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百密一疏
    茂密林海中,一个个身影出现,皆是魔教的高手,多达上百,已将张幕等人围在中心。

    但此刻所有人都没有妄动,人群让开一条路,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走出。

    此人细眉方脸,眉目儒雅,双目炯炯,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让在场魔教之人都面露恭敬之色。

    在其身后,跟着一个白面书生,一个蒙面女子,其中的蒙面女子气息虚浮,显然是深受重伤。

    中年人自然是鬼王,他深深看了张幕一眼,忽然看向一边的九尾:“为什么你要帮他?”

    “他救过我。”九尾带着一丝歉意,“他不会伤害这个孩子的,只要你把天书给他看一下。”

    碧瑶紧紧抿着嘴,看着对面的鬼王,不知为何,她心中变得很紧张。

    天书是鬼王宗绝密之物,地方会为她而妥协吗?

    鬼王的脸色很难看,眼中凶光四射,死死盯着张幕。

    后者也淡淡地对视,即便鬼王气势凶历,依旧很平静,显得风轻云淡。

    见气势上压不倒,鬼王瞳孔缩了弱,寒声道:“江湖上没听说过阁下这号人物,不知阁下有何目的?”

    张幕平静道:“和你们目的不一样,我只想看看天书。”

    “你可知道,天书乃我教立派之本,不能轻易与外人看。”鬼王身上的气息变得危险起来。

    “我知道,所以才抓了她。”

    张幕手放在碧瑶的脖子上,一旦鬼王围攻,他完全能以碧瑶为威胁,避免大动干戈。

    鬼王脸色一变,气息微微收敛,冷冽地盯着张幕:“你敢伤她一根毫毛,我必让你后悔!”

    “真的吗?”张幕却是讥笑一声,手在碧瑶娇嫩的脸庞前抚过,一根漆黑的长法被他捏住。

    “现在,我断了她一根头发,你能怎样?”

    在场人一愣,鬼王说的话根本不是这个意思,这人简直……

    九尾狐狸有点无奈地摇头,张幕也是什么都不怕,故意去惹恼鬼王。

    “你……”碧瑶脸一红,她打小以来还从没被陌生男人如此靠近过,还被断了一根头发,只为气一下她父亲,真不知说什么好。

    鬼王原本汹汹的气势被张幕这么一搞,一时全部崩溃,他头疼地看着张幕,“放过瑶儿,我可以让你看天书。”

    他看出张幕根本不怕,而且是心狠手辣,若是撕破脸皮,绝对会伤害碧瑶,这么一来,他无法再继续强势。

    “看吧,你这父亲还是很在意你的。”

    张幕对着碧瑶淡淡一笑,鬼王在意他女儿,他在意天书,刚好各取所需,只是他的手段有点不光彩。

    碧瑶听到这话,却是沉默着,眼中浮出丝丝雾气,看着对面的鬼王,呜呜哭了出来。

    鬼王眼中露出柔和,“瑶儿,别哭,天书只是让他看看,并不是什么损失。”

    他越这么说,碧瑶却是哭得越厉害,梨花带雨,让不少人都心疼无比。

    这下好了,张幕发现真的成了坏人,立马惹来各种恶意的目光,就是一旁的狐狸对他也有些讨厌了。

    在诡异的对峙中,张幕顺利浏览了天书第二卷,而一看完,附近的气氛便凝重起来。

    鬼王眼睛发红,带着杀机道:“现在该让瑶儿离开了吧?”

    “不忙,让你的人先回去,那样你们父女才好叙旧嘛。”

    张幕不傻,若是现在放开碧瑶,这么多人保不住会围攻他。

    鬼王快要气炸,从来没人这么要挟他,不由狠狠瞪了蒙面女人一眼,冷哼道:“你们先退下去!”

    包括白面书生在内,鬼王宗的众多高手陆续退走。

    鬼王吃人的目光看了张幕片刻,却又出现一抹笑意,

    “你很不错,心狠手辣,不择手段,遇事沉着冷静,步步为营,都有些欣赏你了。”

    “有没有兴趣加入圣教,以你的能力,不会次于四大圣使。”

    鬼王倒不是简单之人,竟然忍着怒气和杀气,反过来招徕张幕。

    “不必欣赏,我对你们正魔间的争斗没一点兴趣。”张幕自然不会轻易相信鬼王看上他,直接就拒绝,免得再有麻烦。

    “先告辞了!”

    张幕一把拉住碧瑶,将之推向鬼王,身影极速后退,和三个狐狸离开。

    鬼王的疑心重,怕碧瑶身上还有问题,没有立即追上去,而是在确认女儿安全后,才发动力量追杀张幕。

    此时他已和九尾等分道扬镳,独自向青云门而去,这次出来得到两卷天书,收获已算是巨大。

    这一日正午十分,天上挂着烈阳,光芒万丈,白云之中,张幕边参悟天书边赶路,只需再过半日便可返回青云门。

    忽然,张幕心生警觉,身影一顿并极速倒退。

    一抹锋芒,从他前方划过,化为一个人影。

    张幕有些意外地看着:“鬼王,你是怎么追上来的?”

    “你忘记了当时靠着我女儿很近吗?”鬼王看着眼前年轻的张幕,惊叹道:“我本想来教训你,没想到你是如此年轻,看你去的方向是青云门吧,难道你是青云门的人?”

    说到这里,鬼王眼中杀机嘣射,若张幕这种人是青云门的人,绝对不能留。

    张幕皱眉,念头在周身仔细扫过,才在袖口处察觉到一点淡淡的异种味道。

    “我小瞧你的女儿。”张幕叹了一口气,百密一疏,他一直防备着鬼王宗的人,忽视了碧瑶也不简单。

    “坏人,原来是你!难怪会有熟悉感。”

    一声娇斥响起,接着远处飞来一道绿影,眉若远岱,肌肤若雪,容貌绝美,只是瞳孔中带着怒火,咬牙看着张幕。

    “爹爹,他就是青云门的人,上次我见他施展过青云门的道法。”碧瑶指着张幕道,让鬼王杀意更浓。

    “是又如何,你们两个还杀不了我。”张幕恢复平静,气势攀升,转眼就和鬼王分庭抗礼。

    “若加上我们呢?”

    虚空中,数道遁光出现,鬼王宗的高手出现,其中有那日见过的白面书生,还有一个神秘的黑衣人,都让张幕感受到威胁。

    他凝重地看着鬼王:“你确定要死斗?这里距离青云门很近,即便你们杀了我,也不一定能安全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