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 劝解
    时间一天天过去,张幕话不多,做完各种事后,便静静盘坐在老树下,没有表现出一点的不耐烦。

    甚至,他还有些享受,能够静静地参悟功法,不被人打扰。

    张幕不吃不喝的修为让老人很吃惊,越发觉得张幕不凡。

    在他眼中,张幕的天赋比当年的他都要强,可却拜错了派系。

    “田师弟收了个好徒弟啊。”

    老人眼中浮现回忆,脸上露出苍凉痛苦之色,接着又是深深的叹息。

    “前辈,为何叹息。”张幕睁开眼睛,主动说话。

    “物是人非,心有所憾。”老人悲凉地摇头,低头缓缓扫动地上的落叶,其实是在扫着心中的尘埃。

    忽然,想起道玄曾对他说的话,老人抬头,开始主动教授张幕一些东西。

    而张幕装着很吃惊,就像是发现新大陆,沉心接受老人的指导。

    老人的道法很精深,认识很独道,比田不易还要出色。

    这很正常,老人本就是万剑一,当年青云门的传奇人物,青云门十八代掌门道玄的师弟,和道玄并称“青云双骄”。

    不过,天才易折,命运坎坷,他因在百年前杀死入魔的天成子而被判死,后被师兄道玄偷偷救下,却也终生埋没在这祖师祠堂。

    看着此刻的苍老身影,张幕估计根本没多少人能将之和当年那个白衣如雪、英俊潇洒、豪气万丈的奇才联系上。

    相比道玄,他更佩服这个甘愿忍受寂寞痛苦的万剑一,前者确实有些手段,后者却是过得酣畅淋漓。

    “前辈,你这么厉害,何必自困此处呢?”张幕想了想,开口说出此事。

    万剑一苦笑,“我答应过他,今生不得露面,不守在这里,还能去何处?”

    “天下之大,神州大地不过一隅之地,总有适合你的地方。”张幕若有所指,他故意说这些劝解的话,自然也有目的。

    “是啊,天下很大,天外有天,神州只是我们看到的,那蛮荒呃外面,那无尽海洋的深处,还有太多辽阔的地方。”

    万剑一喃喃,眼中渐渐有亮光出现,那是感兴趣的色彩。

    张幕暗道有戏,趁热打铁道:“前辈为何不出去看看更广袤的世界,偏偏守在这个小屋子里,太过没意思了些。”

    “呵呵,你说的不错,这百年来,我感觉身体都要腐朽了,但走出去,我也不知道去哪儿。”

    “前辈看来还有执念,不想放弃,就无法放开一切,一心去追求大道。”

    万剑一身体愣着,一直悲哭的神色变化起来,呆呆看着张幕的眼睛,忽然又哈哈一笑:“万剑一啊万剑一,你还没有一个年轻人看得开啊!”

    万剑一又笑又哭,神色变化不停,魂不守舍地转身走开。

    “我能说的就是这些,能否解开心结,化解心魔,就看你自己了。”

    张幕低声嘀咕,万剑一原本是心高气傲的天才,后来遭逢一场场变故,就像被暴风雨打蔫的芭蕉,一时缓不过来。

    他说这些,就是要唤醒其内心的渴望,让万剑一抛弃执念,看透一些事,做到全心全意追求大道的境界。

    一个抛弃世间烦恼,只想修炼得道的人自然不会再那么痛苦,甚至因为看透一些事,修为还能更进一步。

    自从张幕和万剑一谈话后,万剑一便消失了一段时间,待再次出现时,已年轻了十多岁。

    “张幕,多谢你一语点醒梦中人,老夫以前太执着于眼前的东西,因为得不到而痛苦而迷茫,忘记世上还有其他风景,还有大道等着去探索。”

    万剑一感慨道,身体中带着丝丝活力,还有一种强烈的信念,再也没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感觉。

    “恭喜前辈看透眼前之事,得到了大造化。”张幕心情也很不错,影响他人是一件颇有成就感的事。

    “我要离开这里了,就像你说的,天地那么大,可以去看看新的世界,以后我可能都不会再回来了。”

    万剑一看着远处,带着一抹坚定:“万剑一既然死去,那就应该彻底消失,以后神州大地上不会有我的名,更不会有我的人。”

    “张小友,有缘再见。”万剑一飘然远去,他要去独自追寻大道,青云门的事,再也和他无关。

    那个万剑一,真的已死去。

    万剑一刚离开,道玄便沉着脸出现,眯着眼睛看向张幕:“你对他说了什么?”

    “没什么啊,就一些聊天的话,掌门,出什么事了?”张幕装着很无辜道:“前辈自己要走,我也拦不住啊。”

    “哼。”道玄似乎很生气,但不好发作,只能咬着牙道:“今后祖师祠堂就你一人,不要再出现差错。”

    说完,道玄便倏地离开。

    张幕看着冷清的殿堂,嘴角浮现笑意:“现在就只剩我一个人,更安静了。”

    一年的时间过去,张幕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老实地打理祖师祠堂,暗中观察的道玄渐渐放松警惕。

    张幕完成处罚,随时都可以离开。

    时隔一年,张幕再次站在大竹峰上,回头看了一眼中心高耸入云的通天峰,张幕嘴角带着冷笑:“这老头,还真是怀疑我有问题,想看看我会不会有异常,可惜你不知道我的能力啊。”

    在一年前,道玄故意告诉他幻月洞府所在后,便时常偷偷监督他,就是想看他会不会乱来。

    若是乱来,私自去闯幻月洞府,多半会被发现问题,他也就无法在潜伏。

    “我根本没想过现在就下手啊。”张幕心中喃喃道,他却是要夺诛仙剑,但那是在得到所有前面四卷天书时。

    目前,他已得到三卷,再没有得到天帝宝库中的天书前,他不会妄动。

    不过道玄的猜疑还是让他有些头疼,自己终究表现得太不寻常,不止抢了主脉的风头,而且按照原本的修炼速度,很可能威胁但其掌门之位。

    就像当面的万剑一,而他表现得比万剑一还出色,一个分脉的传人太出风头,免不了一番担忧。

    这就像凡人中的皇帝怕臣下势力太强,一个掌门也怕门人太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