鄙的坏蛋一样。”碧瑶此刻心情稳定下来,又恢复了往日的牙尖嘴利。

    “你都成阶下囚了,不知道对我尊重一点吗?”

    “尊重你干嘛,都准备脱光我衣服的人,还需要尊重吗?”

    张幕脸一黑,“你不怕我真脱光你的衣服?”

    “来啊。”碧瑶挺着胸口,居然主动迎上来,一点也不怕了。

    但这次张幕怕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