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9章 你愿不愿意赌
    张幕凌厉的剑气让谷长斐周身银光绽放,就像一个银人,光芒将整个房间都亮堂不少。

    这时,谷长斐感受到剧烈的刺痛袭来,心中一惊,以为张幕是在暗算他,眼中凶光射出,当即就出手,一掌劈下。

    空气瞬间被一切两半,划出白色的痕迹,似乎虚空都要被劈开。

    张幕双臂上抬,嘭一声,护体真气溃散,双臂传来一阵发麻感,让他脸色大变,急忙抽身而退。

    “没想到一个修炼出了差错的银孚身都比我的**强悍这么多!”

    张幕心中忌惮无比,落在门口防备地看着对方。

    好在谷长斐劈出一掌后,忽然僵硬在原地不动,身上的银色灵光明灭变换,气息也在疯狂波动。

    “头!”

    躲在一边的大汉察觉到不对,惊呼一声,不善地盯住张幕。

    若是张幕耍手段让谷长斐无法动弹,那他们拼着受伤也得留下对方,不然等谷长斐恢复过来,他们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张幕此刻嘴角却是露出一丝笑意,靠着门口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一些不一样?”

    他的话刚一说完,谷长斐原本快要熄灭的银光瞬间大亮,一个个银色的漩涡浮现,气势以几何数提升。

    轰!

    空气炸裂,形成一圈狂浪扩散,谷长斐的头发扬起,露出一张红润中带着惊喜的脸庞。

    他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激动:“你刚才的是什么手段?”

    “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帮你,现在的你应该很清楚。”张幕不想透露鬼门十三针和灵念,没有多说,却表达一个意思,他有能力解决谷长斐的问题。

    谷长斐变得沉默,眼神不断变化,忽而杀机满满,想当场逼迫张幕说出秘密,忽而忌惮不已,担心张幕有不小的后台。

    张幕没有说话,他相信谷长斐是个聪明人,不会乱来。

    房间内陷入压抑,直到一分钟过去,谷长斐才深深看了张幕一眼,对两个大汉摆手:“你们先出去,关上门,也闭上嘴。”

    “是,头!”两人心中一凛,谷长斐很少有这种眼神,一旦露出,表示他认真了,做不好多半会杀人的。

    哐当!

    变形的门转眼关上,挡住不少的目光。谷长斐眼神锐利地看着张幕,一圈银光扩散,化为一道简单的隔音障,不想有人偷听。

    “你真有把握解决我的问题?”他的语气软化许多,带着几分疑惑不信。

    若不是刚才体内一直混乱的能量平息,让他隐隐看到一些希望,他都不会觉得张幕能做到。

    “只有七成把握,你愿不愿意赌?”张幕底气又足了一些。

    “要花多长时间?”谷长斐不信张幕的话,若都是刚才那种状态,他并不觉得张幕能解决。

    张幕伸出几根手指,自信道:“三个月见效,这个时间你不会等不起吧?”

    谷长斐沉吟片刻,心中对比眼神的家伙和未来可能帮助他的武道王者,最终他还是选择张幕。

    至少他体会过那一点真正的变化,确实算是实际的东西,这是眼前的希望。

    “你要知道,我所选择你就相当于背叛我身后的人,代价可不小。”谷长斐幽幽道。

    “你得以早点解决身体问题,还摆脱了走狗的生活,收获也不小。”张幕平静回答。

    “你的自信说服了我。”谷长斐叹道,他真不知道张幕哪儿来的自信,根本不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

    “既然你答应,我们就来说说具体的条件吧。”张幕背着双手,“你的问题需要花费我不少精力,我不只需要你背后人的信息,还要你的银孚身的神通修炼之答!”

    “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谷长斐眼神眯着,心中开始思考其中的弊端。

    把那人的事告诉张幕,势必会和其决裂,虽说只是一个纨绔子弟,但其身后背景不小,代价让他也很心疼。

    至于银孚身,给张幕倒没什么,自己都练出一身问题,他不觉得张幕能轻易修成。

    “我刚才说过,就看你愿不愿意赌。”张幕没有理会谷长斐话中的威胁,现在是他占据一些优势,必须争取更多利益。

    谷长斐握着拳头,下定了决心,声音冰冷无比:“那我就赌一把,你如果做不到,我会亲自扭下你的脑袋。”

    “你没有机会的。”张幕毫不示弱,他现在不是这人的对手,不代表三个月后不是,到时怎么做,主动权都会在他手中。

    谷长斐咬着牙,眼神危险,“够狂妄,我真想现在就揍你一顿。”

    “我想你不会的。”张幕依旧带着自信:“现在能告诉让你抓我的是谁了吧?”

    谷长斐简单思考后,没有再迟疑,“是一个叫梅炫的纨绔子弟,身后有个亲人是武道王者,至于抓你原因,怕是看上你的女人了,想用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法吧。”

    张幕听得脸色古怪,这么又是因为萧怜溪,他有点不确定道:“不是对付我?”

    “你都不认识他吧?怎么会无缘无故对付你?”谷长斐摇头,“这个人贪恋各种女色,两年来祸害了不少的姑娘,怕是你的女人很出色吧。”

    “就这么简单?没有其他人了?”张幕有点发愣,这和他开始的想法有些差异,还以为是以前他得罪的人出的手。

    “没有,我就只是想巴结他,这一个人就让我头疼,我怎么会管太多人。”

    “以前这种事,那个人是怎么做的?”

    “把一切阻拦的力量拖住,不择手段把女人睡了,玩一段时间再扔掉。”

    谷长斐苦笑一声,“我就是那个拖人的狗,用各种方式把你们关进去,接下来你应该能想明白的。”

    张幕脸色变得难看,他不知道那个叫梅炫的人是怎么盯上萧怜溪的,却是明白此刻的萧怜溪很危险。

    “我先走了,每天来帮你调整一下身体。”

    他起身,想要赶紧离开。

    “你现在出去,迟早会有另外一个狗腿找你,最好有心理准备。”谷长斐提醒道。

    张幕微微一顿,“第一次和第二次是不同的。”

    说完他开门走出,心中已计算着如何解决这个暗处的敌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