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7章 亏了
    “帮我灭了青云门。”鬼王眼神射出寒光,不客气道。

    “你觉得可能吗?”张幕面无表情,“我是不择手段,但那是针对外人,我确实不算好人,但也不会欺师灭祖,除非青云门加害于我。”

    “所以,这不可能!”

    张幕眸子带着不屈,“你们可以暴露我的事,让我身败名裂,但你们觉得我在乎吗?”

    “我不在乎,我只在乎受到我影响的一些人,所以我才不愿意,才会在这跟你们说话。但,它并不代表我会被这个彻底困住。”

    鬼王沉默,脸色变换,思考张幕话中的意思。

    碧瑶呆呆看着,这个让她讨厌的人,似乎也不那么讨厌了。

    “张幕,你说的话让我很赞同,不过并无法成为我们放过你的理由。”鬼王继续开口,“你敢要以瑶儿挟我得到天书第二卷,不付出一定代价,你是走不掉的!”

    张幕没有一点意外,他得罪的不管是魔教还是正道,都不可能随便解决问题。

    “换一个,若是谈不成,我们只能互相伤害了。”张幕叹道,他的身份暴露,青云门必然回不去,不管是魔道还是正道都不太会欢迎他,到时得到天书剩下两卷的难度将呈几何倍提升。

    鬼王有点不习惯张幕的说话方式,但明白张幕话中的意思,若是彻底交恶,一旦无法抓住或者杀掉对方,以其手段和实力,绝对能搅得鬼王宗不得安宁。

    他不得不考虑这一点,一个无所顾忌的散修,比一个有门有派有脸的正道人更难解决。

    “你觉得该怎么才可弥补?”鬼王将皮球踢给张幕。

    “让我帮你灭掉青云门是不可能的,其他事我可以出手帮你们一次。”

    “你难道就想如此容易便脱身?”鬼王鄙夷一笑,根本没将之放在心上。

    “那我赔你们天书第一卷,外加一件顶级法宝!”

    张幕知道所谓的承诺都是屁话,不得不放出杀手锏。

    “天书第一卷!”

    鬼王宗众人都是心神大震,天书在他们心中,那是至高无上之物,三百年前只是得到第二卷,就让原本籍籍无名的鬼王宗成为魔教四大势力之一,若能得到传说中乃是总纲的第一卷,那岂不是……

    不少人都眼神发热,激动地看着张幕,就连鬼王也不例外。

    “你真有天书第一卷?”鬼王深吸一口气,带着期盼道。

    “我不会无聊地骗你们,现在就问你们答不答应这个条件,一卷天书加一件法宝,彻底解决之前的矛盾,从此以后,你们不得再透露我的身份!”

    张幕有点心疼道,拿出的这两个东西,那可都不简单。

    “你不怕我们得到东西再暴露你?”碧瑶狐疑道。

    “你们可以试试!”张幕的话弥漫着杀机,让碧瑶娇躯一抖,就像被一把利剑悬在头顶,一时无法呼吸。

    鬼王深深看着张幕,“我很难把你看做是年轻人,张幕,你的条件,我鬼王宗答应了!”

    他没有再强迫张幕,虽然这次泄露了一卷天书,但若能得到一卷新的,还是很重要的总纲,反而是他赚了。

    他身为宗主,自然明白天书的力量,任何一卷都有资格开宗立派,让一宗发扬光大,若是能得到两卷,多半能像千年前的炼血堂一般,统一魔道!

    鬼王热血上涌,生出一股豪迈之气,“瑶儿留下,其他人警戒八方!”

    “是,宗主!”

    鬼王宗的众高手后退,开始在附近警戒。

    “现在很安静,把天书第一卷告诉我吧。”鬼王落在张幕身前,开口道。

    “听好了,我只说一遍。”张幕看了两人一眼,开始将天书第一卷口述而出。

    天书总纲博大精深文字和奥妙之处立马让鬼王陷入沉思,沉迷地听着张幕的话,不放过一个文字。

    内容很快口述完毕,张幕落在地上,静静等待两人将之记住。

    鬼王父女两互相对照后,确定天书第一卷没有问题,才算完成这场交易。

    就像张幕一样,他们也不怕张幕说的是假的,一旦有问题,他们完全能暴露张幕的秘密。

    同样,若鬼王宗毁约,张幕必然会不择手段报复。

    鬼王宗有把柄,张幕有威胁,可以说二者互相制约,成为保证交易顺利进行的基础。

    “天书给了,还有法宝呢?”碧瑶伸出玉手,不客气道。

    张幕看着眼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子,心中一时没法平静,本来他是不必有这些损失的,结果没有完全防备,被这女的钻了空。

    “给你,它也挺适合你的。”张幕手掌一翻,出现一个金色铃铛,放在碧瑶的手中。

    叮铃铃……

    清脆的声音和小巧精美的外形,立马让碧瑶美眸一亮,喜欢上了这个铃铛。

    待看到铃铛内壁的小字,碧瑶吃惊道:“合欢铃,难道这是千年前的金……”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乃是一件顶级法宝。”

    张幕点头,“现在天书和法宝都给你们,希望以后不会再有麻烦。”

    他看了再次蠢蠢欲动,想要对他出手的鬼王,周身灵光一亮,便融入地面不见。

    “遁地!”

    鬼王手心的光芒收敛,皱眉看着地面,张幕居然鬼这种传说中的手段,难怪敢和他谈交易。

    看来,是没法留下这人了。

    鬼王眼中露出遗憾,还是深深的忌惮,张幕能够遁地,因此能轻易出入天音寺和焚香谷,也能够神出鬼没偷袭他们鬼王宗。

    这是一个让人不好下手的家伙。

    鬼王打消了一些想法,看着女儿对合欢路爱不释手的模样,嘴角浮现一抹温和笑意,原本被张幕要挟的怒气全部都散去。

    这一次,有些丢面子,但他和碧瑶多年来的心结解开,又得到天书总纲和合欢铃,算是他赚了。

    他也明白,那个叫张幕的小子必然赚得比他更多,绝对是闷声发大财。

    “亏了,亏了,那个碧瑶真可恶,居然趁我不备留了花香,害我把得手的宝贝都送出去。”

    地下离开的张幕嘀咕着,那些魔教之人真的个个不简单,一不小心就要中招。

    以后面对这些人,得时刻都警惕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