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0章 诛仙
    能让一个大宗师都甘愿做狗腿,可见这人身份不简单,身后站着一个武道王者,怕是不少人斗会给其面子。

    “看来我只能把你打爆了!”

    张幕眼中嘣射出冷光,他已有了解决之法,那就是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实力,让那些狗腿也动不了他!

    来到药剂师大楼,萧怜溪的考核还在继续,张幕随意瞥了一眼,迅速就看到一个眼神狭长,眼帘苍白的人,对方在看到他的时候,惊讶和狠辣的神色一闪而逝。

    看来,就是这个人,一个陌生人不可能莫名露出这种表情。

    感知了一下,超凡五阶宗师之境,不怎么样,在他眼中,并不是威胁。

    “有狗腿,有背景吗?”

    张幕心中冷笑,“这里终究还是大学,一个规则大于一切的地方,只要我表现出强大的天赋和能力,你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土鸡瓦狗!”

    “虚,开始试炼!”

    下一秒钟,张幕直接将身上大部分元石消耗掉,换取数个月的冷却时间,念头进入虚罗之门中。

    本来,他想慢慢提升,奈何有人不给他机会,偏偏要逼迫他。

    那他还犹豫什么,试炼之后,突破到超凡六阶,成为天罡班的天才,想来学校的高层都会注意到他,到时梅炫的手段,还能发挥几分作用?

    张幕站在大楼门口,似乎在等人,而其灵魂已进入虚罗之门,来到一个新的世界。

    “滴!试炼世界选择中……选择成功!”

    “当前试炼世界为诛仙,等级为6星中等。”

    “试炼主任务:得到五卷天书,成功奖励60万虚值,未成功之前,不得离开本世界。”

    “暂时无分任务。”

    听到这种任务,张幕念头大变,若是完不成主任务,他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

    即便时间流速是十万比一,但这里是个仙侠世界,时间跨度本就不短,要是一不小心三百多年过去,外面就过了一天。

    想到自己长时间站在药剂师大楼的门口不动,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虚,能不能改一下任务要求?”

    “任务一经发布,不可更改。”

    “靠,早知道会这样,我找个地方也行啊!”

    张幕无语,看来这次任务最好尽快完成,萧怜溪的考核时间是5个小时,在他进来时已过去2个小时,也就是此刻外界的时间中,距离结束还有3个小时。

    一旦结束,怕就是梅炫动手的时候,他必须在那个时间点前回去。

    这么一来,30万个小时,大致34年,显得有些紧张,必须地抓紧才行。

    人流中,一个普通书生模样的人眼中射出两道精光,接着身体一轻,从人群中射出,向远处飞去。

    好在这个世界不乏修道之人,飞天遁地之辈并不少见,人群骚乱一阵后很快就恢复正常。

    “我去,好多灵气!”

    天空中,感受着充沛的灵气,张幕呆可呆,才想起这是仙侠世界,确实已灵气为主。

    身体传来一阵阵舒服的感觉,张幕露出满意之色,尽情飞了一会儿,果然灵气更温和,恢复速度都比元气快了不少。

    不久后,他找到青云门的方向,才开始赶路。

    诛仙世界是一个正邪对立的世界,双方因为理念差别,世代的恩怨,几乎是水火不容,不管是谁都想着灭掉对方,不时爆发战争,死了一批又一批人都没有结束。

    他来的这个时候,距离剧情开始已过去一年,邪魔蠢蠢欲动,一场新的战争正在嫩芽状态。

    神州浩瀚无边,即便是中原地区也广袤无比,张幕飞了三天三夜才算来到青云门所在的山脉附近。

    他此刻实力不凡,又是一个陌生人,自然不可径直靠近,不然被当成敌人,那可就惨了。

    一颗老树下,张幕摸着下巴,看着连绵起伏,仙气缭绕的青云山,嘀咕道:“怎么进去呢?这里可是有我想要的东西啊。”

    “硬闯肯定是不行,偷偷潜入?但抢天书也不行啊,就算能打赢一两个,也打不赢一群,更别说还有诛仙剑阵的存在。”

    张幕不断摇头,眼珠转来转去,一时有点难办。

    毕竟,青云可是目前正邪两派之首,建派两千多年,底蕴深厚,门内高手无数,还有恐怖的诛仙大阵,即便此刻青云门内部出了问题,也不是他能乱来的。

    “看来,还是得当做门徒混进去,不然就得等邪魔攻打青云门浑水摸鱼,否则没太多机会。”

    张幕最终还是决定两个打算一起进行,先混进青云门潜伏下来,靠近主角暗中看有没有机会,实在不行,再等以后的正邪大战。

    为防止被人看出他的修为,张幕不得不钻研暗灵身,寻找办法掩盖修为和**,不然根本混不进去。

    很快,张幕发现其中的难度,掩盖气息很容易,但让自己变为一个不动修为的普通人,还真的是太难。

    因为,有些东西已深入骨子里,想要变得平凡,要求真的太高。

    无奈之下,张幕只能来到附近的凡人小镇,换装打扮,成了一个饭店的小厮。

    他要观察人生百态,看看这个世界一个普通的凡人是怎么样的,特别是他这个年龄的凡人,又该如何的表现。

    不这么做,他敢肯定遇到修为高深的人,多半是藏不住的。

    来云客栈是一间小客栈,当然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内酒、茶、煮、卤、蒸、烤等东西都有,加之价格实惠,每日顾客络绎不绝。

    长宽三丈的小店中摆着二十来张木桌,柜台后一个布衫老头正打着算盘,发出哒哒哒的清脆声响,此刻正是饭点,大部分桌子都坐着客人,其间三个年轻小厮穿梭,用木盘送着美味的菜肴和美酒。

    客人中,有老有少,有普通百姓,有贩夫走卒,有江湖人士……三教九流似乎都有。

    “客人,你的三两卤牛肉,一壶黄粱酒。”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吆喝道,麻利地将东西放下,抹了抹眉头的热汗,又急忙赶往下一桌。

    这个粗布衣服,身体瘦弱,面上带着疲惫,就像一个普通小厮的少年,正是来到这大半个月的张幕。

    他身上此刻已没有半点真气波动,眼中神采消失,只剩一点机灵感,真的太像一个普通凡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