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2章 意外
    张幕装着害怕地后退一步,随即又坚定道:“在能拜入青云门前,我会一直等在这里。”

    说完,不管三人冷漠不屑的目光,中人走到一边坐下,静静等待起来。

    三个守门弟子看了两眼,再次散去,只要张幕不靠近,他们不会再多管。

    张幕取出一个茶壶,在附近的小溪灌上一壶水,加上山上野果不少,根本就饿不死。

    不过因为要等在门口,张幕没法找个地方遮挡,只能风餐露宿,过着野人般的生活。

    这么一来,张幕的形象更加破烂,若不是有溪水清洗,他怕是要变得又臭又脏。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少路过山门的青云门人都能看到一个人坚定守在那儿,时间一久后,不少人都知道了张幕的存在。

    开始张幕还盼望着那个人见他信念坚定,将他收入门下,对于路过或是飞过的人都比较感兴趣。

    可一个月过去后,张幕心中的期盼被磨灭得一点不剩,他只能转变注意力,去观山赏水,坐看云起时。

    两个月过去,就是原本仙气缭绕风光也逐渐失去意思。

    张幕暂时无法修炼,只能去参悟神通,感悟天地之道,每日忍受凡人**所遭受的一切。

    没有真气,念头被困,肉身被封印,宛若普通人的他所感悟和参悟的所得有了一些明显的差异,似乎正蒙住口鼻眼去感受那个熟悉的世界。

    别样的角度让张幕收获不小,一时反而不再急着进入青云门。

    一个每天盘坐在门口的凡人,又让不少人注意上,一些人觉得张幕有些不凡,但依旧没人看上。

    时光如水一般流逝,守门的弟子换了一批又一批,半年的时间过去了。

    张幕从来没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快,似乎就几次睁眼闭眼间,半年的时间就没了。

    他的收获不小,几门神通更进一步,理解得更加透彻,就连天罗幻境这种中级神通和暗灵眸都有了突破口。

    另外,对于修炼功法、太极之道、风之真意他也都有了一些新的感悟。

    由于全心感悟,收获远超平时,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之喜。

    睁开眼睛,看着看不到顶的高峰,张幕有点无奈,这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多关注他,看来没关系下,想进入青云门是真的有些难。

    “再过半年吧,一年的时间都没有成功,就没有必要继续了。”

    有了限制,张幕起身找些野果填饱肚子,如果不是他意志够强,光是长期吃野果就是个痛苦的事。

    由于修为被封印,没有任何外力加持,此刻他身体完全是瘦骨嶙峋,外面是衣衫破碎,只有一对颇为灵气的眼睛表明他不是个野人。

    时间变得不再明显,在指间悄然无声无息流逝。

    “你叫什么?”

    一个声音在张幕耳边响起,此刻沦为凡人的他,根本没注意有人靠近。

    他睁开眼睛,站在他面前的是个矮胖男子,身穿长袍,面容普通,但气质若深渊,并非普通人物。

    说话的自然是这人。

    “张幕,你是?”张幕修为被封印,依旧能察觉到这人有些危险。

    说明这是个大宗师!

    “大竹峰田不易。”矮胖中年人脸色有点不好道。

    张幕一愣,吃惊,疑惑道:“仙师,你找我是?”

    “你不是想求仙问道吗?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田不易有点不耐烦。

    “真的?”张幕惊喜道,他曾经想过,青云门随便来个有资格收图的就行,哪能料到会有一峰首座会过来。

    “你不愿意?”

    田不易脸色有点黑,他最近和朝阳峰首座无意中打赌,说张幕无法坚持三个月,结果却是输了。

    这事本是一个小事,大家都忘掉自然没什么,奈何商正梁今日故意说起,他也抹不开面皮,只能再来一躺。

    他们当初打赌死因就是收了个庸才,结果现在似乎又要收一个,田不易心情能好才怪。

    而对于张幕来说,这算是一个意外惊喜,他当然不会拒绝,立即道:“我愿意,师傅请受我一拜。”

    “等等,先别拜!”

    田不易黑着脸,挥手中一股力量让张幕无法躬身,接着一把拉住张幕的手臂。

    他没一眼看出张幕的资质,只能亲自查看一下,若依旧是庸才乃至废材,自然是要想办法劝张幕主动离开。

    收了一个张小凡,再收一个庸才,他的脸就真不知道该怎么搁了。

    就在他都准备花些钱财和口舌劝张幕时,田不易脸色露出古怪,不信地将灵力再次于张幕身体中转了一圈。

    “经脉宽大不说,还百脉俱通,骨骼强健无比,这……”

    “又能在这苦守半年,可见是心智坚定之倍,简直就是修炼的天才啊!”

    田不易都觉得有点不真实,一个慕名而来的普通人,由于年龄而不被人在意的人居然有这等天赋,即便是年龄大了一些也完全能弥补。

    没想到打个赌,本以为是倒霉的事,结果还捡到一个宝贝,要是商正梁得知不知是何种脸色,一定得看看。

    田不易脸色转眼变好,满意地看着张幕:“我要问你一些事,老实回答。”

    接着,田不易将张幕的底都问出来,见他没有说谎,才安心道:“先跟我回去后再说拜师的事。”

    说罢,其右手一挥,掐诀引动,一道赤光射出,化为一柄巨大的灵剑。

    “上来吧。”田不易道。

    张幕带着新奇,装着很小心得踏上。

    剑身灵光大放,一股托力生出,带着两人向天空飞去,转眼钻进云层中。

    风和云都被抛在身后,一片新的景色出现在眼前,他们飞在云层上,头顶一片碧绿蓝天,纯净得没有一点杂质。

    张幕一边很感兴趣地东张西望,这被田不坏看成是他没体验过一些,也不在怀疑其没有太害怕。

    其实,张幕是很好奇,不过是不是飞行,而是其御剑之术,这个世界的术法和神通差不多,但也有不小的区别,他要想得到五卷天书,必须得多了解才行。

    知己知彼,才可多一些把握,甚至他还会修炼相应的功法,避免本身的问题泄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