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我有自己的道
    这话确实让在场人露出忌惮之色,青云门乃正道魁首,即便是他们也无法忽视。

    碧瑶看到张幕还那么镇定,气不打一处来,柳眉横着,娇声喝道:“坏蛋,你以为自己多厉害吗?爹爹这么多人,几下就能把你拿下。”

    “是吗?那就试试吧!”

    张幕胸口飞出一团火焰,那是玄火鉴,恐怖的高温扩散,热浪滚滚。

    鬼王等人祭出法宝,才算挡住火焰的灼热,鬼王看着张幕身前的东西,吃了一惊:“玄火鉴!你难道是前段时间偷入焚香谷和天音寺的神秘人!”

    “原来你这么卑鄙,一直都偷偷摸摸的。”碧瑶心思灵活,一下就明白过来,指着张幕,气愤无比。

    张幕眼中闪过一丝愧疚,他对偷入焚香谷和天音寺没有什么心理负担,但对碧瑶出手,心中有些过意不去。毕竟,碧瑶是一女子,乃是无辜之人,他的手段有些过分了。

    可他实在不能浪费太多时间,鬼王宗会越来越强,若是用强硬手段,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办到。而他需要尽快收集天书,不可能拖个几十年数百年来做此事。

    若有更好的选择,他绝对不会这么做!

    “碧瑶姑娘,在下确实对不起。”张幕不是固执之人,错就是错,没什么说不出口。

    碧瑶听到这话,有些不相信张幕这种不择手段之人会道歉,简直刷新了她的观念。

    看到张幕眼中的愧疚、无奈和坦诚,她似乎看到什么东西,微微一愣。

    她心中某个东西被触动,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冷着眉头道:“哼,现在想求饶,来不及了!”

    “看来你不信我。”

    张幕叹了口气,脸色恢复正常,“不信就算了,事已至此,没有什么可多说的,出手吧!”

    他道歉,不只是针对碧瑶,更多的是问心,以此让心灵通达剔透,不留下一丝心魔尘垢。

    “小子,我有些喜欢你了。”鬼王眼睛有些发光,“既能不择手段,又能遵从本心,不拘泥世俗看法,你可是很适合魔教啊。”

    其他人脸色微变,这是鬼王第二次想要招徕张幕,简直是稀罕之事。

    张幕正色地看着鬼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是正道,也不会是魔道,我有自己的道。”

    “所以你就不必想着让我入你们魔教了。”

    不管是鬼王还是碧瑶,或者是其他人,都在这一刻发现张幕的身影变得与众不同,那是一种独特的、自由的、充满无限可能的气息。

    他们隐隐明白,张幕不是一般人,和这世间所有人都不一样!

    鬼王脸色再次由欣赏渐渐转变为冷冽,“小子,很有志气,但即便你志比天高,也得有命活着才行。”

    嘿嘿一笑,鬼王大手一挥:“所有人动手,快速拿下他!”

    轰!

    大战爆发,十多位顶尖高手同时祭出法宝,漫天的各色光芒打向张幕,即便是玄火鉴上飞出的庞大火龙也被合力击溃。

    “你逃不走的,现在反悔还来得及。”鬼王站在火海中,披风飘扬,法宝的光芒浓郁无比,轻松将玄火鉴的力量隔绝。

    他罕见地再次劝说,张幕这样的奇才,千年难得一遇,他不想错过。

    “我说过,道不同不相为谋!”张幕沉声道,手心按在玄火鉴上,丹田的真气溃堤般涌出,无数焚烧虚空的火焰冲出,凝聚出上百米的火龙飞舞。

    这等顶级法宝发挥威力,天地都在变化,天上烈日都失去光彩,灼烧虚空的温度扩散,方圆数里植物的叶片都变得焦黄,河水渐渐冒出热烟。

    天上,张幕笼罩着无边无际的赤红火焰,身影向大地落去,他寡不敌众,还是遁地离开为妙。

    他的动机很快被碧瑶发现,即便不知道为何要下去,本着不错过的想法,提醒道:“别让他落到地面,他定有手段在树林中逃脱。”

    白面书面当先截在张幕身下,和其他人分作八方,要将张幕牢牢困住。

    “早知道不跟她废话了!”

    张幕瞪了碧瑶一眼,这女人太聪明也不好,又让他陷入被动。

    “嘻嘻,叫你抓我,现在知道被抓的滋味了吧?”

    碧瑶灿烂笑着,心情愉悦无比。

    嘭!

    张幕接了几人一击,身体忍不住后退,光凭玄火鉴显然是不够。

    见更加猛烈的攻击到来,玄火鉴余威刚尽,新的力量还来不及释放,多半挡不住。

    张幕咬牙祭出一面古朴铜镜,黄色光芒绽放,将他保护在中间,化为一个巨大的古镜。

    轰隆隆……

    鬼王宗众多高手皆是一震,骇然发现自己的攻击原封不动返回,打向他们这个主人。

    “什么法宝!”

    “青云门的**镜!”

    “怎么他还有这等法宝!”

    鬼王宗众人手忙脚乱,才算将突然的变故解决。

    张幕则是趁机脱离众人,一晃落在一棵树的树尖上,抬头看着众人。

    “我这法宝如何?”他故意说道,**镜反弹攻击,简直是面对围攻的顶级法宝,这些人一时奈他不得。

    鬼王挥手止住其他人继续出手,惊疑地盯着张幕,“传闻青云门六十年一次的七脉会武魁首被奖励了**镜,那个人叫张幕,看来就是你了。”

    “鬼王果然消息灵通。”张幕并不意外,既然被发现**镜,顺势猜出他的身份并不难。

    “难怪你身上不止有玄火鉴,还有**镜这等天下顶级之宝。”鬼王恍然地看着张幕,目中的光芒冷得可怕。

    “你既是青云门人,偷偷潜入正道焚香谷捣乱,又偷看天音寺的无字玉璧,更以碧瑶要挟我将天书给你一看,做出这些堪比我等魔道的行径,若是被你师门得知,被天下人得知,嘿嘿,你知道会发生什么。”

    张幕手掌不由握紧,这才是他担心的事,他的名声不算什么,关键是传出去,他便难以夺取诛仙剑,更会累及大竹峰。

    他不是什么好人,可以不择手段夺取天书,但那些对他好的人,他会记在心里,不愿去亵渎、伤害。

    “你想怎样?”张幕松开手掌,看了碧瑶一眼,再看着鬼王。

    这也是他脱离围攻,也没有立即遁地逃走的原因,他得解决这件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