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4章 手段
    玉璧上没有一个文字,但张幕却感受道冥冥的波动,和曾在滴血洞见的那道石碑有些联系。

    张幕没有犹豫,立即催动天书第一卷总纲,生出对应的力量,开始勾动面前的无字玉璧。

    淡淡的金光在玉璧上浮现,神秘的力量扩散,让玉璧充满一股独特的气势。

    金光越来越亮,附近雾气都无法遮盖,在那金光中,一排排文字出现,星辰一般闪烁,浩瀚神秘。

    这些文字古朴晦涩,年代久远,笔势苍劲有力,龙蛇飞舞,透出一鼓桀骜霸道之意。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为首几个大字,和第一卷一样,像是要表达什么,又或者展示自己的伟大。

    天书第四卷,出现在张幕眼前。

    他眸中精光大放,倒印着一片片金色文字,玉璧上的内容,已极快的速度被他记下。

    玉璧金光大放,异像透过云雾传出,附近镇守此出的天音寺僧人顿时被吸引,吃惊地靠近过来。

    他们以为是哪位门人有所顿悟,可彼此一看,根本没有谁在参悟佛法,一时疑惑不解。

    “天地不仁……这是什么?”

    一个僧人看到玉璧上的文字后,有些吃惊,因为上面并不是佛家之法。

    “怎么回事,玉璧上为何出现这些文字?”另外一个僧人不解道。

    几人在附近探查,很快就发现躲在雾气中的张幕。

    “不好!有外人偷入!”

    几人惊呼,全部都向张幕围去,满脸的愤怒和惊疑。

    这人是什么时候潜入的,他又为何能引动无字玉璧的异常?

    几人带着疑惑和怒火,转眼将张幕围住。

    “阁下私闯我寺禁地,意欲何为?”

    为首的白须僧人冷哼,神色不善。

    “来看些东西。”张幕依旧看着玉璧,将上面的内容确认一遍,避免有错记之处。

    “阁下行为诡异,还请跟老衲走一躺,向方丈解释清楚。”白须老僧身上冒出金色佛光,伸手向张幕压来。

    “不必,在下看过就走。”张幕收回目光,一团火焰射出,嘭一声挡住白须老僧。

    火焰灼热无比,白须只觉手快要被烧熟,他看张幕手中的法宝,惊道:“玄火鉴,你是什么人?”

    “这个你不必知道。”

    张幕摇头,真气注入玄火鉴,中心的赤色晶片大亮,化为火焰源头,轰然喷出一条火龙,咆哮着向几人冲去。

    火龙带着恐怖的温度,将虚空傅灼烧得扭曲不止,龙头一转,同时攻击所有人,声势浩大。

    “不好!”

    几个僧人皆是被吓了一跳,被迫防守,在身前结出一道佛印,隔绝火焰的毁灭力量。

    轰一声炸开,几个金色身影倒退,火焰散落,噗噗声下轻易就将雾气蒸发一空。

    “我就先走了,不用送。”

    张幕的人影已消失在空中,只有一句调侃在慢慢回荡,几个僧人以法力震开余波后,已看不到张幕的影子。

    “怎么逃得这么快?”

    几人不信地在四面八方看了一圈,竟连张幕从哪儿退走的都不清楚,脸色难看无比。

    “快通知其他人,封锁出口,定要追捕此人!”

    白须老僧严肃道,他觉得张幕可能是魔教之人,今番被其带走无字玉璧中的秘密,怕是会惹出不少麻烦。

    随后,整个天音寺被惊动,如临大敌,将张幕可能逃走的位置都守住。

    可张幕依旧顺利离开,因为他走的地下,除非是有人能遁地追他,或者有阵法将地下全部覆盖,否则只能让他走掉。

    距离天音寺数十里,张幕和九尾等汇合,代表这次的行动圆满结束。

    “下一个目标,鬼王宗!”

    他只说了一句话,便转身赶路,这一个月时间布置得够多,不必再耽搁。

    这次,他直接打了两卷天书的注意,天音寺是其一,另外一个自然是鬼王宗的第二卷。

    不同于天音寺,取得鬼王宗天书的难度仅次于青云门的诛仙剑,鬼王宗乃是江湖中臭名昭著的魔教,手段狠辣,天书身为其立派核心之物体,怕是要亲手在鬼王身上才能拿到。

    若是要成功,要不用一场硬战灭掉鬼王宗,要不就得用其他法子。

    张幕已有了计划,虽说有些不择手段,但他不在乎。

    狐岐山位于青云门以北,青山连绵不绝,原本是狐妖一族的栖息地,三百年前鬼王宗在此建立,渐渐成为鬼门宗的地盘。

    张幕第一次踏进这里,身后跟着神色复杂的九尾狐狸和六尾,以及一个绿衣少女。

    “没想到再次回到这里,已是三百年过去,物是人非,这里不是那个族人的世外桃源了。”

    九尾轻轻叹息,眸中浮现回忆之色,呆呆地看了许久,才转身看了绿衣少女一眼,“我和你有些渊源,只能对不住你了。”

    碧瑶法力被封印,全身都没有力气,眼中却没有多少惧意,哼道:“你们到底是谁?别想用我要挟爹爹,他巴不得我死呢。”

    “他是不是想你死,马上就能知晓。”张幕瞥了她一眼,即使过去了一天,心中还是有点意外。

    这个绿裙少女,不正是几个月前在青云山脚下遇到的那个不讲理的少女吗?

    原来她是鬼王宗的女儿,一个坎坷命运的人。

    “喂,我怎么觉得你有些眼熟,我们是不是再哪儿遇到过?”

    此时的碧瑶依旧古灵精怪,带着疑惑的语气看着张幕。

    “你最好安静一点,不然说话的机会都会没有。”

    张幕既然刻意地易容,当然不会暴露身份,也不会承认,要是身份泄露,他在青云门可能就待不下去了。

    碧瑶有点泄气,她一路上都在想办法探几人底,却都没有成功。

    这几个人,要不一句话不说,要不就不理她,还有的比如眼前的人,还故意威胁她。

    这让她气得牙痒痒,却又无可奈何,任她再聪明,此刻受制于人,也无法做太多的事。

    “你的爹快要来了。”

    张幕说了一句,停下向前面看去,九尾三个妖精则将碧瑶围住,不给暗中的人机会。

    他嘴角上扬,继续道:“鬼王,既然来了,何必再偷偷摸摸,你暂时是没机会救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