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7章 强悍
    蝙蝠数量逐渐减少,由于蝙蝠平时要觅食,不可能住得太深,又前进数百米,便看不到多少蝙蝠了。

    四人放缓速度,不久前面出现岔道,其前竖立着一块十多米高的巨大石碑,上面刻着四个血红大字。

    天道在我!

    张幕大致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管是魔道还是佛道,或者说仙道,都以为自己是正确的道,却不知道三家的法来源于同一个东西:天书!

    曾书书看了一眼,:“两条道,该怎么走?”

    “随便选择一条,探查后再说。”张幕直接走向左边,他对里面的情况了解不少,不管走哪边都有敌人。

    “张师弟,前路不明,我们还是等一下焚香谷和天音寺的过来更为安全。”

    齐昊这次没再任由张幕乱来,表达了反对意见。

    “齐师兄,即便是他们过来,此处有两条岔道,多半还是会分开探查的。”张幕不太想在这儿浪费时间,依旧坚持要行动。

    “即便这样,也能互相照应,可比我们孤军深入要好。”齐昊理由很充足,自是没有退步。

    张幕无奈,这次行动是团队,他一个人还没法指挥几人,只能点头:“齐师兄,你快联系另外两派吧,他们估计也到了。”

    说完,他盘膝坐下,看似在恢复,其实在参悟功法。

    半天后,天音寺和焚香谷的人才赶来,两个和尚、一男一女四人在中途经过蝙蝠群,模样颇为狼狈。

    见青云门四人轻松模样,四人有些吃惊,那些蝙蝠并不厉害,但数量太多,因此颇为麻烦,怎么青云门的人远比他们干净?

    齐昊主动站出和四人简单交流,他还不知道一身衣服的状况就让两个门派的传人心生忌惮,傲气消了一些,从而免去了一番口舌。

    定下若有异动,彼此互相援助的约定后,双方还是分开探查,这才继续走下去。

    随着空间变得狭小,张幕几人的速度也被迫下降,警惕着走出颇远,都没有看到尽头,而进退也变得麻烦起来。

    忽然。

    呜呜呜……

    阵阵鬼哭声打破平静,声音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传来,听得人心惊肉跳。

    随着鬼哭声的还有不少攻击,从四周同时攻来,显然是在此埋伏着的魔教众人。

    “找死!”

    张幕微微动用部分上清境的力量,天铘就像一轮烈阳,刺目的光芒瞬间将漆黑吞没,显露出偷袭来的各个身影。

    乍一看,敌人居然不下十人,吓得齐昊三人连忙防守。

    天铘剑当然不是用来照明的,张幕将剑一抖,数道剑气甩出,同时拦住多半的人。

    甩出剑气后,天铘神剑对着地面落下,噗一声插进泥土中。

    一声闷响隐隐传出,张幕冷笑着拔剑,带起一连串鲜血,齐昊三人色变,知道脚下还有敌人潜来,若是被偷袭,阵型一乱,他们凶多吉少。

    只是张幕为何感知这么厉害,连地下的敌人都能发现?

    可惜现在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魔教凶悍之气让他们不得不认真对待,瞬间短兵相接,激烈拼斗起来。

    其中又以张幕最为强悍,他一手拦住五人,天铘斩出恐怖的剑气,当场将一人劈为两半。

    还没等其他人胆寒,张幕脚下一点,鬼魅般来到另外一人面前,噗一声将天铘插进其胸膛。

    接着,拔剑反手一剑上撩,咔一声将其长矛状的法宝切断,剑尖在其眉心留下一条血痕。

    三人在一个呼吸间被解决,血腥味道弥漫开,其他魔教人才反应过来,神色骇然地看着张幕。

    到底谁才是魔教,为何这人如此凶悍,一眨眼就杀掉他们三位同道。

    可恐怖的噩梦才开始,张幕身影快捷如风,在场的人只看到天铘神圣的天蓝光芒在魔教众人中晃动,不见张幕的影子。

    而他出现时,已是收敛站立,身上不染一点血迹。

    噗通噗通……

    一个个魔教的人飙血倒下,或是眉心、或是胸口、或是喉咙出现血痕……甚至干脆被分尸。

    陆雪琪脸色变得苍白,她第一次见人杀人居然如此干脆利落,就像砍菜切瓜一样,没有一个人挡住。

    这完全就是杀人的剑法,他为何会这种杀人不眨眼的手段?

    “你的剑不错。”

    张幕淡淡一笑,他能如此快解决十多人,有一半的功劳要归功于天铘神剑,不然他得暴露更多修为才行。

    这些被他击杀的魔教众人,修为都不算差,个个都是身经百战之辈,没有神兵利器,很难以玉清巅峰的实力快速灭掉。

    没有多管齐昊三人变得惧怕的目光,张幕挥挥手,无视地上十多具尸体,轻松道:“我们继续。”

    不知为何,齐昊这次没有再说一句话,听从地跟上,看着身上没有染上一滴血,依旧纤尘不染的张幕,眼中精光闪烁。

    而曾书书对张幕倒是敬佩无比,知道自己的实力远不及,对张幕的道法兴趣更大了些。

    陆雪脑海中回想起张幕的用剑之法,还有那日被打败的情景,一时间若有所得。

    走着走着,前方出现光明,一块散发光芒的巨石出现,在另外一边则是幽黑的深渊。

    又来到死灵渊旁,但这次张幕不想再下去。

    他目光下移,看着发光巨石下的三个身影,眼中露出一丝凝重。

    这三人一个是满脸胡须的大汉,一个是是美貌的少妇,剩下一个则是脸色虚白,带着邪气的白衣青年。

    “死灵渊!”曾书书看到发光巨石上的字,不由吃惊看了深渊一眼,又很快返回盯着三个人。

    在这里的,定是魔教之人无疑了。

    “看来你们是青云门的小辈了,还有些厉害,那些废物都没能解决你们。”

    大汉皱眉看了一眼,不明白那么多人都没将四人拦住,似乎还一个都没有逃掉。

    “少废话,受死吧!”张幕并没将几人看在眼中,如果不是隐藏修为,他几剑就能将三人解决。

    “小子,够狂妄,你是这么多年第一个敢这么对我说话的小辈。”苍白脸色的青年怪笑,“就凭借你这份勇气,等会儿留你一个全尸。”

    “废话真多。”张幕不耐烦地抬起天铘,虚空扭曲中,一道惊天蓝色剑光斩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