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4章 是谁都讨厌被威胁
    玄幕剑落在玉清殿,由于太过沉重,田灵儿没能拿上,此刻他用的是天铘,威力更胜一筹。

    轰隆!

    剑光落下,浩瀚恐怖的力量将地面都斩出一个深坑,原本站在原处的两人被震退,脸色骇然地看着张幕。

    这个一直被他们忽略的家伙,为何会如此的强?居然以一敌二,还是他们落入下风!

    他们刚升起这个念头,突然遍体生寒,就像被天敌盯上,一种死亡危机涌来。

    “哈!”

    两人大吼,也不管是为何,全部将压箱底的绝技施展出。

    咔嚓,咔嚓!

    两人几乎同时被一道蓝色的长剑斩中,不管是血爪还是黑爪的法宝,皆是灵光大失,从中间断开。

    随后,一条血痕在两人脖子上浮现,鲜血流出,轻响中,两个人头齐肩滑落。

    两个人头大瞪着眼睛,全是不甘之色,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再也发不出声音,嘴巴里只有粘稠的血液冒出。

    他们不知道张幕会近身攻击,也不知道张幕的剑如此锋利,直接就将他们法宝斩断,同时也斩掉了他们的脑袋。

    锵!

    张幕将天铘归鞘,看着眼前的田灵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沉默片刻,张幕还是主动开口:“师姐,我帮你疗伤。”

    “嗯。”田灵儿乖巧地点头,脸色有些发热,她想起了刚才说的话,脸色发烧个不停。

    张幕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一晃落在后面,手掌按在其背上,太极玄清道催动,开始协助其疗伤。

    田灵儿渐渐平静下来,借助张幕的力量调理体内灵力,将伤势一点点控制,才算好受了不少。

    但他们还没继续多久,一股凶悍的气息出现,空气中弥漫浓郁的血腥味道。

    张幕皱眉睁开眼睛,一个人影映入眼帘,靠近的人是张小凡。

    此刻的张小凡神色不正常,一双眼睛完全是血红色,手中握着的烧火棍散发玄青色光芒,无尽邪恶、暴虐的力量扩散。

    噗!

    田灵儿被这股意志影响,顿时体内气息紊乱,刚控制的伤势崩溃,忍不住一口血吐出,吃惊地睁开看了一眼。

    “小凡,你……”

    她吃惊道,眼前的师弟哪里有一点熟悉,简直就是一个没有理智的野兽。

    这一吃惊,她体内伤势彻底爆发,眼前一黑,软倒在张幕的怀中。

    似乎受到刺激,张小凡身上的凶悍之气更浓郁了,一种毁灭一切的意志出现,张幕知道,他是入魔了!

    张幕看了那黑不溜秋的烧火棍一眼,遗憾道:“果然是至邪之物,一个控制不住便是伤人伤己。”

    他明白张小凡为何会这样,烧火棍由噬血珠和摄魂棒融合而成,这两个东西中,一个是至凶,一个至邪,皆是这个世界顶级的邪魔之物。

    平时,有大梵般若功护体还好,而今天发生的事太多,张小凡先是被审问,精神本就受到压迫,又遇到疑似当年的仇人,再经历一场战斗,挡不住烧火棍的凶煞之并不意外。

    “吼!”

    张小凡此刻被烧火棍控制,已没有多少理智,哪里认得出来谁是自己人,当即举着烧火棍冲上来,瞬间战斗力飙升到可了上清境,可见这烧火棍的厉害。

    铮铮铮!

    受到邪戾之气刺激,天铘神剑颤抖起来,像是遇到对头一般,灵性爆发出远超寻常的威力。

    “一正一邪,互相对立,其实也是在互相吸引。”

    张幕嘀咕,刷一下拔出天铘,无边无尽的蓝色光芒照耀八方,他也没有掐诀,直接握剑来到张小凡面前,一个简单的下劈挥出。

    轰!

    玄青色光芒和天蓝色光芒碰撞,两股力量碰撞时,一声巨响炸开,震耳欲聋。

    地面出现一条条手臂粗的裂缝,附近的植物瞬间粉碎,化为碎片向圆圈外飞去。

    张幕的实力堪比太清境,开始玄青光芒还能抵挡,但在张幕微用力之下,天铘光芒再增一倍,暴力地将玄青光芒压住。

    烧火棍不甘地颤抖着,似乎是在咆哮,恐怖的威压下,张小凡经脉裂开,七窍流血,双腿没入泥土,无法阻挡张幕的剑。

    “给我安静一点!”张幕冷哼一声,绝对的力量优势下,咔咔的一声,烧火棍的玄青光芒溃散,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张小凡受到重创,当场就晕过去,不过此时半边身体都被张幕压进土里,倒不用担心会摔倒。

    见其气息紊乱,张幕手指闪电点出,鬼门十三针施展,瞬间将其体内快要崩断的经脉稳住,不然张小凡很可能会因此而废掉。

    看着不成人样的张小凡,张幕心头苦笑:“这家伙意外入魔估计和我有点关系,不止是田灵儿喜欢我的原因,怕也有被我抢夺太多机缘有关,失去一些特殊经历,没有天书总纲,导致意志弱了不少,才会被烧火棍控制。”

    半刻钟之后,张小凡的伤势被控制,张幕又帮田灵儿调理了一下,看着两个昏迷的人,张幕念头一动,带着两人向祖师祠堂走去。

    祖师祠堂还是很安静,这里在万剑一和他走后,换了另外一个老人打扫,不过这次的老人就仅仅是通天峰上的普通老人,修为不算高,和道玄是同一辈的弟子。

    “前辈,帮我照顾一下他们。”

    张幕和其见过几面,将两人交给老人先照看,而他则暂时离开。

    他要去幻月洞府一趟,等了这么久,不管这次能不能成,也是时候见见诛仙剑。

    不过才刚走出数步,张幕忽然停下,看向树林中某处,眼中带着意外道:“是你!”

    他的惊讶很快散去,重新平静下来,“也是,鬼王都来了,你确实应该跟着,出来吧!”

    茂密的树林深处缓缓走出一个窈窕身影,叮当叮当的铃铛声音在微风中响起,清脆悦耳,一如走出的人儿那般让人迷恋。

    看着这个像是画中走出的女子,张幕脸上复杂之色掠过,他想起了这几年的经历,自从他主动去寻找天书开始,就不知不觉间和这个女人纠缠在一起。

    “你还是那么厉害,可惜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实力比各脉首座只强不弱的你,为何要在这里当一个弟子呢?”

    碧瑶握着合欢铃,明眸中满是感兴趣的神色,脸上带着一丝魅意,“能告诉我,你想要什么东西?”

    “我要的东西不适合你,所以还是不说为好。”张幕当然不会说出自己的目的。

    “不说吗?那我可马上叫人杀了里面那个女人了。”碧瑶娇媚一笑,幽幽地看着张幕。

    “你不怕我会先杀了你?”张幕眼睛一眯,这个女人竟敢威胁他,不知道不管是谁都讨厌被威胁吗?

    “你杀我啊,不过那样的话,你的秘密也会保不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