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0章 行针
    三尾狐狸脚步凌乱,眼神变化,心中生出一丝期盼:“难道……他真有什么办法吗?”

    “你若是后悔,现在还有机会,让你的那个帮手偷袭我。”张幕背着剑,忽然转头说了一句话。

    一句让三尾脸皮一僵,一时再也不敢有异心。

    这个人类提前发现大黑蛭,那便更没有可能将之挡住。

    两人安静地向地下深处走着,怪异的是张幕走在前,而相当于半个主人的三尾反而在后面。

    三尾狐狸能够肯定张幕是有什么手段提前知道内部的状况。

    渐渐地,通道中浮现无数红光,那是地底岩浆所在,还未靠近便能感受到一阵阵灼热气息。

    “想以岩浆的热力抵抗九寒凝冰刺的力量,以阳克阴,想法是没错,可惜**在两股极端力量下的损伤更大。”

    张幕摇头,不太认可六尾的方法,这不过是饮鸩止渴罢了。

    三尾狐狸吃惊地看着张幕,这人怎么知道如此多,看起来并不像是焚香谷的人,那他是从何处了解到的?

    张幕没多看她的表情,目光落在面前,在滚滚的岩浆之上,一只雪白的狐狸正安静睡在石台上。

    纵然附近温度奇高,可在靠近狐狸的位置,丝丝冷冽弥漫着,这种对比有些古怪。

    狐狸很漂亮,有六条尾巴,没有一丝杂毛,感受到有外人靠近,它缓缓睁开眼睛,疲惫地看了一眼,眸子深处带着痛苦和无奈。

    “大哥,我太弱了,拦不住他。”三尾戚戚然道,愧疚地看着六尾,将张幕的事简单解释。

    六尾听后,神色还是保持着平静,温柔地看着三尾:“无妨,我本是将死之狐,若这位先生能救我,这条命就是他的。”

    张幕站在虚空,附近炽热的环境对他没有一点影响,观察到六尾的平静,嘴角有些变化,语气欣赏道:“你倒是看得开。”

    说完,他落在六尾前,隔空点出数道光芒笼罩六尾的身体,大手先是按下,像是抓住什么东西,忽然往后一拉。

    噗!

    一个带着血的冰刺飞出,冰冷的气息扩散,一时将岩浆的影响都隔绝,让附近陷入寒冬一般的状态。

    “是个不错的阴人法宝。”张幕瞥了一眼,随手扔进岩浆,抬头看着气息衰败的六尾,一指点在其眉心,精纯的太极真气涌入,开始唤醒其体内坏死的器官和组织。

    太极真气,是他身体中本源精气所化,一阴一阳,针对性地弥补其体内所缺,刺激**潜能,大致是给老树浇水、施肥,让其自我恢复。

    六尾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蔓延开,就像一场春雨,让他干涸的身体贪婪吸收,新的生机一点点孕育而出。

    “大哥,你的气息!”

    忐忑等在一边的三尾察觉到变化,激动无比道,一直以来六尾的气息都在不断衰弱,就似失去根的大树,一点点枯萎,随时都可能奔溃。

    而在现在,六尾身上的死气开始散去,就像老树在发芽,枯木在逢春。

    “一点表象而已,你不安静一点,若是影响到我,他还是会死。”

    张幕泼了一盆冷水,不知让三尾不敢再开口,就是六尾也心中一沉。

    见两人还算老实,张幕手中剑光浮现:“你别动,我要施针了!”

    铮!

    像是剑鸣,在张幕的手指上,冒出一道纤细的剑气,接下来他将以气为针,用鬼门十三针的手法,激发六尾的潜在生机。

    刚才,他只是以自身的精气缓住六尾快要崩溃的身体,现在需要更进一步,让无根之水变为有根之水,生机源源不断产生。

    张幕脸色罕见地郑重,感受六尾的整体情况后,手一花将剑气扎在其心口。

    六尾不是人,但却是一个生命体,存在类似人类的穴道、经脉、器官。

    而鬼门十三针乃是行气刺穴的绝佳秘法,在他手中变化之后,任然能够给其疗伤治病。

    一针后,张幕又凝聚出一道如针一般的剑气,刺在其脑门上。

    第一针,名为精元针,封住的是生灵精气之源,一般是心脏等重要部位。

    第二针则是天神针,镇压的是生灵之神,也就是念头集中的地方。

    两针扎下去,六尾瞬间变得僵硬,无法控制身体,力量之源和精神之源,都像被什么东西隔断。

    张幕眼中精光一闪,手指连着弹射而出,一片细微的剑气化针,落在六尾周身,没入其中不见。

    第三针,锁气针,将生灵体内活动的能量也截断,是一种控气的手段,避免体内能量互相影响。

    这一针下去,六尾的气息几乎消失,变得越发普通,就连毛发上的光泽都散去。

    六尾若是人,此刻可称为活死人,活着却跟死了没什么区别。

    三尾脸色苍白,这次却没有大惊小怪,张幕若想杀他们,完全不必这么麻烦,只是她过于担忧罢了。

    张幕下手速度开始变慢,逐渐用上全力,否则无法御使这门王阶秘法。

    按照这部秘法的层次,前六针乃是封印、截流、控制、引动生灵之气,中六针借助天地之力,最后一针具备神鬼之效,是一种传说中的境界,有造化之力。

    张幕达到超凡六阶前,能掌握的一直是前六针,可引动生灵之气,让其自我疗伤,或者以他体内的生灵之气协助疗伤。

    不过在突破后,他已能施展第七针,引动天地之力,从外部来增强内在。

    而救治这只狐狸便需要天地之力,将其体内寒气逼除,弥补并激发内在生机。

    不是他想施展第七针,而是六尾实在是灯枯油尽,不借助一点天地之力,他一人还无法将之救下来。

    第四针开始,张幕要顾及的东西几何倍增加,六尾全身的精气汇聚点都要以鬼门针法将之联系起来,在其体内建立一个类似阵法的存在,以便和外界力量呼应,一举激发出新的生机。

    控脉、连穴、网血三步花掉近一个小时,在他将六尾整个身体都调整好后,呼出一口气,手指对着虚空一点。

    “五行之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