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9章 不可理喻
    他用暴力手段离开地底,避开黑水玄蛇,半天后才算重见天日。

    再次看到郁郁葱葱的山林、碧澈如洗的天空,张幕都觉得天地亲切不少,也不急着赶路,一路观赏风光返回。

    每个世界都是不同的,落在一座山、一条河、一个村庄……小的一片落叶,都有它独有的特色,张幕很庆幸能看到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天地万物。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在做任务的时候,他喜欢体验一下当地的风土人情,就像是一场旅行。

    别人的旅行是在一个国家、一个星球,而他的旅行却是无数的世界,有时候他觉得自己无比幸运,能被虚罗之门选中。

    不管是游历天下还是刻苦修炼,时间一样在过,但又是另外一种体验,张幕在一种悠闲放松中,将一些心中的压抑尽数释放。

    当他再次靠近青云山时,和离开时的他又有了一些变化,心灵上和修为上都有提升。

    这才是修炼,心灵和实力并举前进,不留下心魔,一步步走下去。

    距离七脉会武还有三天,张幕来到青云山下的河阳城,准备随意逛一下,明日便返回门中。

    虽说是古城,可人一点也不上,青石铺成的大街上人流涌动,各类商铺鳞次栉比,人们进进出出,可以说是热闹非凡。

    张幕随意走着,淡看人生百态,往往一些不经意的小事,能让他想起一些修炼的道理。

    “凡人的生命匆匆,忙忙碌碌,有着太多的无奈,大多数人永远无法得到他们想要的,还是长生好啊。”

    张幕心中的求道之心愈发坚定。

    在城中休息一晚,第二天张幕离开河阳城时,一些多余的修为尽数隐藏,表现出的仅仅是玉清第七层的实力。

    在没有把握强行得到青云门的天书前,张幕还会继续潜伏,也将参悟更高境界的奥秘。

    在他离开不久,迎面碰上一行人。

    这些人不简单,有一个堪比上清境界的高手。

    张幕不准痕迹地看了一眼。

    能入他眼的只有两个女子,其余六七被他下意识忽略掉。

    这两女皆是不凡,一个是蒙着轻纱的紫裙女子,身材曼妙,年龄要大一些,正是堪比上清境界的高手,不过隐藏得不错。

    另外一女子倒没有遮遮掩掩,正是灿烂花开的年龄,身着淡绿长裙,肌肤洁白胜雪,明眉皓齿,眼眸灵动,美得惊心动魄。

    他多看两女几眼,一个是因他是男人,对美丽的女子自是喜爱,另外一个原因则是两个女子都不是一般人。

    不只是两人,这群人都是修炼者,气息不似道门,也不可能是佛教的,见其气息诡异,怕是魔教之人。

    这么多魔教的人跑到青云山的脚下,看来是真有大动作了。

    张幕收回目光,人很美却和他没关系,对于这世界正魔之争,他更是不敢兴趣。

    所谓的正魔,不过是理念不同,一个极端,一个温和,说到底都是统治的手段。

    正因为看得透,他才不会多在意。

    可惜,他不在意,却有人在意。

    一声站住,让张幕有点不解地转头道:“诸位有事?”

    他不觉得看几眼就会得罪人。

    但他就是得罪人了。

    那群人中,那个绝美少女望着张幕,指着自己,有些高高在上道:“我不美吗?”

    张幕一愣,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还是点头道:“很美,堪称倾国倾城。”

    少女脸上露出一丝理所当然,但看到张幕平静的目光,她又气不打一处来,水嫩的小嘴拧着:“那你刚才为什么只看我三眼,要知道其他人看到我都会挪不开目光。”

    张幕不解道:“我为什么要跟别人一样?”

    少女听后,天鹅般的脖颈微微一歪,似乎在思考,可很快他美丽的眉毛一横:“你凭什么跟别人不一样?你难道不是男人?只看我三眼,是不是觉得我不漂亮?”

    张幕对这样的逻辑表示无语,他看着外貌堪比仙女的少女,憋了片刻,才吐出一口气:“有病。”

    说完,他懒得再说,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

    碧瑶一怔,这人居然敢骂她?她父亲乃是魔教中位高权重的人物,自小她便像公主一般众星捧月,一般人见到她哪个不是恭恭敬敬,这人竟胆敢骂她有病!

    一旁的蒙面女子看着碧瑶脸上的气急败坏,秋水般的双眸露出无奈和宠溺。

    “你给我站住!”

    碧瑶脸色发寒道,带着不容置疑。

    “你是真的有毛病。”张幕脚步未停,这女的脑回路有问题,还是不和其争论为妙。

    不料,对方却是越发恼怒了。

    一道白色花朵飞来,划过优美的弧线,隐隐有异香扑鼻,一声冷喝随之而来:“今日你不解释清楚,就休想离开!”

    没想到这女的直接动手,真是够狠辣凌厉。

    张幕眼中寒光一闪,忍住暴露修为的冲动,背后只浮现一层护罩,挡在花朵面前。

    顿时护罩一阵扭曲,花朵散发幽幽绿光,气息凌厉似刀,切割在护罩上,一时闪烁点点火星。

    “我看你是真的有病!”

    张幕阴沉地看着捏着兰花指的少女,这女的性格乖张多变,简直是莫名其妙。

    他修为一催,护罩震动,将花朵直接震得粉碎,惹得对方不少人露出意外之色。

    碧瑶脸色有点不好看,冷冷看着张幕:“难怪敢骂我,原来有几分修为在身。”

    随着她说话,跟着的几个黄衣人踏出一步,隐隐将张幕围住。

    “你到底要想怎样?”张幕不耐烦道,若不是这里是在青云门附近,他随手就把这女的镇压了。

    “给自己几个耳光吧。”碧瑶以为张幕怕了,露出得意的笑容,美得似乎天地都一亮。

    “不可理喻。”

    张幕嘀咕一声,不想和这女的纠缠,身影直接后退,翩若惊鸿,转眼就漂退数十丈。

    “胆小鬼,还想逃?”碧瑶嘻嘻一笑,就像找到好玩的事,“给我抓住他!”

    六个黄衣人嗖嗖几声射出,速度也极快,分出三路向张幕追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