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8章 银孚身
    两个大汉见顶头上司已发怒,也顾不得张幕身上恐怖的气势,一个简单的擒拿手施展抓出,同时真气化为锁链飞出。

    张幕手上冒出锐利光芒,反手直接一斩。

    咔嚓!

    真气锁链当场断掉,张幕手上的力量炸开,轻松将两人震退,撞在门上,让合金门都变形。

    张幕头也没回,仅仅盯着谷长斐:“你既然逼我动手,那就如你所愿!”

    “小子!好胆量。”谷长斐不气反笑,“你现在给了我动手的理由,甚至这栋楼所有人都有资格镇压你。”

    “小子,你还是太年轻,等会儿你会明白什么叫低头,什么叫规则。”

    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道剑光,张幕没有丝毫惧怕,径直对他出手。

    谷长斐神的肥肉一抖,缩水一般消失,皮肤冒出银色光芒,转眼化为一精壮大汉。

    当!

    凌厉的剑光落在银色光芒中,火光一冒便被挡住,大变的谷长斐嘿嘿一笑:“小子,我能坐在这个位置,就不会是酒囊饭袋,你想伤到我的银孚身,还差了不少呢!”

    张幕眼睛一缩,银孚身一种以**为主的上品神通,可储存**能量,擅长鏖战,防御力惊人,高深莫测,修炼难度极大,这人竟然修炼成功,注定不是一般的超凡六阶。

    古长斐抱着胸口,很满意张幕的吃惊,轻蔑道:“怕了就跟我乖乖进去住几天,不然就趴着进去!”

    张幕却是恢复正常,看了一眼变得神勇无比的谷长斐:“现在应该是你原本的样子,而你刚才那副模样,估计是修炼出了差错吧,不然怎么可能变得像猪一样。”

    谷长斐脸上的得意一丝散去,化为铁青之色,和一身银白身体鲜明对比。

    张幕说到他的痛处,他确实在银孚身上入门,但却有极大隐患,修为难以寸进不说,还得了武者基本不可能得的肥胖症,外貌难看无比,天天都能吸引不少异样的目光。

    “小子,你找死。”一股暴虐的气息,从谷长斐身上散出,带着一丝丝杀意。

    面对这股滔天气势,张幕却是哈哈一笑,原本的冷冽气息散去,突然坐在旁边的座位上,没有一点惧怕。

    谷长斐汹汹的气息一弱,张幕这一笑,就像让他打上一团棉花,原本升起的气势不由降低不少。

    “你笑什么?”

    谷长斐很想动手,但偏偏张幕突然停手,使得他不好先出手,这里的动静已引起警卫处不少人注意,他一个大宗师率先出手欺负一个宗师,怕是更要被人看不起。

    他在这里可以不要脸,却偏偏不想在那些人前丢脸。

    这是一种病态的心态。

    “我笑你活得像头猪。”张幕眼神玩味,说出的话却让谷长斐变得沉默。

    “我能看出,你心中很不甘。一个修成上等神通的大宗师,却偏偏要做一些苟且之事,做别人的狗腿,啧啧,我想想,怕是让你找我麻烦的人,或者其后面的势力,能够解决你的某个问题吧?”

    张幕指着谷长斐的身体,“你最得意的,也是你最在意的,同样也你的痛苦之源。”

    谷长斐身体一震,沉默片刻,眯着眼道:“那又如何,说得再多,你今天也走不出这里。”

    张幕又说到他的痛处,一个他无法面对的事实。

    他有求于梅家,只能做别人的狗,做一些恶心的事。

    “这样的话,反而好解决呢。”张幕淡淡一笑,谷长斐不是直接敌人,而是受制于人的一个可怜虫,这或许是他的机会。

    “你不想出手的话,那就乖乖跟他们进去待一周,不然的话,即便顶着欺负晚辈的名声,我也要让你趴着进去。”谷长剑有些恼羞成怒,张幕一而再揭他伤疤,他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张幕摆手:“不,不,我们还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你告诉我是谁叫你抓我,而我可以帮你处理身体的问题。”

    “不可能!”谷长斐锤在桌上,合金桌跟棉花一样,轰一声软塌将楼板都砸个凹陷。

    好恐怖的力量!

    张幕头皮一麻,这才是他在认出对方修了银孚身后改变主意的主要原因,他现在的实力还打不过,那道剑气就是最好的证明。

    况且,就算能打过,也不是最好的方式。

    他当场转变暴力解决的念头,才有了后面的变化。

    “不可能!”谷长斐连说两次,一是不可能说出背后指使之人,二是觉得张幕不可能解决他的身体问题。

    那是只有王者存在才能做到的,一个小小的宗师根本不可能!

    “你就这么确定?”张幕平淡道:“你的问题乃体内阴阳失横,精元得不到控制,需要强大的外力帮你拨乱反正,是吧?”

    “你的洞察力很出色,但知道原因又如何,你没有王者的实力,还想帮我?”

    谷长斐讥讽一笑,对着门口两人道:“继续抓他,这次他再抗拒,就算是真的拒捕,你们没有实力镇压,就由我解决。”

    “你就不想试试?或许我恰好能帮你,那样就不必卑躬屈膝做奴才,忍受那些独属于你的痛苦。”张幕手掌微微握紧,心中有些急,他可不想真的被**关起来。

    谷长斐看着眼前的张幕,从张幕进来到现在,他都没有从张幕身上看到一点惧怕,更多的是果断、机智、狠辣这些让他重视的东西。

    “难道这小子真有办法?”

    他眼神一阵变换,银孚身的问题已折磨他数年修为不得寸进,每天还要忍受气血乱窜的痛苦,即便是他意志强大,也在一天天崩溃中。

    到目前为止,他所知最好的办法就是请武道王者全力调整体内的气血,由于是全力,加之武道王者高高在上,他一直都没有机会。

    最终,他只能选择讨好一位王者的后人,希望借助所有身家和好感让其出手帮忙。

    他成了一个狗腿,开始徇私枉法,不择手段压迫一些人,变为了曾经所唾弃的存在。

    一年来各种恶心的事瞬间涌出,谷长斐烦躁无比,莫名对张幕生出一丝期盼,鬼使神差道:“你能做什么?”

    “让我试试就知。”张幕站起身,“我还杀不了这个状态的你,所以别动。”

    他手指上射出七道剑气,寻着特定的位置,叮叮叮同时射在谷长斐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