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7章 借刀
    任谁也没法将一个人和能解决他们血脉问题的宝贝联系在一起,也不知道秦宿是怎么发现的。

    秦缺回过神来,想起张幕后,头疼道:“堂哥,她身体中确实有某种东西能弥补我们的血脉缺陷,但那家伙护着,又有校规限制,很难下手啊。”

    “所以我们要借力,先把那个小子解决掉,到时没有人帮助,那女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秦宿露出胸有成竹的表情,邪恶一笑:“找机会让梅炫接触到萧怜溪,那女人姿色上佳,气质独特,必然能引起色鬼梅炫的注意,到时候自然就有人帮我们解决。”

    “可要是梅炫把那女人得去,我们不一样很麻烦?”

    “到时会有办法解决,你先去做这事,成了自然有你的好处。”

    “包在我身上。”秦缺眼中浮出忌惮,秦宿把这事告诉他,就只能掺和其中,不敢有丝毫异心。

    ……

    一日,住所中,张幕结束修炼,隐蔽身状的黑雾散去,他的气息才出现在房间中。

    自从得到这门神通,半个月的时间,黑灵身总算大成,以后也算有了上等的潜行、隐身之法。

    昨天,他得到消息,唐潇潇顺利得到离火煞罡,开始闭关突破。

    而他还迟迟没有感觉,果真如欧阳明所说,靠自己所需时间很长,难度系数最大。

    “看来,得抓紧一点时间,不能落后太多啊。”

    张幕生出紧迫感,他是班上表现最好的人之一,过迟突破很可能降低老师的评价,影响到进更高层次的天才班。

    “虚值不够,暂时得靠自己,可是很难啊。”

    张幕有点无奈,这是瓶颈,不是想过就过的,其他天才都要靠煞罡才有机会,他自然没多少的优势快速突破。

    “幕哥,我们走吧。”萧怜溪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张幕脸色恢复平静,今天是约定的日子,他要培萧怜溪参加药剂大师考核。

    若能够通过,萧怜溪的地位将不下于他,属于药剂学上的真正天才,会进入相当于地煞班的药王班!

    所以对于萧怜溪来说,今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她希望张幕能在,那样她什么都不怕了。

    门口,萧怜溪亭亭玉立,穿着修长药剂师袍服,淡绿色的衣服下露出雪白的肌肤,一对眼睛灵动如水,俏鼻挺立下,红唇轻抿着,带着只为张幕而露出的一丝俏皮,让她整个人像精灵一般,

    看着越发秀美可爱,气质惊人的萧怜溪,张幕不得不感叹最近萧怜溪的变化真大,此刻凤凰一般美丽的身上,当初的柔弱、卑微早就不再。

    见张幕呆呆看着自己,萧怜溪又羞又喜,白了张幕一眼,口中却莫名一转:“我今天漂亮吗?”

    “美得我都挪不开眼睛了。”张幕嘿嘿一笑,抱住香软的身体忍不住亲了一口。

    一番情话,两人才牵着手向考核地点走去,就像一对普通的情侣,心情欢快无比。

    而在一颗槐树下,一双狭长阴柔的双眸迷醉地看着萧怜溪,当发现这等美丽的女子竟然被一个男人牵着手,原本的迷醉立马变为狠辣。

    他决定,要抢走这个女人,砍掉那个男人的手,他梅炫所喜欢的人,即便是再忠贞也得爱上他!

    “看来他很动心了,以其性格,必然会不择手段,等着看好戏吧!”

    另外一处楼上,秦宿收回目光,冷冷一笑。

    张幕两人刚到参加考核的大楼,一队学校独有的警卫队出现,直接拦住张幕两人:“你是张幕吧,跟我们走一躺。”

    “为何?”张幕皱眉,警卫队平时都躲在监控室,没事基本不会出来,怎么会为他二来?

    “这是秘密,过去你就知道。”带头的警卫面无表情道,心中却在嘀咕张幕得罪了谁,竟然让上头命他们抓一个大天才。

    张幕察觉到不对,这些人似乎专门为他来,但他最近都没出过房间,怎么可能有什么问题?

    “看来我没法一直陪你。”张幕带着握了窝萧怜溪柔所无骨的小手,抱歉道。

    警卫队管着学校的安危,权利很大,他也没法无缘无故抗拒过去。

    萧怜溪理解一笑,柔声道:“你已经陪我了,去吧,解决眼前事要紧。”

    说完,她松开张幕的手,退着走进大楼中。

    张幕目送萧怜溪被人流吞噬,他才转身道:“走吧。”

    警卫队的出现,吸引不少人的注意,都在疑惑张幕犯了什么事,值得警卫队亲自过来带人。

    “都是超凡五阶,很有水平啊!”

    感受着几人的实力,张幕不得不赞叹,这顶尖大学的警卫力量就是不一般。

    警卫有专门的一栋楼,其内各种仪器闪烁,不少机甲、武器陈列,随时能做出反击。

    张幕被带进大厅,其内不少警卫人员都盯着各自负责的区域,只有一个大腹便便的人看了过来。

    这人挺着肚子,一对死鱼眼,满脸的坑坑洼洼,外貌着实不敢恭维,但是实力却达到大宗师境界,并不简单。

    “谷队长,原来是你发布的命令。”其中一人开口,眼中有些不耐烦,甚至深处有些厌恶。

    “没你们的事了,都去忙自己的吧。”

    谷长斐挥了会油腻的大手,将几人打发,才斜着眼看来:“张幕是吧?跟我进来。”

    两人又进入一个不小的房间,谷长斐屁股坐在椅子上,合金椅子拖出刺耳的声音,似乎有些承受不住。

    他抬头瞥了张幕一眼,躺着道:“你是克隆人,为何不来我们这儿报备?”

    “没有这个要求吧?”张幕皱眉,察觉到一丝不对。

    嘭!

    桌子上一道肥掌拍下,发出一声闷响,谷长斐瞪着眼睛,“有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

    “我只是以事说事。”张幕面无表情,语气开始变冷。

    “哼,看你现在的样子,我就怀疑你有叛乱迹象,来人,先把他给我关起来!”

    哐当门开,两个凶恶大汗冲入,一副要拿下张幕的样子。

    “你没有证据,凭什么关我?”张幕眼中浮现杀机,凌厉的气势扩散开。

    原本凶恶模样的两个大汉,心惊肉跳地停下脚步,迟疑地看着张幕背影。

    这次要整的人,似乎有些不一样。

    “我说你有问题,你就有问题!怎么?想拒捕?你试试!”

    谷长斐靠着椅子,一副任有张幕动手的模样。

    因为,只要张幕动手,不管黑的白的,他反而更有资格抓人。

    看着这人愉快跳动的肥肉,张幕眼帘低垂,“你是谁的狗?秦家的?还是收了别人的东西?”

    谷长斐顿时坐不住,破口大骂:“混账!还不给我把他抓住,看戏很好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