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11章 出手
    ..,

    玉清殿中,正道三派的人都在,其中青云门的人更多,将大殿都挤得满满当当。

    首位,道玄正坐,神色严峻,向下望着,看到大竹峰的旁边,一个少年孤零零跪在那里,眼中有些无奈。

    堂堂青云门中的弟子,居然会天音寺不外传的大梵般若功,实在是有些匪夷所思。

    不少人看着殿堂中心,满是紧张和畏惧,紧紧握着双手的张小凡,也是觉得有些不现实。

    这个当真便是当年草庙村里那个资质平凡,被各脉首座嫌弃的可怜少年吗?

    不少聪慧之人看出些东西,目光移向天音寺,意味深长。

    张小凡资质普通,不被人重视,怕是这事和天音寺的普智有些关系。

    否则,一个世俗的少年,怎么可能学到天音寺的不传之法。

    道玄看得更多,他想起当年的事。曾经,普智数次上山来找过他,想要联和佛道之法研习长生之秘,不过都被他所委婉拒绝。

    “看来,他还是固执地没有放弃,在临死前,想让这个孩子帮他完成那个愿望……”

    道玄很快猜到这一点,不由在内心深处叹息了一声,看着眼前无辜的孩子,他忽然有些不忍。

    但掌门的身份还是让他冷漠下来,缓缓叫道:“张小凡。”

    他的声音很平静,就像这通天峰,在平静中更多的是威严。

    张小凡身子轻颤了一下,低声回答道:“弟子在。”

    道玄真人看了两边的人,介绍道:“这些前辈是我正道中的高人,今次便是为你而来的。而这位就是天音寺的主持普泓神僧,这次流波山之行,天音寺的道友指出你竟会大梵般若真法,这是不是真的?”

    张小凡沉默片刻,艰难开口:“是。”

    一片哗然响起,亲耳听到张小凡承认,依旧有不少人很吃惊。

    这可是涉及正道两个顶级大派,出了这门子事,绝对是一个污点。

    询问在凝重的气氛中继续,张小凡只承认了修炼大梵般若,死死没有说出是学自何处。

    道玄眉头一皱,他即便是猜出是谁,但必须得张小凡亲口说出来!

    不然,这种涉及两大派系的事,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落个不好名声。

    特别是对青云门来说,若不搞清楚功法来自何处,很容易让人觉得是青云门偷了天音寺的功法,同样也可能让世人觉得天音寺心有不轨。

    人心可怕,人言可畏,必须要有一个结果堵住天下众人之口,避免让两大宗门心生嫌隙,闹出一些不愉快的事。

    这是他一个掌门该考虑的,也要做的事。

    连着问了三次,张小凡依然倔强无比,沉默跪在堂前,没有说出一个字。

    “哼!”道玄发怒,在场众人都察觉一丝沉重,惊叹其深厚的修为。

    张幕眼睛看到原本一直坐着的苍松,在此刻有了动作。

    一只小小的东西,从苍松袖口处爬出,潜伏在烧火棍下,只待致命一击。

    “这家伙,可真狠,为一己之私,便要害得整个青云门遭罪。”

    张幕暗骂了一句,苍松和万剑一关系很好,因当年万剑一之死恨上道玄,这本来没什么。

    问题是这家伙勾结魔教,想要毁掉青云门,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

    场中,道玄见张小凡始终不开口,也是气得不行,一句狠话放出,就想随手拿起烧火棍教训张小凡一顿。

    锵的一声剑鸣。

    张幕当即站起身,当场拔剑而出,对着道玄射去。

    “张幕,你干什么?”一旁的人看到,脸色大变道。

    但一道幽光已射出,当一声将烧火棍击飞,噗一声插在石板中。

    “大胆,敢阻挡掌教!”通天峰中一位长老怒喝,就要教训张幕一顿。

    “等等!”

    田不易拦在其面前,脸色凝重地看着玄幕剑下,那里一条手掌大小的蜈蚣被洞穿,正在地上扭动,发出吱吱怪叫声,却是无法摆脱。

    “七尾蜈蚣,怎么会有这东西!”

    田不易惊呼,看着剑下的蜈蚣,其外壳色彩绚丽,尾部有七条分岔,如此诡异的模样,让他一下就认出来。

    附近不少人脸色露出骇然,下意识后退了一些,一时没反应过来这种毒物会出现在此处。

    “是他……他在这里!”

    张小凡呆住了,整个身体都剧烈颤抖起来,目光直直地瞪着被一剑钉在地上的七尾蜈蚣。

    这只曾经见过的毒物,早就深深烙印在他记忆中,他永远也忘不掉。

    “是你,是你,你给我出来!”

    张小凡眼睛红了,跳起来喃喃道,记忆像潮水般将他淹没。

    瞬间,他感觉时光逆流,刹那之间,他又回到六年前的夜晚,那个和普智争斗的神秘黑衣人,那一道通天彻底的天雷,还有第二天醒来尸横遍野的一幕。

    “啊!”

    张小凡痛苦大吼,指着地上的蜈蚣:“那个人就在这里,师傅,掌门,当年屠灭草庙村的魔头,一定在这里!”

    一旁的林惊羽也认出来,回想起那个血腥之夜,整个身子哆嗦着站出,来到张小凡面前,也说起当年的事。

    苍松脸色阴沉无比,盯着两个少年,又看了张幕一眼,目光中杀意一闪。

    但他没有对张幕出手,脸上狰狞之色浮现,右手出现一柄短剑,对着站在一边的道玄插去。

    “你!”

    道玄注意力被七尾蜈蚣吸引,又被林惊羽和张小凡的话所影响,正怀疑蜈蚣的主人会不会是其他宗门的人,却立马被苍松刺中。

    他连忙一掌劈下,将苍松给震退,捂着腹部踉跄后退,鲜血不受控制地飚射而出。

    “嘿嘿!”

    苍松手中的短剑被血染红,他这是特意准备的剑,道玄当然挡不住。

    “是你!”道玄不可置信地指着苍松,他怀疑了在场不少人,就是没猜到是苍松!

    这么多年来,苍松都表现得规规矩矩,没有一点异常,为何在这个时候要杀他?

    “道玄,这是我代万剑一还你的!”

    苍松神色浮现疯狂之色,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道玄真人眼角抽搐,这个百年来从来都没有听到过的名字,让他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更多的还是不解。,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