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2章 空手
    **镜是青云门第十代祖师无方子真人传下的法宝,是门内奇珍之一,威力极大,质量自然没问题。

    其功能比较有意思,理论上说,只要施用者灵力够强便能反射一切攻击,有些绝对防御的感觉。

    张幕知道它肯定还是有极限,但防御性法宝本就珍贵,适用范围广,他当然也能够用。

    “滴,触发隐藏任务:夺宝。”

    “成为本届七脉会武第一,成功奖励**镜,失败扣除十万虚值。”

    很久没听到的虚突然开口,莫名其妙给了一个任务。

    张幕有点无语:“虚,得到第一的奖励本就是**镜,你这是干嘛?”

    “宿主,结果不一样,这个任务完成得到的是**镜的所有权,也就是说宿主可以将之免费带出这个世界。”

    张幕恍然,他忽略了目前试炼世界的物品还无法带到现实世界的限制,即便是得到**镜,也要花部分虚值兑换才行。

    看来虚考虑得很周到,知道自己需要一件防御性宝贝,就趁机给自己机会,到是挺人性化。

    张幕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次比试的第一他要了!

    **镜的事让在场的弟子都激动起来,战意都高昂不少,道玄等人用的手段不错。

    比试明天开始,众人在通天峰住下来,数百人人实在太多,安置下来后,一个房间挤着七八人。

    张幕没有去挤,他不需要睡觉,离开房间来到水麒麟所在的水潭旁,这里灵气浓郁,很适合修炼。

    最近,他在尝试以天书为指导,将太极玄清道和修炼的虎鹤阴阳功融合,将真气彻底转化为纯正的太极之气,而不是**分化的简单阴阳之气。

    太极之气涵盖的更多,阴阳、冷热、动静……天地间对立的力量,都可以囊括其中。

    融合后的力量,将会更加多变,甚至他还想过,以太极演化五行、八卦的变化,做到真正的身具万法。

    不过,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不是一天两天,也不是一年两年能完成的。

    光是融合估计就要数十年,之后的变化每一步都是上百年,可以说无比耗时耗力。

    毕竟,他修炼的道是自己汲取百家之长所创造的,并不是只修炼某个前人的功法。

    这样来,多花一些时间,但却是最适合自己的,具备无限的可能性。

    在才是他孜孜不倦参悟融合的根本理由。

    此刻,他一修炼,附近虚空中的灵气便疯狂融入他的身体,一些灵气没有用来炼化,而是融入**,强化肉身。

    这个世界以温和的灵气为主,对肉身的压迫小一些,强化的效果很惊人。

    从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他就在用元气强化肉身,争取在完成主任务时,强化出一副极品灵体。

    到时即便离开后只会有一半效果,依旧能为外面的修炼省下不少功夫。

    在他修炼时,潭水中波光粼粼,一圈圈纹路浮现,水麒麟露出硕大的脑袋,盯着张幕看。

    它的眼中闪过罕见的好奇,它不明白一个人类,为何会像它们兽类一样故意强化身体,和青云门的修炼之法有不小差异。

    它也没有从张幕身上感受到任何的魔道气息,不然不是看着,而是早就动手了。

    察觉到水麒麟的注视,张幕说不担心是假的,好在他没有敌意,水麒麟也没有敌意,一时倒也相安无事。

    水麒麟看了一会儿,渐渐没了兴趣,无声无息离开水里,懒散地趴另外一边。

    月色如水,洒落天地,万物染上一层银辉。

    清冷的月光下,水麒麟的身影显得有些孤寂,千年来它都守在这里,心中不知不会不会寂寞。

    张幕对水麒麟生出一丝敬佩,以其超然的实力,哪里不可去,却甘愿守在通天峰上,或许是为了某个约定,或许只为它的那个主人。

    试问天下有多少人能做到这般,几乎一千年都待在这儿守护青云门?

    一人一兽互不干涉,静静度过一个不错的夜晚,直到曙光出现在天边。

    通天峰再次热闹起来,在热闹中带着几分紧张,因为所有人马上就要开始比试。

    张小凡便忐忑无比,他知道自己资质差,平时又闹出不少笑话,自然信心缺缺,并不抱什么希望。

    他并不知道手中的烧火棍有何等威力,噬血珠加无名黑棍,让烧火棍堪比天地顶级异宝,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威力,让他一不小心就赢了。

    张幕自然更轻松,表面上达到玉清七层,在场比试者能达到的估计不超过十个,第一轮很难碰上比这高的。

    “小幕,你没有法宝,千万不要硬抗,受伤可就不好了。”

    比试前,苏茹关心地嘱咐道。

    “师娘,我会注意的。”

    张幕点点头,走上擂台,同时对面也出现一位青年男子,三十岁运用,不过其实际年龄绝不仅仅如此。

    这人乃是朝阳峰的弟子,名为罗卟,修为大致在玉清第五层,还算是不错,但在看到张幕后,他脸色一阵变换,心下暗叫倒霉。

    张幕的名头在场不少人都听说过,就连门内的长老、首座都有所耳闻,光是传出来的玉清第六层,就让他有些不安。

    两人互相见礼,在一旁张老的主持下,比试很快开始。

    锵!

    罗卟掐诀,一柄红色仙剑祭出,剑身宽大,晶莹的剑身中火光流转,隐隐形成一团团云气,散发阵阵灼热力量。

    “此剑名火云,张师弟,请。”

    大家都是同门,没必要偷袭抢先,一般都是互相亮出法宝在动手。

    可问题是张幕并没有拿得出手的法宝,只能伸出右手,散发一圈圈太极光芒。

    “请。”

    罗卟一愣,不解道:“张师弟不用法宝?”

    “暂时没有。”张幕老实回道。

    台下的人听后,议论纷纷。

    “这是看不起罗师兄吗?”

    “难道要空手接仙剑不成?”

    “可能他真没有法宝,你看大竹峰其他人法宝都古怪得很,那个叫张小凡的还拿着一根烧火棍,他入门更晚,没有没有法宝很正常。”

    台下人的话让田不易脸色有些难看,却有不好说什么,毕竟他一时也拿不出什么适合张幕的法宝。

    “罗师兄,开始吧。”

    张幕不想拖延时间,掌心灵光大放,当场化为一道两掌巨掌拍出。

    罗卟只觉呼吸一滞,身体瞬间变得沉重,发现张幕的修为远不止玉清第六层。

    “居然达到第七层了!”

    台上的长老、首座何等眼光,立马就看出来,忍不住一阵吃惊。

    田不易看到这些变化的表情,当即嘿嘿一笑,心里美滋滋的。

    场中,罗卟催动仙剑,一片巨大的火云斩出,连忙挡在张幕巨掌前。

    可噗的一声,火云溃散,巨掌威力没减少多少,径直拍在他火云剑上,巨力袭来,连着整个人倒飞出去。

    一口血在半空中吐出,待其落在地上时,已脸色苍白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