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3章 杀你们的人
    在他控制气血、呼吸晕过去时,很快便被一对柔软的玉手抱住,张幕暂时失去知觉,但念头尤在。

    玉手的主人是田灵儿,看到田她脸上超出寻常的心疼,张幕差点就想跳起来离开她的怀抱。

    美人恩难以消受,他不想田灵儿为他做什么,不想有太多的纠缠。

    “怎么还如此执着呢?”

    张幕念头苦笑,忍着没有动弹,转移注意力偷偷观察场中的大乱斗。

    魔教的人越来越多,法宝飞物,鲜血满地,厮杀的激烈程度快速提升,由于天音寺主持和青云门掌教皆受到偷袭而受伤,正道之人节节败退,大势上就不是对手。

    最终,道玄不得不前去取诛仙剑,由于实在抽不出人手,只能让齐昊、林惊羽等几个二代弟子护送。

    张幕依旧晕着,田不易担忧之下让大竹峰的人也先带张幕退走,避开眼前的魔教主力。

    一行人急行到通天峰后山,魔教的人依旧穷追不舍,众人只能留下御敌,而道玄则前往了幻月洞府。

    魔教的人太多,不得已之下,众人都被迫分散,最后只剩下田灵儿背着他。

    “小美人儿,干嘛背着个拖油瓶跑呢,哦,原来是个小白脸。”

    一个满脸嬴荡之色的合欢宗人笑道,一对凸出的眸子正色眯眯看着田灵气娇俏美丽的脸蛋,黑漆干枯的手掌不停搓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在这色狼旁边还有一个手持血勾的佝偻老人,皆是魔教中的精英。

    田灵儿本就白皙的脸色更白,苍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她由于背着张幕,速度本就慢不少,一不小心和其他人分散,独自面对这其中一人就颇为艰难,现在两个……

    她的心就像掉落悬崖的石头,不停地下落,然后嘭一声砸在地上,全身都紧绷了。

    “小美人,别怕,我不会舍得伤害你的。”

    色狼嘿嘿笑着,黑枯的手抓出,快若疾风,转眼就来到田灵儿面前,对着其胸口抓去。

    田灵儿吓得花容失色,身子后退,法宝琥珀朱绫射出,击在那对黑枯的手爪上。

    色狼手爪上冒出黑色雾气,轻易便将朱绫上的灵光挡住,撕拉一声中,竟撕开朱绫,露出一长丑陋的脸庞。

    近距离看去,便能发现这人的双手齐腕处有凹凸变化,在黑气下的手掌完全是某种金铁,手腕以上才是血肉。

    这黑枯的手爪原来是一件法宝,难怪敢直撄琥珀朱绫,更能撕破法宝之光。

    田灵儿柳眉紧紧皱,丝丝汗珠在皓额上冒出,拼命御使琥珀朱绫,才堪堪将那对魔爪挡住。

    站在一边没出手的佝偻老人讥笑一声:“黑手,你不会连个小姑娘都拿不下吧?”

    黑手脸色有些不好看,呸了一句,“血爪,别说风凉话,你老了又不是瞎了,难道看不出这小美女的法宝不简单吗!”

    叫血爪的佝偻老人倒没生气,看着漫天飞舞的琥珀朱绫,老眸中精光一闪:“看这法宝的异象,怕是颇有名气的琥珀朱绫,你又是女子,应该是田胖子的女儿吧。”

    张幕念头听到这话,觉得有点想笑,现在估计没多少人敢这么称呼田不易,这家伙也是不怕死。

    但在下一刻,他念头露出冷意,因为这个血爪说完话就出手,根本不在意以多欺少。

    这人的法宝也是爪,冒着血腥的光芒,尖锐的爪子噗一下就洞穿一层朱绫,在田灵儿绝望的目光中,一层层地,直奔其喉咙而去。

    “老头,你干什么?”

    黑爪脸色大变,“我还没享用,别杀她!”

    “你想死吗?这里是什么地方忘记了?随时都可能冒出个正道的人,你还有功夫干那事?”

    黑爪脸色变了变,有些遗憾道:“可惜了这等美人,现在看来只能辣手摧花。”

    两人虽在商量田灵儿的生死,却没有一点怜悯之色,就像是面对一件商品,能在他们手中随意处置。

    田灵儿被迫之下极力激发琥珀朱绫的威力,嘴角溢出丝丝鲜血,就像一朵洁白的花朵染上了一抹红晕。

    噗!

    琥珀朱绫的灵光被破掉,田灵儿踉跄后退,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她的手依旧没有放开张幕,脸上露出凄美的笑容,喃喃道:“没想到有一天我们能死在一起。”

    两个魔教中人被琥珀朱绫最后的爆发挡住,卸掉余波之后,再次围过来,看到田灵儿的模样,血爪冷笑道:“没想到还杀了一对同命鸳鸯。”

    田灵儿愣了愣,低头看了昏迷的张幕一眼,“鸳鸯?你从来都不理我,哪里来的鸳鸯啊……”

    “呦,原来是单相思,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大爷我来当你的情郎。”

    黑爪大笑一声,转头道:“老头,你动手吧,这娇滴滴的美人,我还真有些下不了手。”

    “哼,总有一天你要死在女人手中。”

    血爪哼了一声,手中的血色飞爪飞出,就要划破田灵儿的脖子。

    马上就要毁灭一件美丽的东西,两人眼中浮现变态的快感,有一种别样的兴奋。

    叮!

    清脆的碰撞声让场面一静,田灵儿呆看着眼前,一只冒着太极光芒的手掌将即将取她性命的血爪直接给抓住。

    “幕……师弟。”田灵儿哭着道,她刚才以为自己马上就要死了。

    “师姐,辛苦你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我。”张幕温和一笑,按着田灵儿的肩膀,一股暖流涌入其体内,将其伤势稳住,然后转头。

    两个魔教人也在呆滞,被张幕冰冷的目光一盯着,吃惊地后退了数步,凝重地观察张幕。

    “没有改造的手掌居然能徒手接法宝,你是谁?”

    血爪倒吸一口凉气,他这对血后可是切金断玉的法宝,这个开始昏迷着,一副人畜无害的家伙怎么做到的。

    张幕从地上起来,先将田灵儿扶着坐好,才不急不缓地道:“我是灭你们的人。”

    “口气挺大,一个让女人背着的小子,还想灭了我们?”

    锵!

    天蓝色光芒冲天,冰冷刺骨的剑气两人笼罩,让两人接下来的话全部被憋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