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4章 修炼道法
    田不易将打坐、冥想的方法介绍而出,又传授精气运行和人体经脉位置后,发现张幕掌握得都很轻松。

    他没有迟疑,先让张发下重誓后,便直接将太极玄清道的第一层法诀传出,又提及一些注意之事尽数说完才算结束。

    “你天赋不差,但道海无涯,勤励为舟,希望你能刻苦修炼,早日入门。”

    田不易期盼道,他生性懒散,很少教授弟子,不过张幕是个例外,其资质超绝,或许能为他们这一脉争光,所以手把手地教授,就是希望不浪费张幕这块璞玉。

    “弟子不会让师傅失望的!”张幕自信道,这入门的功法,他听了一遍基本就有把握修成,难不到他。

    “有信心就好,为师三日后再来检查你的进度。”

    田不易没有多说,让张幕下去独自修炼,便不再多管。

    “这师傅真的是有点懒,难怪弟子修为都不太高。”????张幕心中嘀咕,平静地返回房间,盘坐在床上,回想起太极玄清道第一层。

    道教修真讲究共天地一息,身同自然,以身御自然造化,化为大威力。

    而这门功法便完全是炼气之道,入门就需要要张开全身七窍毛孔,引动天地灵气入体,并沿着经脉运行,以此来锻炼**,稳固身体元气和内络经脉。

    这和武道修炼之法有些不同,武道是先激发**潜能,再御使炼化天地元气,根本还是在**上。

    而修仙之道走得是极端,开始就要利用天地灵气,引天地之气入体,因而对天赋要求很高。

    可以说,没有灵体的资质,根本无法正常修炼,普通人想要入门,更是难度大得可怕。

    张小凡就是一个典型,其资质普通,按理说入门会很难,甚至无法入门,不过有佛门功法相辅相成,激发**潜能,才能厚积薄发。

    因此张幕发现,武道是介于纯粹依赖天地之力和纯粹开发**潜能之间,二者皆有兼顾,适应范围更广。

    由于宗师境界本就是运用天地之力,以前筑基境界时开辟穴窍经脉,此刻太极玄清道第一层简单得可怕。

    他本身又是元灵体,对天地能量感应灵敏,短短一个时辰,他便顺利地运转灵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周天。

    同时,他发现灵气对**的压力小不少,若是换成更暴躁的元气,刚修炼之人的体质绝对无法承受。

    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外界才是以武道修炼最为繁荣,毕竟是最适合的。

    一个周天后,张幕找到不少心得,再尝试运转数次后,便一口气坐到运转十个周天。

    在第二天早上,张幕便做到连续运转三十六周天,直接将第一层练成。

    这等速度,可以说是太恐怖,张幕都不敢暴露,否则太惹人怀疑。

    他只能尽量藏拙,假装能运转十个周天,依旧让三天后来查看的田不易发愣,震惊张幕的天赋。

    对于两人来说,修炼三两个血月能运行五个周天就不错,一些资质上佳的能运行十个周天,但张幕居然只用三天就做到,他当年也没这么快啊。

    “哈哈,做得不错,继续加油,争取一个月内将第一层练成!”

    田不易笑容满面,又热情指点一番才咧着嘴吧离开。

    张幕只能按照要求,在快一个月的时候,做到只用一天便达到的程度。

    他一个月修成太极玄清道玉清境一层的事,在田不易的刻意传播下,整个青云门的人的人都已知道。

    张幕的天才之名崛起,一些人得知他是半年多前的守门乞丐时,一个个肠子都悔青了。

    田不易则是觉得倍有面子,时不时出去晃上一圈,故意气一些人。

    大竹峰的几个弟子自然也觉得太厉害,特别是张小凡,他到现在都没将第一层修炼成功,差得不是一星半点。

    由于张幕速度很快,田不易这次直接将太极玄清道玉清境的九层功法全部传给张幕,到是少了一些麻烦。

    拿到功法的第三天,张幕突破到第二层,一周后突破到第三层,半月后达到第四层,一个多月后达到第五层……一年后达到第八层,一年半后更是达到第九层!

    不过这时他又没了功法,没法再继续下去,毕竟田不易修炼那么多年,也不过上清境界,他此刻一年就达到玉清巅峰,真的有些骇人听闻。

    另外,他怕吓到人,表现出的修为一直落后一半,此刻仅仅是玉清第四层,要上清的功法有点说不过去。

    无奈下,张幕只能暂时打磨目前的境界。

    此刻他的实力,大致和宗师巅峰相当,他一年能达到这种地步,主要是本身境界在那儿,换一门功法依旧是相当于恢复实力,自然是快得可怕。

    而若突破到上清,他便和七脉首座差不多,战斗力上堪比大宗师了。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随后是宋大仁的声音。

    “幕师弟,师傅叫你过去。”

    为区别张幕和张小凡,张幕被其他人称为幕师弟。

    “大师兄,我知道了。”

    张幕起身,推门而出,好奇道:“大师兄,这次是什么事?”

    这一年多来,张幕时不时被叫过去,多是向外人展示,他自然是不太感冒。

    “是龙首峰来人,师傅让你去接一下。”大师兄眨眨眼睛,张幕立马就知道还是那种事。

    “我这就去。”张幕有点无奈,大竹峰没什么天才,人又特别少,而他偏偏出色无比,自然成了唯一一个充门面的人。

    张幕踏出门外,一步数丈,身轻如燕,飘然赶向主堂。

    “幕师弟这步伐可真潇洒。”宋大仁羡慕道,急忙也跟上而去。

    守静堂中,田不易与苏茹坐在上位,其余弟子都站在一边,而殿堂中站着两个白衣人,一个青年一个少年,皆是气宇轩昂,目含精光。

    看到张幕到来,田不易脸上露出得意,这一年多来,张幕的修炼速度之快,就是他都有点吃惊,此刻已是太极玄清道第五层,不比这个龙首峰的少年天才弱。

    况且,张幕所花的时间还要少一半,未来必然可以超越。

    这次是该让你们明白,我大竹峰也是有天才的。

    田不易心中乐呵呵的,眼角都是带着笑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