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3章 一家人
    田不易此刻心情很不错,张幕是个好苗子,资质怕是不比一年多前被苍松收下的小子差。

    “你在世俗中没有亲人了吧?”田不易想起一时,侧脸问道。

    “没有了。”张幕继续撒谎。

    “嗯,那行。”

    见张幕没什么牵挂,田不易放下心来,手中灵光一亮,速度又加快几分。

    云层中,七座各色的巨峰分布在各处,田不易飞向其中一座,落入云层下后,入眼尽是一片竹海,随着山风卷起阵阵波涛。

    “这就是本脉所在,由于一些原因,本脉人丁不多,你现在是第七代的第九个弟子,等下代带你们去认识一下。”

    田不易简单介绍道,他刚才已打定主意,要亲自教授张幕。????两人落在山上一座殿堂前,张幕看了几眼,主殿名“守静堂”,其他建筑不多,显得比较幽灵冷清。

    主殿中走出两个人影,一大一小都是美人,大的是三十来岁,美妇模样,风姿绰约,安静端庄。

    小的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眉目清秀可人,一双明眸水汪汪的,灵气跳动,惹人怜爱。

    “你回来了。”

    “爹。”

    两个女人语气一慢一快,一个沉稳温柔一个活泼可爱,说完话都把目光落在张幕身上。

    见其衣不遮体,一身破烂,宛若山间野人,向来喜欢干净的两女不由皱了一下眉头。

    田不易这才注意张幕的仪容不雅,轻咳一声:“灵儿,带他去找你大师兄,先换洗一番再说拜师的事。”

    田灵儿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跳了跳,皱着挺翘的琼鼻应下来,转身走进张幕,没有闻到意见中的臭味,反而有一股淡淡的青草味道,让她有些意外。

    “跟我来吧。”

    她的红色长裙飘动,轻灵地向一旁的建筑走去。

    张幕面色不变,平静地跟上,没有因为田灵儿漂亮而多看。

    张幕的从容不迫让田灵儿有点惊讶,忍不住率先问道:“你就是那个守在山门大半年的怪人吧?”

    “小师姐说的应该是我。”

    田灵气秀气的眉头又一皱,依旧娇俏得很,瘪着小嘴,不情愿道:“师姐就师姐,干嘛加个小?”

    “小师姐年龄比我小一些,如果我叫你师姐,岂不是把你叫老了。”

    田灵儿听后,觉得张幕说得有理,想到门中还有个比自己小的师弟,便不再纠结这个,有一句没一句说起来。

    主殿和几个弟子住的地方距离不远,没多久便来到一排小院前,田灵气清脆动听的声音响起:“大师兄,又来了一个小师弟,爹爹让你带他洗沐一下。”

    门很快大开,走出一个身子高大,相貌粗豪的大汉,正是这代的大师兄宋大仁。

    “小师妹,师傅又收徒了!”宋大仁有些惊喜道,他们这一脉人少,每来一个新的师弟都破不容易,所以看到张幕一身破烂也觉得顺眼无比。

    “嗯,等会儿要拜师,我就先回去了。”

    田灵儿点点头,对着张幕笑了笑,转身之后腰间的红带发光,直接驾着法宝离开,她得去接一下张小凡。

    “师弟,如何称呼。”

    “见过大师兄,我叫张幕,夜幕的幕。”

    “嗯,我叫宋大仁,顺便给你说一下其他几个师兄弟的名字,依旧是……”

    宋大仁带着张幕走进院落,一边介绍,一边将换洗的衣服准备,一刻钟后,张幕便焕然一新。

    他穿上一身普通的灰衫,头发用一根青布简单绑着,身体瘦弱却挺拔有神,一点也看不出刚才的落魄模样。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师弟一表人才,更能体现出衣服的作用啊。”

    宋大仁赞叹一句,张幕外貌并不如何出色,关键是有一种超然物外、宠辱不惊的气质让人眼前一亮。

    “我们快过去吧,不能让师傅他们就等。”

    宋大仁开口道,他知道张幕既然是师傅亲自带来的,必然是受师傅所重视的,耽搁太久不好。

    两人再次来到守静堂,这里的布置很简单,红砖铺地,中间画了一个简单的太极,此刻里面站着不少人。

    田不易夫妇自然坐在上位,田灵气站在旁边,正用意外的目光看着他,在下首一边,站着六个人影。

    其中五个都是成年之辈,只有摸数的是一个少年,比田灵儿都小不少,呆头呆脑,老实地站着,也在看他。

    张幕多看了两眼,想来这就是张小凡,这个世界的主角了,没想到会成为同门。

    宋大仁快步走到堂前,低身恭敬道:“师傅、师娘,按照师傅的要求,这位新入门的师弟已沐浴更衣。”

    田不易看着张幕不凡的外面和气质,露出满意的笑容,点头道:“嗯,不错,开始吧。”

    张幕当即跪下三叩九拜,首次喊道:“师傅。”

    这句话得是诚心诚意,他虽然是带着目的而来,但也有学艺之心,有道是达者为师,田不易有资格当他的老师。

    “快起来。”田不易笑着,和当初收张小凡时差距太大,让其他人都意识到张幕不简单。

    田不易起身迈了两步,“最近为师闲着没事,这次你就跟着我修炼,等入门后再自己安排吧。”

    “听师傅安排。”张幕没有什么意见,他不在意这些。

    “嗯,拜师仪式到此结束,你们几个兄弟先认识一下,明天张幕你再过来。”

    说完,田不易转身离开,倒没有急着教张幕。

    苏茹简单说了几句,也跟着离开,众人也就随意起来,和张幕互相了解,很快熟络起来。

    张小凡话很少,还有些羞涩,不过也很高兴,张幕和他同姓,又是师弟,让他有种亲近感,

    随后,张幕选择了一座院落作为自己的住所,总算是安定下来,晚上整个大竹峰的人都坐在一起吃饭,确实有种一家人的味道。

    或许正是这样,大竹峰比其他峰多了几分色彩,没有什么尔虞我诈,让张幕都有些羡慕。

    第二天,张幕很早来到守静堂,田不易本就住在后面,他脚刚到,田不易就出来,带着张幕进入修炼室,开始传授修炼的基础功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