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选择
    做他的敌人,真的有些可怜,慢一步都可能被杀。

    太快了,他的剑太快了,完全是杀人之剑,没有一丝多余,出剑之后,只会见血!

    齐昊三人又刷新了对张幕的认识,三个比他们强不少的魔教高手,被张幕盯上的全死,另外一个也吓得跳崖逃跑,这等战绩,有多少同龄人能比?

    锵!

    蓝光一闪,天铘归鞘,张幕平淡道。

    “走吧,这里都到了死灵渊,没什么可查看的了。”

    这次没有人再反对,点头答应,张幕带头往回走,没一点想下去探索死灵渊的意思。

    他们四人没有什么事,而天音寺和焚香谷的就没那个实力,被魔教杀得四分五散。

    张幕一路过去,剑不沾血,却有一个个魔教之人倒下,几乎无人能挡。

    短短一个时辰,就没有魔教再敢出手,天音寺和焚香谷的见识到张幕的手段,也老实不少。

    万蝠古窟一行结束,张幕要求下,四人直接返回青云门,但在中途时,张幕却是借口有事离开。

    他确实是有事,准备去夺一件法宝:玄火鉴!

    这件法宝,原本是焚香谷的镇谷之宝,蕴含万火之精,乃是这个世界至阳至刚之物。

    三百年前,九尾天狐于潜入焚香谷盗得玄火鉴,被发现后遭遇焚香谷围困,只能让其子六尾带着玄火鉴逃脱,而自己却被困三百年。

    最近,便会有玄火鉴的踪迹,目标又不太强,正是出手的机会。

    其实这几年来,有不少宝贝他都能夺到,比如烧火棍,由嗜血珠和摄魂棒组合成的顶级邪派法宝。

    可惜,对这东西他没有多少想法,暂时没有去动,毕竟是张小凡的血炼之物,并不适合他,拿到手也没法用,也没法立马兑换虚值。

    而这玄火鉴不可错过,拿到就可催动,甚至他想花一些虚值将之兑换出去,这样一来,也能多一件攻击宝贝,正好和**镜一攻一守。

    其实,他更想要得到诛仙剑,但诛仙剑本身就恐怖无比,威力绝伦,堪称这个世界杀伤力第一。

    同时,诛仙剑又是天书第五卷,二者合二为一,价值增加太多,他就算是完成主任务,也没有足够虚值将之兑换出去。

    目前,他的权限是6级,可支付一般虚值兑换任务途中得到的东西,但诛仙剑价值一百万,一半也是五十万,他不可能将主任务得到的虚值全都用在上面。

    而玄火鉴便宜不少,一半的价格三十万,到时收集一些法宝用来回收得到虚值,能大大减轻负担,自然更现实一些。

    一日后,张幕独自来到一个小镇,玄火鉴可以从这里找到踪迹。

    镇中,人心惶惶,妖怪的言论满天飞,张幕轻易就得到进一步的消息。

    他没做任何停留,来到人们口中妖怪的地盘,念头扫过,很快就找到目标。

    这是一片幽深的森林,古木参天,枝繁叶茂,期间弥漫着即便是白天也依旧不散的雾气。

    此处正是附近人类谈之色变的地方。

    张幕静静地迈步,脚踏虚空,几个呼吸便已深入。

    树叶摇晃,风呼啸而过,一个白衣女子从天而降,拦在他的面前。

    这女子相貌柔媚,长发披肩,肌肤白皙胜雪,丹唇琼鼻,柳叶细眉下,带着一双忧伤的眸子。

    “你来杀我的吗?”

    女子幽幽一叹,她从张幕身上感觉到了危险,甚至有一种让她绝望的气息。

    “这要看你。”张幕盯着眼前美得不像人的女子,“如果你配合,可以是一场交易,若是不配合,便是一场杀戮了。”

    女子娇弱的身躯微微一颤,她有种感觉,张幕说的不是假话。

    “你想干什么?降妖除魔吗?”女子无奈道,略微后退了一些。

    “不,我对那种事没有兴趣,还是留给那些喜欢的人去做,我要你手中的玄火鉴。”

    张幕不容置疑道,“作为回报,我可以帮你一个忙,也就是你现在所愁苦的事。”

    “你怎么知道?”女子一惊,她和六尾躲在此处,一般人怎么可能知道?

    最主要的是,张幕怎么知道她所愁苦的事?

    “我可以帮你救他,但玄火鉴得给我,你们也得为我做一些事。”

    张幕淡淡道,他有鬼门十三针在,对于六尾无法解决的问题,他完全能够处理。

    女子身体颤抖,神色大变,“不可能,大哥中了九寒凝冰刺,你不可能救得了的!”

    “你觉得我是在说废话吗?”张幕皱眉,一股恐怖的气势释放,头顶天气顿时变化,天地的能量在他气势下,全部被搅动起来。

    如山的威压让女子身后出现三条毛茸茸的雪白尾巴,被压得差点现出原形,她美眸骇然看着张幕,眼前的人居然堪比最顶尖的人类修真者!

    “给你三个呼吸,一,我杀了你得到玄火鉴,二,同意我刚才的话。”

    张幕背着手,他没有立马下杀手,主要是六尾有些用,他下一步准备谋划天音寺的天书,一个人是不够的。

    他需要一些帮手,协助他入阅读天书,而六尾和擅长偷东西的九尾便很适合。

    女子,也就是三尾狐狸咬着嘴唇,看到张幕越发冰冷的目光,她发现自己没有选择。

    她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即便有玄火鉴在,但也发挥不出多少威力,迟早要被杀死。

    这么一来,还不如选择相信,大不了最后还是死,却能搏那隐隐的一丝曙光。

    “我同意,但我不确定大哥他……”女子最终选择了第二个。

    “无妨,他会的,大不了再杀你们一次。”

    张幕无所谓的,带着绝对的自信,他想要杀谁,是逃不掉的。

    “走吧,你那大哥再不救,活不过三天。”

    张幕淡淡道,瞥了眼前的女子一眼,对其惊人的美色没有一点兴趣,他对妖怪或者说兽类,从心底是拒绝的。

    况且这狐狸还只喜欢六尾。

    “你杀那些牛羊,妄图以精气弥补精气,可以寻常俗物的精气,怎么可能弥补一个千年妖精的生命?”

    “你的方法不对,道行不够,自然是没法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