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5章 还是打起来了
    刚才,他被两个小辈通知,今年的七脉会武改变规矩,每一脉的派出的人数由原本四人增加到九人。

    大竹峰原本就人丁稀少,这种改变对他们尤为不利,心下当然有些不爽,不过此刻看到张幕,便忽然没了太多的担忧。

    张幕短短一年多时间,便修到太极玄清道第四层,距七脉会武还有两年,必然还可提升,到时多半能突破到第六层乃至第七层。

    这么一来,不说夺得第一,拿个好名次决计没有问题,扬眉吐气是必然的。

    “小幕,快和龙首峰两位师兄弟认识一下。”

    田不易眼中眼中露出熟悉的笑意,张幕明白要做什么,气息微微显露,转身不卑不亢道:“在下大竹峰张幕,见过两位师兄。”

    他入门要晚一些,叫两人师兄也没什么,加上应田不易要求,更是做得一丝不苟。

    齐昊看着张幕,心中震惊无比。

    他听说过张幕是个天才,但真正见到时,张幕不弱的实力,顿时让他有点不信。

    田不易见震到两人,嘿嘿一笑,故意道:

    “这位年龄稍长的是齐昊齐师兄,这位少年是林惊羽林师兄,你这两位师兄可都是门内天才。特别是你这位林师兄,自三年前被龙首峰的苍松真人收为门徒,更是表现出不凡天资,短短几年间就练成玉清境第四成,进境惊人无比,在修真一道可谓是天赋奇才。”

    这话说得齐昊两人脸上露出微笑,正要谦虚一下,田不易却没有停止。

    “你林师兄可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本脉弟子中你虽比得上,甚至不到两年时间也突破玉清境第四层,但切记妄自菲薄,天外有天啊。”

    说到这里,田不易满是得意之色,就差直接问我徒弟厉不厉害了。

    齐昊本是聪明人,哪里会听不出话中的意思,只能尴尬道:“家师也曾对张师弟赞不绝口,称之为万年难得一见的奇才呢。”

    “哪里哪里,他与当年的青叶祖师相比还差不少呢,可不能让他骄傲!”

    张幕无语地看着脸都快笑开花的田不易,暗想现在第四层就让你得意无比,要是告诉你我修到第九层,会不会吓得说不出话。

    “田师叔,晚辈将话已传道,就先告辞了。”

    齐昊黑着脸道,本来今天他们是想过来炫耀一下,结果他们却成了被炫耀的对象,心中郁闷可想而知。

    “师兄,我想和小凡叙叙旧。”林惊羽小声道,同时满是战意地看了张幕一眼。

    “哎呀,你看我都忘了,林师侄你和我这徒弟是同乡,小凡,快带林师侄去说说话,你们好久没见了吧?”

    田不易心情正好,当然不想齐昊离开,转头对张小凡道。

    这段时间,由于张幕的逆天表现,田不易对呆呆傻傻的张小凡也不再有太高要求和期望,脸色好了不少。

    “是,师傅。”张小凡一直等着这个机会,此时听到许可,无比激动地站出来,拉着林惊羽过去叙旧去了。

    他们原本同病相怜,又是小时玩伴,三年时间不见,都感慨万分,难得地互相交流起来。

    堂中,田不易依旧拐弯抹角地夸赞张幕,齐昊听得难受,张幕也有点尴尬,这个师傅真喜欢要面子,每次都是这样。

    宋大仁等人,都知道田不易的性子,到是不以为意,甚至还有些得意,毕竟张幕出色,他们面上也有光。

    而齐昊就难受了,特别是明知田不易是故意炫耀,他还得客气附和,一时间难熬得很。

    田灵儿一如既往地喜欢红色长裙,此刻的她二八年华,正是最青春的时刻,面若桃花,眼含秋水,亮丽不可方物。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幕,微微有些失神。

    张幕穿了一身青色长衫,面容英俊,气质悠扬,神采奕奕,带着一股飘然出尘之气,特别是一对眼睛,就像九天之上的星辰,带着神秘、悠远、寂寞的光芒。

    “他有些不一样呢。”

    田灵儿每次看到张幕,都冒出这么个念头,她觉得张幕就像不属于这个世界,有种遗世独立的味道。

    张幕又所感应,回头点了点头,平时他埋头修炼,和这些师兄师姐交流比较少,没有那种熟络感。

    田灵气的脸颊一红,张幕的年龄比她大两三岁,又是年青俊杰,她根本没法在张幕面前做到师姐的身份,甚至面对张幕时还会有点紧张。

    苏茹看到这些,眼中飘过淡淡的笑意,一些是因为田不易,一些则是针对张幕和田灵儿。

    忽然,堂外一声痛呼:“哎呀!”

    接着,张小凡从门外摔进来,噗通一声落在地上,止不住身形又滚了几圈,一时间摔得灰头土脸。

    张幕顺手将其扶起,心中咯噔一下,怎么在剧情改变后,林惊羽还是把张小凡打了进来?

    他眼睛微眯,看着急忙赶进来的林惊羽,对方焦急道:“小凡,你没事吧,我刚才一时失手,并不是故意的。”

    “那你看来是有意的了。”张幕淡淡道,他看出林惊羽确实是想表现一下,失手不过是借口。

    林惊羽一滞,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哼,欺负人就欺负人,还找什么借口!”田灵儿将张小凡当成弟弟,见其狼狈无比,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师姐,我没事。”张小凡见儿时好友要和师姐打起来,急忙开口道。

    张小凡不说还好,一说就让田灵儿想起张小凡老实的本性,越发认定林惊羽是故意的。

    “我也来无意一下。”田灵儿掐诀一指,腰间霞光绽放,法宝琥珀朱绫闪电般射出,直击林惊羽的面门。

    苏茹和齐昊脸色大变,可喊出住手确实迟了。

    电光火石间,林惊羽依旧比较镇定,后退数步避开锋芒,同时手握剑诀,低喝一声:“起!”

    锵一声剑动,宛若龙吟,响彻八方,接着一柄青光耀眼的宝剑飞出,射出的灵光将其周身笼罩,将琥珀朱绫挡住。

    “斩龙剑!”田不易脸色一变,没想到那人如此爱护这林惊羽,居然将斩龙剑给这小子。

    这么一来,女儿多半不是对手。

    田不易担忧地看着,却是不好贸然出手。

    场中,田灵儿却是打出真火,见久攻不破,美目睁大,双臂一挥,身子缓缓漂浮起来,同时左右手交叉在胸口,周身灵力剧烈涌动,喝道:“缚神!”

    这是一道专门用于琥珀朱绫的术法神通,在田灵儿灵力灌注下,琥珀朱绫红光大放,原本身三尺来长的朱绫疯狂变长。

    这个速度很快,转眼之间变长了数十倍,一时都将整个守静堂上空都填满。

    斩龙剑的青光被一点点压下,林惊羽身影都被无数的绫绳围在中间,变得密不透风。

    似乎,林惊羽处在了下风。

    一旁的张小凡不知所措,着急无比,两人都是他最看中的人,他可不想有任何一方受伤。

    齐昊和苏茹也都靠近过来,准备随时中断这场战斗。

    张幕有点无奈,要打也该是他出手啊,毕竟今天就是过来故意露面的。

    此刻两人打起来,他也不好插手,只能等两人分出胜负。

    场中,田灵儿的朱绫似乎要困住林惊羽,了随着一声剑鸣,撕拉一声,一道青光冲破重重阻碍,宛若一道青龙冲出。

    吼一声,林惊羽身剑合一,他被田灵儿打得莫名其妙,又没有留手,带上了丝丝杀气。

    田灵儿脸色发白,看到势如破竹的青光,不得不防御,想要以琥珀朱绫挡住,却是有些做不到,被斩龙剑一层层破掉。

    琥珀朱绫以束缚困人为主,在攻杀之上,自然比不过斩龙剑。

    张幕并不觉得意外。

    “小幕,还不出手相帮!”

    耳边响起田不易的声音,张幕这才反应过来,看到齐昊出手,若是他不动,有些说不过去。

    无奈中,为大竹峰的面子,张幕盯着斩龙剑的锋芒,双手合着,太极光芒绽放,化为一道屏障挡在斩龙剑前。

    当!

    斩龙剑的威力被琥珀朱绫挡住大半,即便张幕没有法宝加持,释放的乾坤罩依旧顺利将之挡住,并有不小反震之力传出,让林惊羽色变中忍不住后退。

    齐昊原本准备施展神通挡住这一剑,不过被张幕先手,只能一晃来到林惊羽前,一把将之拉住,摇头道:“师弟,不可。”

    另外一边,张幕见田灵儿脸色苍白无比,身体踉跄,急忙将之扶住,交给随后来的苏茹。

    田不易满意地看了张幕一眼,又瞪了张小凡一眼,才从座位上站起来哼道:“林师侄,你是想杀了我女儿吗?”

    齐昊神色大变,赶紧解释道:“田师叔,林师弟只是收不住手,绝无伤害田师妹的意思。”

    他拉了拉林惊羽,低声道:“还不快道歉。”

    “是她先动的手,我凭什么道歉?”林惊羽此刻愤怒得很,一是因为田灵儿突然出手,一个则是看到张幕修炼时间比他短,居然就有这等修为,心中很不舒服。

    张小凡夹在中间,害怕双方又打起来,心中担忧无比,忽然站出来道:“师傅,都是我的错,不怪师姐也不怪惊羽。”

    田不易找到台阶,脸色缓和一些,哼道:“此事就作罢,你们回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